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梦中之罪 第八章  

2014-02-08 08:01: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点多种,刘祖红、何雨、苏鹏三人驾车来至了城关派出所,走上二层直接走进了片警谢栋的办公室,敲了门,推门进去,见谢栋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警,彼此正在隔着两张对接的办公桌眼盯眼的一眨不眨,俩人对他们的进来置若罔闻,谢栋还是颇富定力,对他们摆摆手并指了指沙发,但眼睛已然是盯着女警的眼睛不动眼珠子。
           “鬼子六,你又在搞什么鬼名堂?”何雨走近并摇晃那女警的胳膊,说道。
            那女警被何雨一摇走了神,眼珠子动了,这人顿时伏在办公桌上,捶胸顿足大叫“小九妖,你废了我,去去,买条玉溪去。”
           谢栋大乐“哈哈,输了就输了呗,咱俩赌注是一合烟,你干吗要人家买一条烟?”
           “她家有的是钱,不拐她拐谁?”那女警更大声叫。
            “得了吧,老邪,你骗谁不行你骗人家个小姑娘,全局谁不知道你邪眼斜。。。哪什么,黄。。。”何雨见师父叫不出同学名,连忙介绍“黄邵玉。”刘祖红“黄小妹,你让这家伙耍了,他在看窗外风景。”
         “啊”“啊”俩美女同时叫出,何雨随口道“师父,不可能,鬼子六还能让别人耍了她?!”
            “九妖不是你来施展妖气,我能输吗?快,大方点,给我师父买条烟去。”黄邵玉站起来,双手推着何雨往外走。
           刘祖红不干了“呵,你这小曼,咋这不讲理,凭什么让我徒弟买烟,也不能这样吃大富吧。”黄邵玉紧跟“她捣鼓我输的,必须负责,再说,别看她身上有神气,经不住我诡惑的,手下败将,老听话滴,是不是,九妖?”
          “是是,那是。”何雨连忙点头哈腰的承认。
          “哎哎,你干吗老叫她九妖,说说我听,我喊你姐姐。”刘祖红凑在黄邵玉身前,盯着人家的眼睛请求,黄邵玉撇嘴一笑“说说就说说呗,干吗叫俺姐姐。。。再说了,人家都给你当了大半年徒弟了,还不知道徒弟的特长和能耐,和我师父谢哥差远了。”
          刘祖红鼻子都要歪了,这话还未问出来一星半点,就被这番的数落,还不得不赔笑脸,一则好奇的要命了,二则人家说得也不无道理吗?“姐姐,我的亲姐姐,你就给俺说说吧,行吗?”
          黄邵玉乐了“行,行呀,很简单,在警校的时候,两条大狼狗警犬,全班男生都没有敢靠前的,咱九妹靠前嘀咕一番,一手一个摸着,那俩凶神恶煞的家伙,立马乖的小绵羊了。”黄邵玉摇头晃脑比划着,搞笑了全场。
          “得了、得了,开始说正事吧。”全场笑吧,谢栋正襟危坐椅子正色道。
          “说吧,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刘祖红坐至沙发,何雨和苏鹏也分别落了座,竖起耳朵听谢老师说正事。
          “聂所长才和我打招呼了,全力配合刘祖红同志的工作,大案要案,再说只要是市局的同志就是派出所的领导上级吗。”谢老师环顾一圈四周,继续“这组长的位置,非祖红弟莫属了,可这副组长非我莫属了吧?”
          “不就一天的功夫吗,谢老,还要开政治局会议吗?”刘祖红不屑挖苦。
         谢栋依然正色“领导层次的问题,权限不清,责任不分明,我们是干不好工作的。。。总之一句话,谁说了算的问题,谁第二说了算得问题,井冈山会师了,两支队伍要解决同一指挥的问题吗?”老邪越说越有劲,开始吐唾沫星子了。
         “得了,谢哥,别绕弯子了,咱们五人民主集中制,行了吧?”刘祖红答复。
         老谢高兴“行行,市局的领导素质就是高吗。。。我首先向刘组长提个建议,咱得想法要点权利,就那楼座里的主,谁都不会正看我们一眼,履行公民的义务,对他们全是放屁。”
         “也是,说得有道理,怎么要。。。何雨,你想想办法?”刘祖红侧脸瞧何雨问。
         “她不行,她老爸就会瞎送钱,搞政治权术差劲,这事,我来吧。”黄邵玉拍胸脯道。
         老谢揪心了“徒弟,这俩月,师父我特佩服你混吃混喝的水准,可这是大事,能行吗,别坏了咱师徒俩的名气?”
         “两位师父,稍等片刻。”黄邵玉在掏手机走出门之时,对何雨频频招手,何雨紧随。 走至了二层一个僻静处后,黄邵玉拨通了地委书记办公桌上的座机,确认了接话筒的‘你好’声音后,咱们黄邵玉立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声泪具下“舅舅,舅舅,我遇大事了,拉一把吧。”
         “呵呵,你又来诡弄舅舅了吧?”电话那端。
          “你个破舅舅,竖起耳朵听清楚了。。。五一七大案你知道吧?”那端“这还用说吗?”黄邵玉继续“我是其专案组的特别小组的一员了。。。舅舅,难呀,你说我隐姓埋名的,来基层锻炼,不就是想为你争口气,建功立业吗,你将来提拔我,脸上也有光吗,这个不能动的,那个不能动的,还怎么工作呀?”电话那端“可能吗,这么大的案件,三条人命,就是我也不敢有丝毫的私人感情。”黄邵玉来精神了“你不信我,就算啦,你得信何大老板的千金吧,你说了,她可是个老实孩子。”电话那端“她在你身边,一个专案组的。。。你让她接电话。”
          何雨被诡惑的赶上了架子“赵书记,你好,我是何雨,何强的女儿。”电话那端“你好,我知道,我知道,你和我说说咋回事,我那宝贝外甥太鬼机灵了,我都怕她了。”
          “赵书记,我们负责查一个楼座,哦,就是案发那个楼座,阻力很大,我们两个人师父都是事业心强刑侦技术高的人,但俩人连个一官半职都没有,不受重视。。。”
          “何雨,你把他们两个的名字告诉我。”
          “刘祖红,谢栋。”
          “权限,我立马给你们要,何雨,你乖,跟着师父们好好干,挣取尽快破案。”
         “赵书记,百分之百破案我不敢说,我们这个组绝对会对得起这身警服的。”
         “行,那我听你们的捷报了。”
         “谢谢,赵书记。”
         “不谢,问你爸爸好,再见”
         “拜拜。”
         挂了电话,何雨对黄邵玉吐了吐舌头,耸耸肩“鬼子六,我还行吧?”
         “不错,厉害”黄邵玉对何雨竖了大拇指后,便自我得意的晃起了肩膀摇起了小脑袋“呵呵,赵大书记,又被拐了,老九,看热闹吧。”黄邵玉兴起,揽了何雨肩膀亲了亲其脸蛋“这把,我俩跟着一个东邪师父一个半仙师父,可要大大折腾一场了。”
          在办公室里,老谢和半仙却是发生了不同意见,对立即去楼座实施行动,还是先查户口资料各持一词,老谢“那个楼座邪气很重,每家每户我闭着眼抹,还查什么户籍资料。”祖红“走走过程吗,直接去审查,不符合逻辑吗?”老谢“我听说你现在转变作风了,表现积极,想官做了吧,缩手缩脚。”祖红“是,又怎么了。。。去早了,中午饭那吃,能好意思回所里吗?吃了饭再说。。。听说你们所里换的厨子不错。”老谢“没出息,白守着个大款千金,你看我徒弟,成天领着我混吃混喝的,那天她走了。。。”
           “师父,静听佳音吧,哈哈,老九也出力啦,记一个功。”俩师父的话,被推门进来的黄邵玉兴冲冲打断了。
          五人走进户籍室时,立即招来仨女警的愤愤,为什么?立刻应验了那句话:派出所是丑女集中地,要看美女得去市局。各位看官说了,黄邵玉是派出所的呀,不是那回事,虽然派出所的人并不知道黄邵玉身后多大牌,但人家是来实习走过场的,身后的树高大,人人心里都明白的很。
          五人正在户籍室里慢慢腾腾等着开饭时间时,刘祖红接了小张局长十万火急的电话“立刻和谢栋来警局,朱局长办公室。”
         俩人走进朱局长办公室后,立刻生出异样的感觉,不仅朱局长孙政委小张局长都在,而且仨人立刻都站了起来,客客气气。
         “坐、坐。。。首先囊,我对你们二位同志做个自我检查,由于我自己对案情重视不够,又不能给予有业务能力的同志有力支持,还有意无意。。。有意无意的拖延了侦破进程,局长政委面前,我已做了检查,现在,我重重向你俩同志作检查。”小张局长给二位端了俩杯水后,神色凝重的做起了自我检查。
         半仙和老邪傻眼了,刘祖红更是糊涂:这小张局长是不是劳累过度,脑子坏了。
         “我是一把手,责任是不能都在小张局长身上,我对俩位重视不够,应该负主要责任,祖红、老谢,别的我就不多说了,祖红的副队长正科级和谢栋你副所长的正科级,局党组已经形成文件上报市组织部了,让你俩在副科级待这多年,委屈了。”
          一把手朱局的一番陈词,让俩人真是入坠雾里了,后边政委的话,也就让他俩更莫明其妙。
          政委简单说了几句话后,小张局长重重道“局党组已经通报各派出所各科室,现已成立五一七专案组特别小组,凡市局所属单位必须给与全力支持,你们应有不必汇报请示的二十四小时强制传唤权,并且配属一部专案车辆。。。你俩,还有什么想法要求,尽管说,尽管说吗。”
          还说什么,俩人如在梦里的走出了局长办公室。
          在其身后,小张局长无奈叹息“俩位领导,真应该是我作检查,我怎么就稀里糊涂的把这俩大哥,凑一起了,还没开始,就搞出这场了。。。我俩眼皮咋都跳了?”
           朱局长“这事不能全怪你,你不知道后面的,都知道何雨是富家千金,不好惹,那黄邵玉同志更是能通天。。。你也别眼跳了,好歹她们就是去捅破天也有人补,省得你为你大将刘祖红将军,四处去求爷爷告奶奶了。”
          “小张局长,我们因祸得福了,案件停滞不前,这突击队必定没有他们不敢干的事,兴许很快就能有所进展。”政委说。
          小张局长摸摸后脑,开心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