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梦中之罪 第十三章  

2014-02-24 06:31: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黑以后,五人各自在外吃了饭回至小楼,何雨沏水布茶,大家围绕茶几坐了。

           “雪球越滚越大,我心里都哆嗦了。”刘祖红主要是面向老谢说的,似乎是寻找镇定剂,哪知老谢话语更惨“异度世界,鬼子六的名词。。。外表看起来破破烂烂,里面却是井井有条,看不出破绽,大白天的都让人毛骨悚然,祖红,有你的,看来我们要干老本行了。”,刘祖红沮丧的叹了口气“再说吧,蹲点,没事了再说。”

           “二师父,哪里有妖气,我是鬼,我不行,再往后让何雨去吧,兴许她能镇住。”鬼子六心有余悸的摸样说。

           “二愣子也不行?”刘祖红感了兴趣的问。

           “他更不行,还不如我。”鬼子六挺一寸胸脯说。

            这引来苏鹏的大为不满“我不如你,你还抓我袖子不放,那有点良心。”,鬼子六反驳“我知道你浑身哆嗦,我是在给你勇气。”,苏鹏不屑“是你哆嗦,我不掏枪给你壮胆了吗?”,何雨闻言大惊“大白天的,又没有状况,你掏枪?”,苏鹏狠狠白了一眼鬼子六,然后脸红红,不吱声了,鬼子六对苏鹏吐了舌头,表示了道歉。

            刘祖红的手机铃声响了,刘祖红从衣袋里摸出,看了是小张局长“我立刻就到。”,刘祖红一语未语便走出了小楼。

            办公室里,小张局长眉头紧锁,见了刘祖红进来,眼神示意你坐吧,然后无语的沉默,刘祖红明白,这位真是为难了,于是开口道“是不是又要安排我出力得罪人的事了?”

           “只是我把你推出去,就简单了。。。花旦交代了上线,局里决定全力以扑破获毒品大案。”小张局长一筹莫展的说,刘祖红纳闷,真是纳了闷“好事,顺通摸瓜,缉毒科还不乐疯了?”,小张局长莫名的对刘祖红这样说道“祖红,你我交往不是一时半刻了,你有危险了,但我救不了你。。。兴许,我也会栽进去。”,刘祖红大恼“说些什么,说吧,让我干嘛,这几年我欠你情太多,不至于让我去送死吧,背黑锅,我从来没有供出你吧?”

           沉默了片刻,小张局长坚强却又是悲愤的说“派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警,打入内部。”,刘祖红惊愕了神情“决定了让她们中一个去。。。不可能吧,她俩出了事,这个县城谁敢负责任?”

          “兴许这就是警告你,代价,你不应该再去见花旦。。。祖红,你太外漏了,其实不是你一个人在战斗。。。花旦身上远不止一个毒品案。”

           刘祖红摆了摆手,示意小张局长不要再说了,他已经完全明白了,刘祖红立起悲愤而又慷慨就义的说“希望遵守你的诺言,我这就去割了把,变成女人。”

          “我已经秘密上报了赵书记,也许会起效果,但你。。。”

          “送鬼子六去,我一万个不乐意,你们是要何雨去。”刘祖红言毕,眼角几乎是快要滚出了眼泪。

          “不包括我。”小张局长几乎是失态的大喊。

        刘祖红回至小楼的时候,脸色凝重,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但没有人启口问他什么,只是默默的看着他,等待重大事情的宣布。

        刘祖红摸出了烟,何雨欲靠前殷勤,刘祖红拒绝了,伸手要过打火机,自行点燃,深深吸了几口,接连喷出浓浓的烟雾,半响,才从嘴里幽幽道“不是命令,让我们表态,一个任务。”祖红四周瞧瞧,都是睁大了眼盯着他,没有人说话,他便继续说道“去省城抓捕大毒枭。”

        “干”苏鹏摩拳擦掌,“干,干干。”黄邵玉热血沸腾。

        “孩子,你冷静点,简单卖命的事,咱们刘大组长不会这样为难。”老谢瞥了一眼黄邵玉,示意她稳重的说道。

        “切入点,必须有一个女警,甘愿自入虎穴。”刘祖红几乎是要又一次流出眼泪了。

        “我去,我去。”黄邵玉立刻的急不可待了。

        “这不是演戏,关键时刻总能逃脱。”刘祖红又摸出了一只烟,又是浓浓的喷雾。

        大家明白了,这次任务这名女警会很危险,都沉默了。

        半响,何雨启了口“师父这大毒枭有多大?”刘祖红百味穿肠“最起码是供应我们市最大的上家。。。每一次,必须花旦去,或者她推荐的漂亮女人,要单独去,他才会露脸接待。”

        大家更进一步的明白了,于是,彼此更是沉默起来。

       “撤淡,明知跟踪不了,还让我们的人去,这不是丧心病狂吗,不干,不干,绝对不干。”老谢突然暴跳的喊。

        “案子要破,就会有牺牲,喊口号。。。你俩谁去,基本都会成为我这辈子的心痛。”刘祖红不是左右为难了,而是不知所以的彻底混乱了自己。

        “师父,小张局长已经暗示你。。。可以跟踪的是吧?”何雨平静的问。

       “最先进的,但不知道管不管用,以前手机都不会有信号。”刘祖红突跳了心回答。

       “还不准有第二个人跟随,太危险了,祖红,我们拒绝吧,不丢人。”老谢几乎是铁了心说。就是吗,这叫啥事,不干,这不明白着往老虎嘴里白送,妈个巴子,他们也想得出。”苏鹏高声附和道。

        “去,我去,玩不了心眼,我就玩横的,给我把枪,再加一个手榴弹。”黄邵玉从座位站起来,拍胸脯壮烈姿态的说。“黄邵玉,再在这胡说八道,你就给我滚远点。。。就你这心态,别我哭都找不着你坟头。”老谢大声怒喝道。“黄邵玉你很聪明但总是把幻想当做现实,看电影看多了,那些都是骗人的鬼话,你这是去破案吗,你这是去自杀”刘祖红加入了批评的行列,并且,语言是第一次对黄邵玉如此严厉不留情。

        “该来的总会来来了也会去的,只有我去了,我能够承受内心的一切,去换取我们的未来的荣耀,师傅你知道,我是上帝的羔羊,对我来说,这是对上帝最大的自我奉献,何况,我是小九妖,兴许能完美的完成任务。”何雨说到这,不仅坚定了自己的信心,而且让其余人都无言可说了。

          “我们都去,在这里我说句话,只要信号消失,我们这组就切断联系,独自行动。”刘祖红巡视一圈后,这样重重的说道。

          “干,就这样,最多把这个副所长还给他们。”老谢咬了牙,支持刘祖红的狠狠道。

          “师傅,别怕丢乌纱帽,一切责任都推我,到时候绝对会有人捞我,你们晓得吧?”黄邵玉这把没有挨批评,因为说的很正点。

          “就是,搂草逮兔子,我们照样也能混过去,抓一个审一个不就是了。”苏鹏的注意一出口,起初大家都颇感味不对,但各自想一想,却是具有现实意义,不无道理。

        刘祖红的手机响了,听了几句话后,他瘫软在沙发上“任务取消了,方案被上级部门取消了。”

       “徒儿,去混几瓶好酒,咱爷俩一醉方休。”老谢大喊道。

          “那哪麻烦,放心,我一个威胁保准让贺强把老底都给送来。”何雨大包大揽道。

          “我看行,就你爸爸的钱,还用老底,他嘴边流点油,我们就是过年了。”鬼子六拍拍何雨的肩膀,颇是满意道。

        筵席很快的开始了,极端的丰盛,个个挽了袖子咧开了腮帮子,狼吞虎咽,猛吃猛喝。

        不一科都沾酒了了,黄邵玉“爷们”老谢“叫师父,没大没小。”黄邵玉“嗯,爷们师父,咱不叫特别组了。。。叫屠夫组吧?”老谢不爱听,但对爷们师父的称呼颇满意“小女孩徒弟,干吗叫屠夫小组,不好,不好,依我叫阎王与天使同在小组。”何雨不干了“天使和阎王不搭边,一个中国一个外国。。”刘祖红呵呵“美女杀手小组。”

         何雨突然扑在刘祖红怀里嚎啕大哭。

         苏鹏被何雨哭心烦了“你哭什么哭,就像个女鬼似的,我才喝点酒有点胆气都没了。。。鬼子六,你今天约不来我美女女朋友,你就给我做女朋友,听明白了?”黄邵玉大奋之后极度委屈“爷们师父,兔呆子威胁我。”老谢大笑“呵呵,你俩很合适,喜酒茅台,不给,我掀桌子。”

        那边何雨才被刘祖红抚慰停了声,这边黄邵玉开始了假声假气的鬼哭狼嚎。黄邵玉与苏鹏嚷着,上街比划拳脚和耍心眼的本事去了,老谢独自一个人自斟自饮,自己和自己唠嗑,很暇意。

        “师傅,我给你看样我的宝贝。”何雨醉眼在刘祖红的醉眼里,那一番的娇媚。刘祖红“耍我吧?”何雨立起拉了刘祖红的衣袖“不信,去看看呗”刘祖红“去就去。”

        一脚迈进何雨的寝室,刘祖红的酒便醒了大半,何雨不由拒绝扑进了她的怀抱,并紧紧抱着他的腰,哭泣“你真狠心,分明是让我去吗,还拐弯抹角的拐我。”

         刘祖红伸手欲抚摸何雨的后背,却是举起又瞬间缩回了手“何雨,别这样,你还是个女孩子。。。让人看见。”何雨不依,搂抱得更紧了“我是女孩子,你还把我往狼窝里送。”刘祖红揉抚了何雨的清香柔丝“何雨,这就是现实,你我都是怀着青春热血穿上警服的,警察里的异类,现实告诉我们就是这么残酷,要想实现自己的理想,牺牲没有选择方式的可能。”

        “师傅,你这辈子这么有女人缘,怎么就娶了那样一个恶妇?”何雨扬起了头,盯着刘祖红说,刘祖红笑了“这就对了,话说好汉无好妻,濑汉娶花枝。”何雨撇嘴“也是,都跑断腿了,癞蛤蟆样,我要告发你。”

        “你告发我什么,没有证据,我是在关心当事人,诬告是要负法律责任。”刘祖红拍拍何雨的肩膀说。

          “一副无赖相”何雨破涕为笑。

        “说点正事,被你这一闹,酒醒了。”刘祖红轻轻挪开何雨依然搂抱自己的双手,说道。

        何雨反背摸了自己腮边的眼泪,认真盯视了刘祖红,刘祖红思索状的开始说“我总感觉萧羽那边,是有问题的,最起码他是知道一些内情,你能不能去搞点资料。”何雨噘嘴了“你不卖我次,就难受是吧。”刘祖红一脸的尴尬,何雨转怨为喜,扑哧抿嘴笑了,何雨开始回复师傅的建议“他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而我是一个信徒,他骨子里是善良的,但也可能做出邪恶的事,在我们的世界里,我控制不了他,他有作案杀人的可能,他毁灭罪恶之城的意念很深,我感觉得到。”何雨缓缓讲述。

        刘祖红陷入了沉思。

       “我这就去,尽力吧,师傅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刘祖红不假思索。

        “不准我一走,你就跑哪里去。”何雨噘着嘴提出了条件

        “何雨,我越来越感觉,我很罪孽,我会彻底栽进地狱的。。。那事暂先搁置吧,那想法,我很幼稚。”刘祖红负罪的恐惧,真实的感觉和话语。

        “师傅,都一年了,我了解你,别那么自责,该发生谁也阻止不了,换句话说,谁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力,我相信,你对刘佳佳是与生俱来的感觉。。。只是你是在伤害我,而且很深。”何雨开释着师傅,却是给师傅更加增添了心里负担。

        刘祖红无语了,他听得懂何雨的话意,怎么办,人人心里都有一道障碍,我和刘佳佳彼此没有障碍,千年的爱恋,但我总是没有勇气面对你。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