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梦中之罪 第六十二章  

2014-05-12 08:53: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折腾至黄昏时刻,刘佳佳才被初步鉴定为精神正常者,没有任何精神异常问题,晚七点多时,一行人马回至了局里,陈功前往小张局长处汇报了,苏鹏先是拎了一个快餐盒进来,后又是端了一脸盆水,然后对刘佳佳道“刘医生,洗把脸吧,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你凑副着吃点。”

               “谢谢。”刘佳佳起身躬身谢了,但没有再一步的举动。

                那个小女警见状,启口对刘佳佳说道“姐,吃吧,忙乎一天了,一会进去了,想吃,也吃不上了。”,小女警立刻被苏鹏白瞟了一眼,苏鹏侧身转脸对刘佳佳说道“刘医生,什么事想得开点,一天没有吃点东西了,你就多少吃点,我也能有个交代。”

                 刘佳佳听出了苏鹏的话意,开始立起身来,去洗了把脸,从快餐盒里拿出一个包子,勉强的咀嚼起来。 半个小时左右吧,陈功走进来,他做至了刘佳佳的对面“刘佳佳,你初步被诊断为没有任何精神障碍问题,但你又是对五一七当夜,无任何说明,所以,你已被正式转为批捕。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法律程序的事情,我不太明白,但我对五一七当夜,却是没有刻意隐瞒的记忆,我没有杀人或是合伙杀人。”刘佳佳淡淡凝眉的回答。

                “我们还会申请一次专家组复查,希望你配合,这段时间,你随时可以要求见我和苏鹏,小张局长也可以,只要你要求,看守所那边会立刻转告我们,你明白吗?”陈功重重盯一眼刘佳佳,说。

                刘佳佳感激的眼神,点了点头,陈功转身出去了,苏鹏和那个小女警开始履行法律程序。

                在看守所外值班室里,看守所所长老刘头和何雨接受了刘佳佳,办理了交接和入所手续后,收拾起刘佳佳交出来的随身物品,老刘头对何雨道“你先给她讲讲规矩,做做思想,我去里边溜达圈。”

                待老头走出值班室后,何雨五味杂陈的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刘佳佳,幽怨的说道“起来做吧,小美人,真是怪可怜的样子。”

                刘佳佳淡淡凝眉一天的脸,顿时扑簌簌泪如雨下,何雨心痛了,伸手揽了刘佳佳的胳膊,将其安坐在靠背椅上,待刘佳佳稍是平稳,何雨起口道“事情既然这样了,你自己就多善待自己吧,这里边我饭局也请了意思也到了,应该不会难为你,我只是来挂个名,出入方便点,我不在,你要相信苏鹏,明白吗?”

                “他没事吧?”刘佳佳摸了摸泪汪汪的眼,抬头问道。

                “能有啥大事,表面休假,其实停职接受审查。。。你可别傻乎乎说你俩要结婚了,那样,我们大家可都麻烦大了,明白吗?”何雨右手俩手指轮回敲了桌面,以示此问题的重要。

               “上午政治部的询问了,不是好东西,刨根问底。。。我勾引他上了几次床,这样说,行吧?”

               “还行,你放心,小张局长给挡住了,你俩的亲密接触是他批准的,案情需要,最后弄假成真了。”

                俩女人彼此瞅瞅,嘿嘿的默笑了。

               “明天我就要去北京一趟,自己多学会照顾自己,吃的用的,我已经给你送进去了,你是在一个特殊监房,要求热水什么的,会照顾的,记住,那个异地关押的女行长,是个老油条,千万别和她说太多,尤其是你和我们的事情,就说,我是你一个远房亲戚就行啦。”

               “你走了,他们会不会给我上刑具?”

               “应该没什么刑具吧。。。佳佳,我虽然都打点了,也不敢太公开,要是遇到难为你的事,千万别声张你有关系,把消息传给我,明白吗?”

                 刘佳佳闻听了何雨这句嘱咐,才是欢喜一点的神情,立刻又布满了阴云,何雨摇了摇刘佳佳的肩膀“我是说可能,应该不会,真有敢胡来的,我发誓,事后必将得到我的惩罚。”

                 老刘头走回了,何雨知道时间差不多了,便对刘佳佳转换了一个腔调说“也别多想了,如实的配合人家,总会调查清楚,我先走了。”,在刘佳佳恋恋不舍的隐蔽眼光中,何雨客客气气向老刘头告别走出了外值班室内。

                 大墙内,一字排开的监室,内有走廊外有墙,中间一个大门,远处俩侧各有一个小门,老刘头带刘佳佳走进大门,示意刘佳佳蹲地后,走进内值班室,不一刻,一个五十几岁的狱警便和老刘头走了出来,老刘头也不言语,便自行离开了,“进来吧”狱警在门前指了指室内,对刘佳佳说道。

                 大约一米半宽的走廊里,开始议论纷纷,什么动静都开始出现了,刘佳佳看见了无数恐怖的眼,在生吞活剥自己,原本就让她陌生阴森的监狱,顿时让她更加的恐怖不堪,她逃跑似的跑进了内值班室。

                内值班室除了正面墙面的三排监室屏幕和一个操作台外,再就是一张双人沙发和两个单人沙发一张茶几,设施很简单,里面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狱警,这个狱警见刘佳佳进来,先是眼睛一惊,然后走到刘佳佳眼前,说道“你的编号是六十三,这本是看守所规则,你是医生,自己看吧,我就不给你宣读了。”

                刘佳佳双手接过,点了点头。

               “我带她进去。。。跟我走。”五十几岁狱警对三十几岁说后,推了一把刘佳佳说道。

                从大门出来,沿着墙向南走,整个监狱万籁俱寂,更加是增添了一份阴森的恐惧,令人不寒而栗,还好,四个角落的高高岗亭上,随时出现的武警身影,多少给了人一点心理安慰。

                刘佳佳浑身的冷和紧迫,她分明的看得到,背后那双贪婪的眼睛,正在如何吞噬着自己任何一个他想要蹂躏的部位。

                从南侧的小门走进去,走进去,刘佳佳便没有敢将眼皮抬起一次,因为她余光的视觉里,一个个玻璃窗前便聚焦了太多狼性的眼,在南走过一个空荡的监室后,便来至了南侧倒数的第二个监室,这期间,左侧的几个监室里传来沸沸扬扬不堪入耳的声音,刘佳佳顿时脑子涨涨的大,五十来岁狱警手拎一大串钥匙开了监室的铁门,拉开,搂了刘佳佳的腰将其推进,然后咣当一声关了门,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一把锁,给锁上了。

               监室内,除了一捺半高的一排空荡荡地铺外,再就是高高的两盏灯,真是特殊监室,只给开亮了一盏,所以室内不是那么的光亮如昼,定了定神,刘佳佳看清了偏向玻璃窗的地铺上,一个肤色白白的女人靠在被面闭目养神。

               床跟下,崭新的被褥堆放了两床,刘佳佳正在犹豫是不是自己的,那女人开了口“那个女警给送进来的。”

               刘佳佳习惯性的说了声谢谢后,脱了鞋子走上去翻开,一箱八宝粥和一箱方便面垫在了被底,这时,那个女人又开口了“真行,我最初进来都没有这待遇。”

               有了何雨的事先叮嘱,刘佳佳在这陌生阴森的空间里,是更不敢多说话,但她想一句不回也不好吧,于是启口回话道“花钱可以买吧?”

                女人摇头笑了,笑出了声“可以买,可以买,但不是钱。。。几天后没人捞你出去,你就会慢慢明白了,长的真俊。”

                闻言女人对女人的赞叹,刘佳佳偷偷望去,这个女人虽然应该是四十开外了,但身材脸蛋保养得很不错,就是憔悴的太厉害,银行行长,骨子里透着当官的味道,也就是被关押的久了点吧,不太见精神气了。

               “先借我八宝粥喝喝,今晚我还你一只鸡腿,行不?”那个女人提议道。

                刘佳佳闻言赶紧翻出八宝粥撕开箱子,拿出两罐递前,女人接了,立刻揭开盖,美滋滋喝起来,摸一摸嘴唇,自言自语道“女人生个漂亮,是福也是祸,还是漂亮点好。”

                 女行长一眨眼的功夫喝完了一罐八宝粥,然后将空罐和另一灌掩藏在被里面,“我洗洗,你睡吧,有动静,别瞎叫唤,他们应该是还不会动你。。”

                 女行长面对着一处墙面,脱光了自己的衣饰,然后走至一处小断墙后,开始哗啦啦的清洗自己,四十多岁了,身材真不错,皮肤很白很紧,这样想着,困乏一天的刘佳佳,依靠在被面渐渐睡了过去。

                 门被轻轻的拉响了被轻轻拉开了,一个健壮黑色模糊的身影飘了进来,身影先是贪婪的眼睛,淫噬了一番昏睡中的刘佳佳,然后揽了女行长的腰际,凑近她的耳边“给我调教调教,有你好处。”,然后淫笑着揽了女行长飘出监室。

                 刘佳佳偷窥了过程后,立刻胸闷异常起来,她突然发现自己已是处在了一个悬崖边缘,万丈深渊,恐惧了自己整个的身心,一张狰狞的女人的脸,在极度变形的嘲讽自己,突然,一双大手按住了自己的脖颈“听话,听话,要不然敲断你的手指。”,一张床,不,不是,是一张沙发,自己被一群张牙舞爪的魔鬼包围着,衣饰被撕烂了,他们拿着刀在一寸寸的切割自己。

                刘佳佳一身冷汗的猛然惊醒了,按住惶恐恐的心脏,四处望去,不见了女行长的身影,刘佳佳纳闷蹊跷,更加开始了惶恐,追记着自己的梦境,那么恍惚又是那么的清晰。

                何雨在别墅里见到了刘祖红,她见到刘祖红第一个场景是:建筑工人留下的一个沙发,一块木板支撑起来的茶几,满地算乱的酒瓶,一个极度颓废了的半大老头,“看什么看,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这么有时间有自由权的喝酒。”

               “我也没说什么呀,只是感觉太寒蝉点了,一盘花生米二两牛肉干,风雪夜的林冲吗?”何雨一边说,一边摸出了手机“我右侧的别墅,四个菜,快点。”

              “你作甚?”

              “点几个小菜,陪你喝酒吗?”

              “我已经喝得不少了。”

              “为你那个小贱人跑腿,我还没有吃晚饭。”

              “你这意思,一会我付菜金?”

               何雨抿嘴笑了“呵呵,挺正常,我放心了。”,何雨开始收拾起凌乱不堪的现场,刘祖红摸摸脑袋琢磨一番后“别的你就别添乱了,给我买斤茶叶顺便捎一套茶具吧?”

              何雨弯腰隔木板茶几瞧着刘祖红“怎么伸手开始要了,这点不对路了?”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再说,就这点钱,你还在乎了?”

             “我还给你养着一个孩子呢。”

             “长大了让他改性何,行了吧?”

              何雨波浪鼓的摇头笑了“为什么要长大了,现在就该,你先写个放弃申请,我立马免除你和那小贱人的债务。。。你为什么一字不问小贱人状况?”

              刘祖红默默的站立起来,走向栏杆,摸出一支烟,点燃,遥望着远处的大海,深深吸起来,刘祖红侧回头对何雨说了一句话“我在等待公正的结果。”

              何雨站至了刘祖红的身侧,也是望向夜幕里的大海“昨晚,孙帅摸进了刘佳佳的家,他和我说了很多刘佳佳的情况。。。刘佳佳真可能有某类精神问题,杀张文枫和宋雨佳,她也有足够的心理动机,老师,她非常紧张张文枫对她开始的冷淡,而且极其极度宋雨佳,喊过几次要杀了宋雨佳,但自己却不知道,自己喊过。”

              “何雨,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像她对我这么好。”

               何雨眼睛湿润了:师傅,还有我,还有我,我把我的心早早全部给你了,你为什么要说这个世界只有刘佳佳一个女人对你好,师傅,转过脸,看看我,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