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梦中之罪 第二十八章  

2014-03-14 07:59: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傍晚时分,所有人马汇集在了小楼里,刘祖红首先介绍了护校那边的情况,马玉介绍了他和何雨调查萧羽的情况,老谢发了言“只能说李昊嫌疑很大,萧羽也是可以申请释放了,我看现在注意力应该是哪个黑衣人。”

             “在回来路上,我理顺了了整个我们视野里的人,我有一个这样的想法,你们琢磨琢磨,说说意见。”刘祖红寻视一边大家,开始分析说道“萧羽从作案时间方面,可以排除了,就像马玉所说,杀了人,很平静的去喝酒,然后过了一个小时,再回来杀另一个同居一室的人,太不可思议,还有就是他杀人动机不成立,最主要是在他走后,出现了那个黑衣人。”

             “二师父,你说萧羽会不会看见过那个黑衣人”黄邵玉亟不可待的提问道。

             “有可能,萧羽出门,按照举报人的说法,应该是在五分钟内看见了那个黑衣人,按常理,萧羽应该在楼底踌躇一会,才去喝酒,但大家都知道,他就是看见了,也不会说。。。李昊嫌疑很大,但我个人认为,他也许是主使,但亲自动手杀人的可能性,不大,至于那个孙帅,杀人嫌疑也很大,受苏玉兰指使吗,但也只是一种推测。。。”

             “师傅,照你这么说,我们不又是走进死胡同了?我建议,我们应该将两起凶杀案的关联,先理顺了。”何雨颇有自己主见的提议道。

             “何雨,你是说先分析清楚了两起杀人案是否有关联,案子还处在谜团之中,怎么分析?”苏鹏甚是不赞同的说道,何雨才要坚持的继续解释自己看法,却被刘祖红摆摆手制止了,刘祖红“还有一个重点人物,刘佳佳,连续两起凶杀案,作为她不是一无所知就是报错案情。。。”

             “你怀疑刘佳佳杀人”何雨满是狐疑的问出了这句话,马玉稍是内心一怔后,便随即说了话“从凶手打击的力度说,刘佳佳应该不是直接凶手,关于她一无所知和报错案情,我有一点意见,你们都接触过她,你们认为她精神状况,有没有问题?”

              马玉的这句话,还真是让所有在场的人,立刻陷入了沉思,是呀,刘佳佳看起来是一个知性又尔雅的美女医师,但确实是哪根筋有点不对劲,刘祖红很是迷惑的看了一眼马玉,甚是兴趣的启口问道“马兄,你说她是什么问题,这你是绝对的专家。”

             “以我个人的观察和琢磨,她基本不会雇凶杀人,即便是她亲手杀的人,她会是认为另一个她,动的手。”马玉笑吟吟的说道。

             “停,停,马老弟,我知道你是研究生,但你再说道你的学问,别人不说,我就快把自己琢磨疯了,祖红,你就说个行动方案吧,怎么坐着聊天,没意思吗?”老谢坐不住了,如此提议道。

             “这样吧,黄邵玉,你不是模拟画像很厉害吗,就和你师傅再去一趟举报人那里,何雨苏鹏和我,去会会那个孙帅,提副科长了,应该和李大院长关系非同小可,马兄,你看看我们带回来的资料。。。我打算请示张局,敲一敲他。”

              天色完全的黑了,刘祖红和何雨在医院保卫科的办公室里,面对了孙帅,真不说,这当官和不当官,一个人就会立刻的不一样了,孙帅在两人面前呈现了不再是一个高大健壮但很猥琐的家伙了,板板整整,说话开始貌似有板有眼了。

             “十七号,你整夜和苏玉兰在一起,她凌晨回的家,她永远无法开口了,你又没有确凿的证据,是否,现在想起什么,可以证明自己的说辞?”刘祖红这样的开口询问,致使何雨心里一个激灵:哪有这样询问的,很初级的做法吗?但何雨没有言语什么,只是静静等待孙帅的回答。

             “刘队长,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不至于要我将那夜所有的细节,都叙述一边吧?”孙帅表情认真,但彰显了反击的味道。

             “只要能证明你的清白,说什么都可以。”刘祖红嘴角一笑,回说道。

              孙帅被刘祖红的话语和态度,噎住了,沉思半响“我真是提供不了证明我自己的证据,这样吧,我给你们说一件事,看,能不能解脱你们对我的怀疑。。。我一直不愿说,但想想,你们迟早会追查知道,苏玉兰被杀的一个多小时前,我和她在她卧室里。。。鬼迷心窍了,去拿钱,我和她发生了争吵,她说她知道是谁杀了那两人,威胁我说,我再纠缠她娘俩,我下场。。。”

             “她说出那个人名字了”刘祖红冷冷盯着孙帅的眼睛,但内心却是止不住的开始突兀,凭他的直觉,孙帅即将揭开这个案件的部分谜底。

             “没有,但她说是你们的人,一个官位不小的人,他早恨透了张文枫,杀他的心,早有了。”

             “你认为苏玉兰的这个说法,可信度多大?”

             “刘队长,你们局里大官有多少,调查和张文枫苏玉兰分别有亲密联系的就行了吗?”

             “那行,今天就到这里,孙副科长,我们告辞了。”

              汽车驶出医院的大门,驾车的何雨便询问刘祖红道“师傅,你认为孙帅这番话,可信度,多大?”

              “很大,他其实就是想极力摆脱我们对他的嫌疑,稳稳当当做他的当官梦,他知道苏玉兰说的那人名字,只是案件没有破,他不敢说而已。”

             “这个人,会是我们局里那个大爷?”

             “和黄邵玉碰了头,就八九不离十了。”

             “你是说我们大功就要告成了?”

             “哎,只是说往后有事做了。”

              刘祖红和何雨走后,孙帅立刻拨通了一个号码“他们来找我了,我照你的安排说了。。。就是一点,他们没有提问那夜在太平间的事。。。我明白,再来逼我,我就说实话。”

              何雨的手机铃声响了,她塞了耳塞,接起,那边“你很急于破案,是不是?你被那小子耍了,最近那狼哥根本就不在本市,是你一个叔叔做的事,那家伙杀了苏玉兰,就跑路了。”,何雨本能的回说了一句“你什么意思?”,刘祖红在一侧,猛地一惊,何雨怎么了,这是谁?

             “什么意思,我在帮你。”

             “帮我?”

             “我知道刘大队长在你身边,今天就到这。”

              彼此沉寂了一会,何雨启口说道“我的一个线人,时机还不成熟,到时候,我会详细向你汇报。。。不过,给我提供的线索,是单独一个人杀了苏玉兰,和张文枫那案件没有牵连。”

              稍是寻思,刘祖红“何雨,有一些事情表面看起来很复杂,其实很简单,表面看起来简单的事情,往往很复杂,是不关联的两起凶杀案,还是关联的两起凶杀案,现在我脑子里,各占一半。。。你最近状态很不稳定,我希望你谨慎行事,你那线人,是花钱买的吧?”

              何雨心里咯噔的一跳,但瞬间转安为喜“不是,就是一个朋友。。。给了点贿赂。”

             “对了,我们忽略了一件事,那个女医师的地址,你这里有吧?”

刘祖红拍了拍脑门,询问何雨道。

             “有,这就去?”

             “九点十分,还不晚,去,立刻去。”

              何雨按响了女医师家的门铃,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三十岁左右男性开了门,他瞧了两位身着警装的警察,一脸的疑问“请问你们。。。”

             “我们找许医师询问事情。”何雨在出示了证件后,温和的说道。

              房子不大,只是一室一厅,许医师从卧室走出来“是找我吗?”

 刘祖红看了看眼前的许医师,心里立刻甚是疑问了:很文静清秀知性的一个少妇,怎么会。。。?刘祖红启口“许医师,我们需要询问你一些保密级别的问题,我们是不是车里谈?”

             “不用,不用,我出去回避,孩子两岁,听不懂大人话。”老公连忙表示道,老婆许医师不是糊涂人,讪然一笑“你在家看好孩子吧,兴许我就被直接带走了,警官这是给我面子。”

             “啊?” 老公一脸的愕然,许医师拍了拍自己老公的肩膀“哪都好,就是分不清真假。”

              何雨的轿车很高档所以很宽敞很舒服,何雨和许医师坐了后排,刘祖红坐了副驾驶,刘祖红待何雨准备了询问记录后,开口道“许医师,我们是刑警大队重案组,人命关天,不得不向你证实一个情况。”

             “我明白,不可以说假话,那样,我真的可能被判刑。”许医师淡淡沉沉的回答。

             “那好,我们现在开始。。。你放心我们只是来证实五月十八号夜间的事情,明白?”

             “明白,谢谢。”

             “五月十八号夜间,你是与人在太平间吗?”

             “是”

             “几点至几点,和什么人?”

             “和新来的院长,大约一点半至两点半。”

             “没有第三者?”

             “没有。。。门外好像有一个。”

             “好像?知道是谁吗?”

             “隐约是孙帅,一直没有走进,所以我不能断定,只是看了个侧面,天又黑。”

             “你出去的时候看见,还是进去前?”

             “进去前,出来没看见,期间也没有他在门外的动静。”

              刘祖红心理打起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个女医师应该说的是真话,这就说明孙帅不能排除有作案时间,如果是李昊的主谋,那么孙帅就可能被这个事情掩护,金蝉脱壳的作案。

             “李昊,在太平间和你做了什么?”刘祖红寻思一刻,继续询问道,随即得到的回答是“基本没做什么。。。对此,我也很奇怪。。。就是做了那事,我也没有必要隐瞒,我是他的情妇,医院恐怕没有不知道的了。”

             “你是他情妇,还全院都知道?”何雨疑问道。

             “我那套房子,就是他做处长时候,在卫生局给我要的,谁都知道,就我老公不知道,也许假装不知道吧。”

             “那好,今天就谈到这里,许医师,我再提醒你一次,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作伪证,是要坐牢的。”刘祖红及其严肃的硕大,许医师苦涩的一笑“没问题,我知道你们是在调查张院长一家被杀害的事情,我不敢撒谎。”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