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梦中之罪 第二十一章  

2014-03-06 08:05: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上午,表彰大会隆重的召开了,一片喜气洋洋,只是最大功臣刘佳佳被简化成了三个字:知情者,稍一提略,便被彻底模糊了。 大会后,特别组五人被召集在小会议室里,如同刘祖红预料的一样,被全权授予了五一七大案的侦破任务,领导们顺序的赞扬鼓励希望的讲话后,小张局长探问刘祖红“给你们加上马玉,你再选俩个主要负责看押的,局里这样考虑。”刘祖红未加思索“马玉,行,给俩个武警吧。”

        领导们彼此对视一番,朱局道“行,我立刻联系大队,让你们去任意挑。”

        刘祖红站起来“领导们,没有别的事,我们走了。”小张局长提醒“祖红,你就不向领导们,表表决心,说说侦破思路。”

      “决心就不用表了吧,领导们要的是结果,方案,研究了案情再汇报吧。”刘祖红回答道。

        小张局长无奈了“散会,你来我办公室。” 在小张局长办公室里,小张局长手持三张刑事拘留证递向刘祖红“我签了名的。”

       “哥哥至于你这么拼命吗?”刘祖红正正双手接了,恻隐的问道。

       “官越大,越没有锐气了,看你们风风火火,想起了我的从前,眼馋了,给你们助把火,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小张局长拍了拍刘祖红的肩,然后坐回了座位。

       “要来的必定要来,来了也是要失去的,哥哥,给你当差,感觉还不错。”刘祖红笑了笑,隔桌向小张局长伸出了手。

         小张局长微笑的摆了摆手“呵呵,才几天,这礼貌客套了,真是孺子可教。。。好好干完这一票,我给你个惊喜。”

        “惊喜什么,副处级有自己车了?”

          “我是及时雨,你最需要的证据。”

          刘祖红蹊跷中,一丝明亮,没有八成把握,小张局长这人是不会开口说话,难道是?刘祖红愉快的走出了办公室。

        办公楼大门前,刘祖红吩咐道“黄邵玉、苏鹏要人去,马弟,咱们认窝去,今天中午给你们接风,何雨她爸出钱。”马弟乐了“你现在真正具有将军风范了,我唯命是从马首是瞻,就一条,别怕累着我,难了我,我全地区技术比武第一名。”刘祖红拍了拍马玉的肩膀“知道、知道,唯一缺点就是太冲动,为了老婆孩子,无辜斗殴,挨了处分降了职。”

        全体呵呵乐了,各自启动了汽车。

        鬼子六高高兴兴领了任务,率领苏鹏驾车来至了武警大队部,教导员亲自接待并表示要随同挑兵,鬼子六婉言谢绝了,之后,由苏鹏驾车赶至了执勤中队,中队长三十多一点的年纪,个不高,但健壮着,瞧了美女刑警首长来了,殷勤备至,拍胸部“美女首长,要什么样的兵吧,我这里应有尽有。”美女首长侧脸“队长,要你行不?”队长大高兴“行,绝对行,当了队长憋坏我了,两三年没有混专案组了。”

        鬼子六心中暗暗大喜:就凭一把手队长这德行,今天就能捡了宝而满载而归。

        各自坐定,勤务兵美滋滋的端茶倒水,队长“美女首长,全队一个不剩,我给按窝里了,随时任你挑选。”美女首长嘻嘻“队长哥哥,我又不是火眼金睛,你的兵你熟悉,你先给找俩个你喜欢的牙痛又痒痒恨的吧。”队长聪明又爽快“我明白了,勤务兵,去把王全德和李龙喊来。”

        不一科,一黑一白,一个健壮一个潇洒的俩个兵,报告走进了队部。

        队长站起来首先介绍黑“王全德二期士官,绰号一根筋。”队长指了指潇洒哥“李龙,一期士官,绰号潇洒少爷。”

       黄邵玉渡步至俩人眼前,一一审视一番,问一根筋“有老婆吗?”一根筋立正“报告美女首长,俺有未婚妻,没有老婆。”美女首长继续“首长和未婚妻,你听谁的?”一根筋胸有成竹大声“在家听老婆的,在队伍上听首长的,定亲的时候,和未婚妻签的生死合同。”鬼子六很满意。

      “美女首长,我没有老婆,女朋友一大堆。”未等询问潇洒少爷便迫不及待的抢先回答了。

        鬼子六翻白眼“没规矩,你知道我问你什么吗,自恋狂,我要问你。。。”鬼子六伏在潇洒耳边低低语,潇洒少爷乐了“还行吧,就是不见大鱼不挂钩。”鬼子六来劲了“是鱼咬勾呢,还是鱼吞勾?”潇洒少爷不加以思索“看彼此的本事吧。”

        黄邵玉转脸“队长,这俩我要了。”队长马屁紧拍“慧眼识才,雷厉风行,俩家伙还不谢了美女首长。”

        俩立正,被队长训练而出的语言共同一声“谢谢美女首长相中,甘愿赴汤蹈火万死不辞。。。”队长醋醋“行了,行了。。。快去准备装备。”

        说笑一会,俩人全副武装的回来了,队长脸色凝重“王全德,李龙。”“到”“到”队长近前一一拍了俩人肩膀,退一步“我现在命令你俩,从此刻开始你俩退出武警战斗序列,一切行动只能听从专案组首长的,明白吗?”

       “明白。”声如巨雷。

        在轿车里,黄邵玉透过反视镜瞧着俩武警说“我是五一七大案组副组长,组长不在你俩听我的明白?”俩武警齐声回答“明白。”

      “现在我们要去逮捕一个重要嫌疑人,手续没有办起,你俩和苏警官先去控制住他,我去取手续。”鬼子六开始不安好心了。

        “没问题”王全德满口答应。

        “不过,此人是个大官,你俩敢吗?”鬼子六继续蛊惑两个热血年轻武警道。

        李龙冷笑一声“姐姐警官,现在我俩除了你,眼里就没有官了,是不是一根筋?”李龙胳膊肘拐了一根筋,一根筋“那是,你说抓谁我们就抓谁,就是抓我们大队长也决不眨一眨眼。”

        鬼子六特满意的对后排竖起了大拇指。 鬼子六伏在苏鹏耳边这一顿的嘱咐呀。

        车刷停在市局办公大楼前,苏鹏招手俩武警出车,径直走上二楼,站至小张局长办公室门前,向里指了指“副局长,你俩控制住他就行。”

        呵呵,俩人二话未言,摘了冲锋枪,李龙闪身拧锁把,王全德一个猫腰箭步就冲了进去。

       “你被捕了,老老实实坐着,否则,我俩有权以拒捕罪名击毙你。”李龙熟练的命令正在莫名不得其解的小张局长道。

       “武警同志,玩笑开大了吧。”小张局长边说边欲握起桌上电话,随即遭到了严厉警告“不许动,动一动我就开枪了。”小张局长望着已经是打开保险的两只黑洞洞枪口,瞄着自己的胸膛和手,彻底相信了这是玩真的,也只得坐回办公椅这个窝火的憋气。

        须臾片刻,苏鹏走进来了,对俩武警摆了摆手,示意收起武器,俩人立刻服从,平端了枪。

        “报告,局长同志,五一七大案组正在列行考察新组员,请你指示。”

        鬼子六、鬼子六,鬼子六干的,小张局长脑子里的黄邵玉张牙舞爪,气死人了。“武警同志,我现在可以打电话了吗?”小张局长最大肚量温和问道。

        “他说了算”李龙满脸的表情,什么也未从听见看见。

        “局长,你也别试图打电话找鬼子六了,她现在敢开机吗?。。。局长,我们琢磨了半天,感觉市里的局里的重量级任务,也就数你最宰相。。。宰相肚里能撑船了,你肯定不会小肚鸡肠吧?”苏鹏眨巴着眼,努力记忆着老师的教导。

        小张局长紧盯着苏鹏的双眼,让苏鹏心虚的要命,他站起来了,走过来了,要被骂得狗血喷头了,唉,为了获得美人女朋友的欢心,骂顿就骂顿吧,值了。

       小张局长威胁了一眼苏鹏后,走过他,一一和俩名武警握了手“不错,不错,就是要有这个劲,黄邵玉同志挑了你们俩,很有眼力。”

        “报告局长同志,我们现在绝对服从黄副组长的命令,请你原谅。”李龙报告说道。

        “对对,组长不在,就应该听副组长的。”小张局长说完立刻后悔了,奶奶滴,我这不是许官了给她。

        “局长,没有指示,我们走了?”苏鹏说一声后,不管有没有指示,便先行跑出了办公室,身后俩兵,依然是大摇大摆的模样。

        小张局长坐在办公椅里,回味这突如其来的事情,不禁在脸上笑开了花:呵呵,我让鬼子六这个鬼小丫头糟蹋了,还得给她加官晋爵,一代更比一代强呀。

       俩武警随黄邵玉苏鹏走进小楼会议室加餐厅时,立刻让其余四人眼睛一亮,太顺眼顺心了。

        黄邵玉向刘祖红等介绍了王全德和李龙后,又向俩人介绍了组里其余四人,刘祖红一一和俩人握手后说“来这里,不需要你们在部队的那些规矩,干好活就行了。”

        俩人立正回答‘是’后,王全德大声请示道“刘组长,请问黄组长和谢组长谁大?”刘祖红一怔后,抿嘴乐的不行了“谢组长是黄组长的老师,我看谢组长大一点吧。”

        “行,有顺序就行,免得到时候我们为难该听谁的。”王全德颇是满意的说道

        全场人都乐了,真是个实在孩子。

        热气腾腾饭菜开始布置桌面,刘祖红“马弟,俩小同志,今天中午没有准备,晚上给你们接风。”

       “行行,这就过年了,对我来说,还接什么风。”马玉盯着饭菜高兴说道。

        “小马,你可是自愿参加的,不能老婆一个电话,说叫走就叫走吧。”老谢自豪的神态关心这个问题。

       “不可能的事,我老婆根本不会来喊我,除非家里着火了。”马玉信心百倍的回答。

        “为什么?”黄邵玉惊问。

        “没有在家对她看韩剧抹眼泪说三道四的了。。。我一个月不回家,她准来给你们送锦旗。”

        “不是没有资格看电视,出来埋汰人吧?”女人总是要帮女人说话滴,黄邵玉拐贬马玉道。

        “怎么可能,我基本不看电视,越没有文化越看电视多,不是。”马玉反问道。

        “那小公主不想你?”何雨和马玉是老熟人了,感兴趣问道。

        “那就更别提了,全是伤心的眼泪。”马玉貌似一副伤心欲绝的神态回答。

       “不会吧?”黄邵玉此刻还不晓得,她此刻起有插诙打科的对手了。

       “唉,我想至少要十几年后,我家小公主才会体会严父对她这一生的益处,现在在家恨我牙痒痒呢。”

       全场大乐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