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花之易 第三章  

2014-07-24 14:3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倩倩,干杯。”见辉哥走出一段林可玉便即刻端起自己的酒杯眉色小挑的对叶倩劝饮道,叶倩笑了笑,端起酒杯对林可玉回示了暧味后,抿了一小口,不错,真是不错,酒的韵味更浓了,流入五脏,舒服了全身,随后叶倩杏俊目转向黑子问道“黑子,这酒挺贵吧?”

             “一千多一瓶吧。”

             “哇,这贵,黑子真的吗?”林可玉惊叫道。

             “也不敢说是真货,是真货,还要贵一些。”黑子没有直接回应林可玉的惊呼,进一步对叶倩说明道。

             “你说这酒,有可能是假货,不错吗?”叶倩轻摇着酒杯盯着端揣摩,不禁再抿一口咂咂味道后,惊疑道。

             “这种价格的酒,真有钱人来这不喝,钱少的人喝不起品不出味道,所以假的不少,不过辉哥有数,假冒但绝对不会伪劣。”黑子耐心的再进一步对叶倩说明道。

             “唉,你干吗?”

               就在叶倩和黑子聚神说话的时候,林可玉捞起酒瓶,给叶倩的酒杯倒了个溢满,叶倩见状不仅一个轻声惊叫,“可玉,你给倩倩到这满干吗?”黑子稍夹一丝不悦的紧跟说道。

              “你懂个什么,茶欠酒满,这都不懂。。。。土包子。”林可玉恼怒加不屑的回顶黑子道。

              “那是男人在酒桌上的虚伪,说是热情豪爽的表示,十有八九都是在心怀鬼胎,灌人取乐,给女人倒这满酒,更不是什么好东西。”黑子说着说着,竟有些激动起来,第一次在林可玉面前造反了。

              “黑子,看不上我了,你说话,干吗这埋汰人?”林可玉彻底恼怒了。

              “黑子,你看不出小玉子今天不高兴吗?是男人嘛,少说两句行不行?。。。快,跪了,赔礼道歉。”叶倩瞧见林可玉已是一副眼泪汪汪的样子了,立马挺身而出批责黑子道。

              “我说得没错吗,上次她喝醉了,我就说她不听。。。。。”黑子牛犟起来,可他话才在半截那边林可玉便泪如雨下了。

               见状,黑子慌神了,对林可玉不知所以了。

              “宝贝,我没招惹你吧?”叶倩诚惶诚恐的探问道。

              “黑子,你这个王八蛋,你追我的时候什么德行来,这会稀罕够了,开始糟蹋我来了。。。我跟着你容易吗,你个王八蛋。。。”林可玉大摸着眼泪愤愤数落并怨责着黑子。

               不仅是黑子对今天林可玉的神经反应如此之敏感,颇感着莫名其妙,就是连叶倩这个几年来和她亲密无间的闺蜜,也是一头的雾水。

              “黑子,你这个土包子,太封建了,女人喝点酒怎么你了,眼里有别人了是吧?。。。我们小玉子可是百里挑一的美女。。。。又贤惠温柔。。。”叶倩对黑子怒目的训斥着,可最后这褒扬话到了嘴边,自己立马便感觉了心怯的不自然

             “林可玉你这不是折磨人吗,要杀要刮随你便,我哭死了,也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你这个姑奶奶了。”黑子彻底告饶了,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黑子,你就别说话了好不好,闭嘴、闭嘴、闭嘴。”叶倩感受到林可玉真是在伤心极致的大哭了,毫无掩饰着对黑子颐指气使的娇怒喊道,可奇了怪了,听见叶倩对黑子的娇吼,林可玉立马对叶倩不乐意了“管你什么事,我的男人还用不得着你教育,狗拿耗子。。。黑子别理她。”说完,林可玉竟摸摸眼泪笑了,这可气坏叶倩了“神经病,脑子进水了,又哭又啼。。。。疯婆子。”

              这时酒吧内的气氛逐渐热烈起来,三男一女在架子鼓处卖命的嚎丧着,大多的人吹着口哨拍着巴掌附和着,叶倩生出一丝厌烦,这哪是什么音乐,颓废的宣泄而已,她抬腕瞧瞧表,啊,坏了,差一刻九点了,于是惶惶的对黑子道“黑子,快,快送我回家。”

               叶倩妈妈的家教是极其严厉的,七点以后九点以前是要提前备案的,最多可申请延长至十点,但是要及时报告申请的,叶倩逐渐长大的几年来,对此是绝对严格遵守不敢违规的,因为她清楚的很:平日里慈母万般的妈妈,要是她违了这规,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只有一次就是卫校毕业那年,和林可玉一帮姊妹玩疯了,不仅是九点一刻回的家,而且是忘了纪律未按时申请,进了门,立马便被在客厅里的妈妈罚了站,头上顶了两本书,像军训一样不准掉,判罚两小时,幸亏叶倩爸爸心痛女儿,从卧室里出来好说歹说劝走了叶倩妈妈,又递眼色让叶倩回房,这才缩短了叶倩刑期一个钟头。

             “喝,喝一口再走。。。不喝,我花了你这大美人的脸。”林可玉可能是瞧俩人并未征求她的意见就欲抬腿而走,煞是恶狠的逼迫道,叶倩此时哪还有精神和她计较,只得顺从其意的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大点口,樱桃小嘴胡弄谁?”林可玉醉眼瞥见叶倩搪塞她,老不高兴了大声命令道,叶倩无奈只得又抿了一大口。

             “黑子,立马送叶倩走,别让这美人可怜得被罚站。。是男人都痛。。。黑子,我警告你,别半路动手动脚哦。”

               叶倩和黑子彼此同时瞧瞧林可玉酒酣微醉嘴里嘟嘟囔囔的样子,不约而同的彼此摇一摇头笑了。

“你自己呆一会,不要紧吧?”叶倩心急火燎的迈步之后,侧回头加问一句林可玉道

“我是黑哥的马子,谁敢。。走吧,走吧。”林可玉摆着手嘴里咕噜道。

叶倩和黑子才欲起步却被重新走回她们这边的辉哥挡住了去路,辉哥将叶倩的酒杯端起递向了叶倩。

叶倩很为难,但辉哥盯她的眼神又让她很惊惧不已,不敢随意拒绝

              “辉哥,我来吧。”见了叶倩的状况,黑子侧身靠前欲伸手接住辉哥递出的酒杯,却被辉哥断然拒绝了“黑子,要是叶倩喝了这杯酒,有啥事,我这当哥哥的就不是个东西,你替,说不过去了吧?”

              “辉哥,要这是酒吧里的规矩,我喝。”叶倩见黑子听了辉哥的话为难了,便提提胆,对辉哥说道。

              “也不是什么规矩,叶倩,妹妹你这样就走人了,让人瞧见,你是看不起哥哥吧?你要是感觉酒量撑不住,哥哥我。。。”

              “辉哥怨我不懂事,妹妹谢谢你了。”叶倩端起酒杯细长却是无间隙的一饮而尽。

              此时上帝未有眷顾叶倩,而是把她抛弃在了灯红酒绿的渲染中, 这一饮,饮出了叶倩人生迈入粉色世界的第一步,开始了她迷失并沉醉的人生一大段路。

               辉哥满意了,笑了,在叶倩已是微微摇曳了身姿的身后,一双三角眼,始终未离叶倩柔滑的背部,尤其对叶倩暗藏于丰腴的臀部,望了又望,盯了又盯。

               黑子和叶倩一前一后走出酒吧后,黑子对叶倩道“叶倩你少等,我去开车。”叶倩点了点头。

               叶倩站在酒吧门前的路道沿上,被夜间的侵风一吹,顿时颇感脑子晕乎乎的,伸出双手捂捂自己的脸,火辣辣,麻烦:连违规不请假若再被闻出饮了酒,死定了,就一个盼头了,爸爸在家救命了。

               黑子的出租车稳稳滑至了叶倩的身前,但叶倩瞬间生出了一丝犹豫,因为黑子的出租车,她始终是和林可玉一起乘坐的,这还是第一次单独乘坐,叶倩暗自思忖:坐副驾驶,太过亲昵了吧,做后车厢也显示生疏点了吧。幸亏后箱车门被黑子从里打开了,叶倩顺势钻了进去,黑子加速了马达,车子疾驶而去。

              车窗外已是深色的夜,摩天大楼上的光亮是天上的星星,斑驳的霓虹灯渲染着繁华,路两边匆逝而去的街灯是告诉你人生有太多白发如新的陌客。

              坐在车厢里的叶倩被酒精眩晕了视觉,全身痒痒的舒畅,美人倦依着似乎睡着了。

              黑子却是越演越烈的感知呼吸困难了,身体里的整个神经不知所措了,因为车厢里,此刻不仅溢满叶倩原本清纯诱人的体香,还浓浓飘吹着叶倩酒后呼出的阵阵醉人幽香,黑子的心魂,被人家摄走了。

            “黑子,别着快了,来不及了。。。。人生第二次罚站,逃不了啦。”叶倩撅起嘴,愁眉苦脸之外,分明还有一层因放纵而舒展了快乐的喜色。

            “不能吧,不是九点吗。。最多迟到几分钟。”

            “瞧瞧几点了,不是辉哥。。。。”叶倩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因为这一说,辉哥的身影又浮在了她眼前,即便是浮影,也足以让她灵魂因恐惧而出窍,身子瘫软。

            “迟到几分钟,也要被罚站吗?”黑子问出此话的同时,脑幕里浮出了叶倩靠墙角被罚站的景象,禁不住窃窃偷笑了。

            “黑子,落井下石,可恶。”叶倩察觉了黑子嘴角的窃笑姿态媚媚的娇啧道,黑子挨了叶倩恼羞的批责,把持不住的吐吐舌头后,咧嘴差点笑出了声“辉哥也真是,非劝你那杯酒,要不这时间也差不多。”

            “那是酒吧规矩吧?”听了黑子的话,叶倩稍一愣问道。

            “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在男人桌上都不行劝酒了,何况对女人,再说不破不立吗?”

            “呵呵,黑子,还真看不出你很有学问,出口成章吗?”叶倩开怀笑了。

            “让你笑话,我就一个看小人书的水平。”黑子乐呵呵的回道。

            “黑子,辉哥太吓人了,我一瞧他就哆嗦。。。。不过,他也挺场面的,说话办事洒脱倜傥。”叶倩这句话,瞬间让黑子闪出了一丝后悔,因此不觉而出“叶倩,今天我挺后悔,不该邀你来酒吧。”

             “为什么?”叶倩感觉黑子这句话挺突兀因而惊异道,她见黑子并未直接回答的意思,便娇怒的继续逼问道“黑子,吞吞吐吐,是男人嘛?”

             “我说了,你可别不高兴。”

            “说吧,说吧,我都奔三了,不是小孩子。。放心,说什么都赦你无罪。”叶倩急得不行,催促黑子道。

             “辉哥瞧你眼神不地道。”黑子鼓足勇气未敢回头的说道。

              呵呵,黑子这句笨了吧唧的话,彻底把叶倩说乐了,叶倩暗自心想:黑子,瞧我的男人有几个老实地道的,也就是你黑子,呆头呆脑的从一而唯,你可真是个好孩子。

             “黑子。辉哥是黑道上的人物吗?”叶倩自在酒吧里对视了辉哥第一眼后,瞬间便对其生出一种骨子里的惧怕,在这惧怕的背后,又有一种挥之不去的丢失了灵魂的颤抖,眩晕着她的内心深处的世界。

             “什么白道黑道的,都是人给贴上的标签,黑道是没有枪把子的警察,警察是有了枪把子的黑道。”黑子对叶倩对黑道白道流出的兴趣很不解,便自我认识的说道。

             “黑子,话虽然很哲理,但太偏激了吧,现在的警察还是挺让人信任的。”叶倩不太赞同道。

               黑子未敢摇头的表示无奈,只是在心里想:叶倩,你生活太美好了,也许是天真或者是涉猎的太窄,你知道什么,我陷入这个社会越深,越已经是没有了以往的勇气,因为这世界不是和我想象的一样,仗义行侠的人,知恩必报的不多,相反小人自私自利,为蝇头小利就不择手段的多了去。

             “辉哥我并不是太熟悉,他哪来那么多钱我更不知道,只是通过朋友认识后,他对我热情了不得,一报换一报,我就拿他当大哥了。”

 

 

            “那你还邀我来给他捧场?”叶倩撅起了齿白唇薄的小嘴,对黑子有怨气了。

             “辉哥对我们几个兄弟说,酒吧才开业,找几个漂亮又有素质的女孩子来捧捧场,这不,我首先想到你了。”黑子有点紧张的坦白道。

             “酒吧真不错,情调不错,在那氛围里品点红酒也挺让人舒服的。。。就是那摇滚太吵了。”叶倩毕竟是女人,又是高知家庭熏陶出来的孩子,所以对自己将才红颜一责给黑子造成的尴尬,颇是过意不去,便如此缓释道,但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她对自己随同闪出的一个念头,是心惶惶突突跳:什么时候,能再去次,既怕又恋,我这是怎么了?

             “那是,他们的瞎喊乱蹦,能和你妈妈相提并论吗?”黑子绝不是奉承的跟了一句。

              两人彼此聊着天,感觉就是一小会,车子便驶至了叶倩家的楼栋前,“你坐这干嘛?”叶倩与黑子说谢推门告辞双脚才落了地,便轻叫一声。

              随着叶倩的轻叫,黑子循声瞧去,见一个戴着眼镜身材中等而略显单薄的二十六七岁男子,从冬青丛处站起,一副唯唯若若的样子迎着叶倩,这就是所谓的那个叶倩的大学生男朋友吧,想到这,黑子从窗子里探出头对叶倩说道“叶倩,要没有什么事,我回去了。”

            “快回去吧,小玉子恐怕要你伺候了。”叶倩心领神会的回说道。

             黑子掉转了车头加速驶去,但在掉转车头的一刻,黑子又深深瞥了一眼那人,太一般,土气不说,一看就是个畏畏缩缩之人,还真和林可玉的评价一样,鲜花插在牛粪上了,这世道,一张文凭就这值钱,哈哈,我这是在吃人家干醋吧,黑子对自己摇摇头,窃窃自我嘲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