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梦中之罪 第十四章  

2014-02-25 06:21: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祖红的手机响了,显示是刘佳佳家里的,刘祖红接起,那端传来刘佳佳标准自然甜柔的普通话“你好,是祖红吗?”刘祖红嘴角立刻溢出了遮掩不住的笑“是,说。”那端“你现在有空吗,他想和你见一面?”刘祖红“去,一会就去。”

         刘祖红对何雨笑一笑“张海回来了,我去看看。”何雨噘嘴“去吧,交接仪式。”

         刘祖红走进家门后,见一个斯文略显单薄的三十左右岁男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迎上他,伸出手,彬彬有礼问候道“你好,刘祖红刘警官吧?”

        说实话,此人几乎是瞬间给了刘祖红很不错的印象,并在自己心里纳闷:他,同性恋,可能吗,多么文雅睿智的人,“你好,张海先生?”刘祖红伸出了手,极力表现着绅士风度。

        “是,刘警官你请坐。”张海先生礼貌的伸出手和刘祖红相握后,恭请道。

        各自入位后,刘佳佳给刘祖红端上了一杯茶,瞧着刘祖红少有的拘谨和彬彬有礼,抿嘴偷笑了,刘祖红暗咬牙根,恼怒的愤愤。

        “刘警官,我和佳佳的一切手续都办妥了,原本应该离开了,但我很想见你一面。。。是我让佳佳请你来见见面的,请别见外。”张海很自然的诚恳语气,刘祖红连忙回道“张先生,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决不会推辞。”

“家父家母被害,我是早有心里准备的,我曾劝说母亲和我一同在澳洲生活,这样,佳佳借机也可以寻找自己的幸福,不从想,事情来得这么突然。”张海品了一口茶,继续道“我和佳佳离婚的手续,我都签了字,待佳佳和律师履行过程就可以了。。。刘警官,在佳佳面前,我是罪孽深重的,几乎是毁害了她一辈子,幸亏,她有了你,一面之见,我很欣慰,你是一个富有正义感的人,难得的善良之人,刘警官,拜托了,照顾佳佳,佳佳是很苦的,我的罪孽。”张海说至最后,红红了双眼。

         刘祖红欲言又止,知道自己是被深深感动了,刘佳佳坐至了刘祖红身侧,依偎,刘祖红本能的微微躲避,张海瞧见了,站起,走至二人面前,牵了了刘佳佳的手,放在刘祖红的手里,他说道“刘警官,爱情是伟大的,只要两个人是彼此真挚热烈相爱的,不管彼此能够拥有多长时间,勇敢走一起,那就是永生的幸福,不要惧怕爱情,亚当和夏娃,就是为了真爱,而甘愿接受苦难的,得到人生最美好的爱情,付出多大的代价,都是值得。”

        刘祖红惊怔了,同性恋,同性恋,如此这般,不可思议,敬佩极致,又不敢相信。

        张海走进父母的卧室,走出来时,左手握了一个色彩漂亮的布老虎,右手环抱了一副只有三个人的全家照,他启口“佳佳,一切都结束了,祝你幸福,我会祷告上帝,赐福与你的。”说时,张海眼里再也抑制不了,热泪夺眶而出。

         刘佳佳扑上搂抱了张海,大哭“海海,你要是喜欢女人,该多好,你为什么就中了那份邪。”

        “刘警官,女人就是这么麻烦。。。真是谢谢你,代替我受这份罪了。”张海向刘祖红摊开了双手。

         刘祖红尴尬的左右为难,他明白,张海是要他将佳佳领过去,少刻,刘祖红大胆迎接了张海的目光,鼓足了勇气,靠前,揽了刘佳佳的柔滑细腰,力量的给揽在了怀里,海海笑了“刘警官,一念之差,一时对于这个世界的软弱,我娶了她,也是害了她,我知道,你俩要走在一起,不是件容易的事,珍重爱情,我祝愿你们幸福。”

         刘祖红很感动也是实在是隐忍不住了,启口谨慎问道“张先生,你真是不喜欢女人的人吗?”。

          “我对女人不是喜欢和不喜欢的问题,只是没有那种感觉,我和佳佳是好朋友,佳佳是外表文雅而内心似火的人,是一个善良的人,刘警官,珍惜她。”张海说罢,再一次向刘祖红伸出了手,刘祖红赶紧伸出手相握了并内心翻腾的说“你就这样走,张先生,我总感觉对不起你。”,张海满意的再次微笑道“刘警官,佳佳没有看错人,我放心了。。。刘警官,我想劝你一句,不要太刻意追查凶手,罪孽轮回,我们谁也拯救不了这个世界,善良我们自己的心,足可以了。”

            刘祖红欲言又止,张海伸出手和刘佳佳握了握后,右手将照片紧紧按捂在自己胸前,走向室外,佳佳跑前开了门。

           不一刻,送别张海的刘佳佳便重新出现在了室内,一进门,刘佳佳便扑进了刘祖红的怀抱。 刘佳佳在刘祖红怀里,仰了脸,才要寻找亲吻,却被捏住了光滑柔细的嘴巴“你敢当着我的面,就去拥抱别的男人,我要惩罚你。”

         美人眯眼酥骨的媚笑了,扶着自己的伟岸,噘嘴嘟囔“爷,你也太心胸狭窄了,人家把老婆都让给你了,抱抱,你还。。。”

        刘祖红乐了,俯身伏在美人耳边,低语“刘医生,当初我只瞧你文雅知性,怎么,市井俚语,也是很流畅?。”

         刘医生眨巴了眼,然后垫起脚尖亲吻了刘祖红脸腮,神秘的附耳低语“我不仅会说,而且还很会做。”刘祖红将垫起脚尖的美人紧紧搂在怀里,一番狂吻后,朗朗喜言“孔夫子真是圣人,他说女人有才多淫秽,这把我是见识了。”

         美人脸滚烫紧贴了刘祖红的脸,喃喃“媚荡只给自己爱的人。”

          “你怎么会爱上我,此刻,我都心惊胆战?”刘祖红揽了美人的腰肢,一边往卧室走一边问。

          “上帝的旨意。”美人这样回答了,然后指了指书房的门,刘祖红眼睛询问了美人的意图,美人附耳说“那里面有一个优盘,也许是证据。”

           走进书房,刘佳佳拉闭了厚厚的窗帘,然后在漆黑一片中,熟练开启了挂于墙面的大屏幕,室内开始呈现了几缕光亮,刘佳佳在书柜的一处,娴熟的摸出了一个优盘,走至屏幕处,开始播放。。。刘祖红从最初的眉头紧皱,开始逐渐的心跳加速,很快他感知自己的身体,开始极度的膨胀了,雪白丰腴修长的身体,在黑色的桌面上背对着镜头,侧卧着,一只大手在其遍身的恣意,娇吟声溅起。。。室内突兀了张文枫的声音“所有的男人都在垂涎你的身子,而你是我就要玩腻了的性奴,怎么样?于老板操的你舒坦吗?”

           镜头切换了,一身医师白洁衣饰的刘佳佳,就在这个房间内,惊恐的倒退,一个只穿了裤衩的健壮黑塔,在一丝丝的逼近,刘佳佳被逼迫在了书架处,刘佳佳被翻转了,双手支撑了书架,“刘医生,先打一炮,一会,我再好好玩玩你”。。。

           当刘祖红穿衣之时,看着书桌面上依然在喘息的雪白肉体,他突然感至了自己也是如此的罪恶,我和张文枫又有什么区别,霸占蹂躏美丽的心态,也是这么肮脏“你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

          “有了那个小狐狸,他就把我开始送人了。”

          “于老板?”

          “于老板还不错,他不喜欢小狐狸。。。”

           刘祖红大脑嗡的一声,开始从背后端量起这具雪白的身体;她是在极度亢奋中的胡言乱语,还是。。。?

         何雨在三层的走廊里,停滞了片刻之后,走上了四层。 “你来了?”萧羽开了门像早已是等待似的说道。

         何雨笑了笑说“我是来打探情报的,可以吗?”萧羽没有立即给与正面回答,而是闪身让开一条通道后,还一微笑的说“只要你来,不管做什么,我都真诚的欢迎。”

        何雨一边走进室内一边说“是吗,我没有打扰你吧?”

          “你已经走进我的生活,我们是以我们耶稣名义聚在一起的兄弟姐妹。”萧羽这样回答道。

        何雨惊讶之后,会心的笑了“我们俩还可能是彼此的敌人。”,萧羽眨巴眼,也是笑了,然后前往冲泡速溶咖啡,何雨坐至沙发,在其身后端量了他,待萧羽转回身,来至她面前,递咖啡眼前之时,她直截了当盯视着问“那个电话不是你打的吧。”

        萧羽手略一哆嗦,杯里的咖啡,差一点洒溅,企稳,端至何雨眼前“那不是我。。。但我知道他已经开始贪婪你了,或许还另有企图。”

       “这样。。。你并不知道他是谁?”何雨迷惘了。

       “也不能说不认识,身高和大体的年龄,只是蒙着面,看不清脸。”萧羽似在追忆的说。

       “为什么说我很危险,还要那样才能取胜?”何雨知道自己此刻还不能深问,于是,改变话题问道。

         萧羽闻言一怔后,瞬间便是笑脸变成了阴郁,片刻抬起时,双眼不见了善良和温柔,阴狠而又邪恶,但分明有一丝的挣扎“这是你的禁区,走进来,你会变得很邪恶。”

        何雨惊惧起来,颇是感觉了危险,但还是努力镇定的说道“我也隐约知道我们这个市里有那么一个组织。。。”

       “你想知道?”萧羽的语调几乎是变成了凶狠。

        何雨咬了咬嘴唇,颔了颔首,给与肯定。

       “那是天堂和地狱的并在。”萧羽神往的神态里,也是并杂着绝望的颜色。

          “你能带我进去吗?”何雨试探道。

        萧羽未语,只是深深盯视了何雨片刻,然后走进卧室,头部戴了黑罩从卧室里走出来,何雨站起,走至受难的十字架前,跪了,念念有词:上帝,我的主,我们都是罪孽的,我们曾经都违背了你的教诲,我们都被撒旦所诱惑,拯救我们吧,我们是你的羔羊。

        萧羽的脸,极度变了形,整个身体开始扭曲,手里的皮鞭,从未有的沉重,羔羊已经和上帝同在,魔鬼的诱惑,却是那样的震撼。

       何雨身后的萧羽突然沮丧的丢掉了手中牧羊人之皮鞭,彻底失去了惩罚者的姿态,他,瘫软了,跪了,高举了皮鞭,请求她的惩罚,一遍遍的忏悔着自己。

        何雨明白萧羽舍不得她牺牲,一时半刻,没有决心带她进入那诱惑的罪恶世界,于是,母性的手,抚摸了萧羽的慧顶“我不问了,他要增大,而我们要弱小,萧羽,我们都是羔羊,希望你早一天战胜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