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梦中之罪 第二十五章  

2014-03-10 07:15: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上午九点,除了李龙看护萧羽,其余所有人按例聚在了一起,还是组长刘祖红先行开口“有几天了,但是应该说,没有进展,倒不是我急,这样下去,总感觉对不起领导,对不起何雨爸爸的饭,对不起这样信任我的全组同志们。”

           “二师父你这是在做自我检讨吗?”黄邵玉眨巴着眼问。

           “他这是在念经。”老谢给予了回答。

           “我们手头上不有一个吗,也说得过去,再说,我看了那女人的举报笔录,总感觉有问题。”马玉若有所思状的建议道。

            刘祖红闻言,顿时来了精神“说说,怎么有问题了?”

           “案发这么多天了,才举报,这本身就是问题,就说是觉悟才提高的吧,那么,据她举报,萧羽是出去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她在笔录里说是睡觉了,什么不知道,鬼才信。。。”

           “后半夜了,睡觉很正常?”何雨疑惑的问。

           “笔录她是十一点钟进室内的,没有俩人那事的过程,她说萧羽大约是凌晨两点出去,这期间两人在做什么,没有说法,我猜测,应该是如萧羽所说,是他们公司委派出国进修的名额问题,在争执,萧羽没有答应她的交易,萧羽出去,她立刻就睡了,还是第一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这么大的心事,可能吗?”

           “有点意思。”老谢吧嗒着嘴说。

           “你的意思是说,报案的栽赃?”始终不多言的苏鹏疑问马玉,马玉摇摇头“是不是栽赃还难说,关键问题是,萧羽这个人,我观察了,精神或多或少有点问题吧,第二,报案人宋美华,应该不仅只看见了萧羽出去回来的时间,还应该知道点事情。”

          “马哥,那萧羽为什么要立刻就领了指控?”黄邵玉恭敬的疑问。

          “所以,马兄断定萧羽未必知道那夜自己做了什么,而宋美华清楚。”刘祖红心里一阵明亮的说。

          “梦游?”黄邵玉眨巴眼很吃惊的样子,问全场。

          “神游。”马玉断定。

          “既然这样,刘大组长赶快行动吧,快点,快点。”老谢很是迫不及待的说。

          “我完全赞同马兄的思路,了不起,想问题也和我一样,开始不走正路了。”刘祖红引了全场大笑,刘祖红也笑了,笑罢,他继续道“谢哥和马兄带队黄邵玉苏鹏,前去修整报案人,我和何雨就勉为其难和神游兄弟交涉吧,这个费精力费心血的差事。”

          “我哪?”王全德有些寂寞难捱的问。

          “你睡觉吃饭看电视,等最后时刻,就是你俩的舞台了,我们不行。”刘祖红拍拍王全德的肩膀说。

          在所有人纷纷离去后,何雨侧在刘祖红身后,低低语道“我昨夜喝醉了。”

          “我脑袋大了。”刘祖红不回头的说。

           “没有说什么胡话吧?”何雨试探的问。

           “还行,还没有站街上招揽生意的企图。”刘祖红转回身,瞥一眼何雨如此回答道,何雨顿时小脸粉红,举起小拳头就要捶人,但被走进的王全德给冲了场面,王全德莫名其妙的瞧了几眼何雨,掉头走出去了,师徒二人对视一眼,彼此都转身偷偷的乐。

           老谢马玉并排坐着,一个凶煞一个白面书生,黄邵玉一侧坐了,摊了询问笔记,煞有介事的样子,苏鹏如同一处雕像表情严肃不拘言笑,这架势,致使宋美华立刻便浑身禁不住哆嗦了。

           老谢和马玉彼此对了对眼,虽然面部表情依旧,但内心都是暗暗欢喜:刘祖红真不愧是半仙,料事如神啊。“你也是个大学生,废话我不和你多说,两起命案,三条人命,做假证诬陷,可是要坐牢的。”老谢严肃带威胁的起口道。

           “我没有诬陷。”宋美华极力控制自己哆嗦的双腿说。

           “萧羽出门,你立刻就躺人家床上睡了,只有街上小姐接客,才是这速度吧?”老谢的不屑楞话,差点让鬼子六呲出牙。

           “我真没有诬陷他,只是。。。”宋美华开始吱唔。

           “在这舒舒服服,脑子不清醒是吧,苏鹏,拷上,带回局子。”老谢啪的一拍桌子,吓了鬼子六一大跳。苏鹏稍是莫名之后,果断掏出了手铐,抓起了宋美华的左手腕,宋美华连连挣脱“我说,我说。”

            老谢翘起了二郎腿,点燃了一支香烟。

          “和朋友吃饭,我越想越来气,就跑去找萧总说事,争执了很长时间,最后他摔门出去了,大约两点多吧。。。”

          “委派出国的事,他不同意是吧?”马玉打断宋美华的叙述问。

           宋美华皱了皱眉,回答道“是,他说我素质低文化浅,坚决不答应。。。换个差事行,他摔门出去,我愣了几分钟吧,感觉再呆在那,也不是个事,就出门看看,准备走。。。吓死了,三层一个黑衣黑帽带大口罩,在开门。”

           “黑衣黑帽,就吓死你了?”马玉特意抑制住惊喜,戏谑的问。

           “绝对不是张文枫,那人既矮又胖,而且手里是一个细铁丝开门,眼睛很凶。。。”

           “我警告你,你可别给我编故事,关进去,我三天不给你饭吃。”老谢斜着眼,恶恶警告宋美华道。

           “我没有编故事。”宋美华屈犟的回说。

           “半夜三更,你看这清楚?”老谢追问。

           “他家门口是一个感应灯,他在明处我在暗处,不信,你去看看。”宋美华依然屈犟的回答。

           “之后,你做什么了?”马玉温和几许语调问。

           “躲回房间了,想压惊,就顺手找了一瓶洋酒。。。不喝白不喝,晕了头,真睡了。”宋美华生怕马玉不信任自己的话语,紧盯着他看。

           “萧羽几点回来的?”马玉继续问。

           “三点多钟吧,我被开门声惊醒了。”宋美华说。

           “准确?”马玉问。

           “差不多,我抬头看挂钟了,拐弯了,三点一刻左右吧。”

          “你看见萧羽在洗漱间清洗铁锤?”老谢启口问。

          “没有,我看见他拿一把铁锤,从洗漱间走出来,是在清洗吧?”

          “你拿不准,还举报人家在清洗。。。得了,不追究你这问题了,还有什么要向政府交代的吗?”老谢摆摆手大度的说。

          “大爷,你别吓唬我了,我现在缓劲了,但我向你发誓,我说的绝对不撒谎。”宋美华在说话同时大胆瞧了老谢两眼。

          “最后一个问题,回来之后的事情。”马玉问。

          “彼此各让一步,上了床呗。。。对了,萧总始终在念叨刘佳佳的名字,把我当成她了,真败兴。”

           刘祖红这边和老谢这边却是截然相反,遇到了阻力,而且是出乎刘祖红预料程度的阻力。

           刘祖红和何雨敲门进了屋,萧羽正在闭目养神,他见俩人进来了,便从沙发里站起,走前伸出了手,刘祖红稍是迟疑,伸出了手和萧羽简短的握了手。 彼此落座,刘祖红启口“肖先生,这次是正式询问,会记录在案。”

           萧羽微笑着点了点头。

          “十八号凌晨两点你出的门,三点多一些回来,带了一把铁锤,进门便立刻去洗漱室清洗,是这样吗?”刘祖红严肃但是平和的问。

          “是,是这样。”萧羽不迟疑的回答道。

          “两点到三点这段时间,你做什么事情了?”

          “记不清。”

           刘祖红一怔,继续“那把铁锤你是从哪来?”

          “记不清。”

          “你为什么清洗?”

          “那上面既有罪恶也有正义,我要一起将她清洗掉。”

          “上帝的旨意?”

          “刘警官,你应该是多少读了佛学,我信奉,善恶之上是真理。”

           刘祖红感觉自己思路被绕乱了,眼睛瞧向了何雨,何雨寻思片刻,对萧羽启了口“萧先生,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足可以证明你是最大嫌疑,这在那个国家也是没有问题,之所以还留你在这里,因为你身份特殊,希望你能认真配合我们,侦查案件事实。”

           “为什么让你们俩个来问我。。。中国人,内地中国人,真会打亲情牌,我已经很配合,换了别的警官,我连这一半的话,都不会说。”萧羽扶了扶眼睛,应该是真诚的说。

          “不排除对你的嫌疑,我们不可能短时间内让你走,你应该明白?”何雨夹带一丝关切的说。

          “明白,特明白,我没有说我急着要走,相反,睡你的床我很舒服。”萧羽极是挑战的眼光瞧向了何雨。

          “萧先生,这段话,我记录在案吗?”何雨迎接了萧羽的目光迫问。

          “无所谓,你还可以写,萧羽很喜欢何雨,但她要自己毁灭自己了,那所谓的正义,不值一文钱,但她却要为此毁灭自己。”萧羽眼里折射出由愤怒鄙视哀痛所交织混合的光色。

          “萧先生,我感觉你似乎能洞察一切,是吗?”这时,刘祖红接过询问说道。

          “一半一半,来中国这俩年,我的世界快崩溃了,神经敏感的让我自己都感觉可怕,鬼魂圣贤都来找我,所以,感触的事情越来越多。”萧羽缓和了语调,一丝平静和无奈的说。

          “你认识临海的新院长吗?”刘祖红问。

          “认识,这个城市并不大。”萧羽回答。

          “今天就到这里,萧先生,可以吗?”刘祖红出乎氛围的请示萧羽道。

          “可以,刘警官你现在是否有时间,我们俩人聊聊?”萧羽对刘祖红的请示不回避,而且还是这样反问道。

           刘祖红点点头,何雨合起询问笔录退了出去。“萧先生,我们俩人可以以朋友的身份说话了,但请你见谅,我可能还会涉及案件话题。”

          “我就是要和你谈案件。。。刘警官,你怀疑我是凶手吧?”

          “以现在的证据,不得不怀疑。”

           “我知道,你不是为了官位金钱,如此的热衷破这案,刘警官你从来不思考你手中的利剑,是否正义吗?”

           “杀人偿命,谁也没有私自主宰他人生命的权力。”

           “刘警官,你相信,这个世界之外,我们还拥有一个真实的灵异世界吗?”

          “人生观思维模式或者因为特殊一件事情聚在一起的人群,之间的事情。”

          “有时很灵验,但往往并不清晰。”

          “是,生命里骨子里相爱的人,彼此就能隔时空互相传递信息。。。萧先生,第一起凶杀案是发生在两点,第二起是三点,你拿了把铁锤回来,就凭这,我们就完全可以刑事拘留你,但以我个人的观点,越是貌似的嫌疑,会越不是,你认为这只是巧合吗?”

           “刘警官,我在美国被鉴定过有精神问题,时好时坏,有时候幻想和现实分不清楚,有时候也会出现精神分裂症的现象,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所以,我真不能给你提供那夜我这一个小时的确切行踪,至于你说的巧合,也许吧。”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