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六十七章  

2013-10-05 06:15: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天绚丽的颜色还没有退尽,杨斌指导员便上调支队,任后勤处副处长了,李排长也调至二大队五中队,任付中队长,同时,中队由支队调来一个姓马的老通讯参谋,任指导员。

                马指导员初来之后,与李排长如出一辙很神气,事事对自己对别人都高标准严要求,虽然嘴上没有太多表示,但一言一行让我们明白:在他眼里我们就是一帮即懒散又无用的兵,只是碍于曲队长不能多说而已。可他这种观点未延时太久,便幡然知味虚心务实了,因为,有一次紧急出动时,他自告奋勇带队出征,但在踩蹬三轮摩托车脚踏的时候,他肩上冲锋枪的实弹匣,竟脱离枪身掉落地上了,没卡住。

                不是后面的摩托车手反应快,他们的车屁股就被直接吻上了,刹车、停住、跳下来,拾起弹匣,重新按上,再蹬车,丢大人了。

                但马指导员并未从此一蹶不振,而是扬长避短,很快做了一个华丽转身,受到中队上下的认可和尊重。重要一条是,无论谁的破收音机或手电筒一类,只要上他手里,一经他鼓捣立马回复如初,尤其叫绝的是,三轮摩托车在他手里,什么原地三百六十度掉头、什么独木桥,皆随心所欲而出,就与耍小孩玩具一般简单,不愧一个老通讯兵出身。

                一日傍晚,我在单杠上拉臂,见马指导员从队部出来便迎上前,试探的问道“马指导员,可以教我开摩托车吗?”

               “行,没问题。”马指导员慨然应允。

               “谢谢、谢谢,咱什么时候开始?”

               “ 但我有一个条件。”马指导员话锋一转,嘿,要讨价还价了。

               “你说,只要不是让我杀人放火,没问题。”

               “呵呵,你还挺幽默,那倒不至于,你教教我手枪吧。”

               “我教你?···你们通讯兵,不是天天背手枪吗?”瞧瞧马指导员的神情挺认真,不是在开玩笑,我疑问道。

               “所以啊,有一个词,叫一辈子不出徒。”嘿,他也挺幽默。

               “行,但不敢说是教,说说心得吧。”

               “一言为定,我这就和曲队长给怎俩请个假去。”这马指导员面色白净斯文,身材也是书生般的略显斯文,可做事挺干脆,我有点喜欢他了。

                坐在马指导员的车上,这感觉,一个字‘爽’啊,别看他平日面相斯文身材雅薄,却一经跨上摩托车,立马就变成了另外一个绝对相反的人,全过程风驰电掣,如赛车一般,可人家,气不喘,眼不瞪,坦然自如,真是令人佩服之极。

                在中队的靶场,停住车,我将胸环靶插至避弹坑前后,问道“指导员,你带了,多少发?”

               “三十发”

               “当官就是好,手枪子弹控制很严的。”我羡慕道。

               “这有什么,在支队经常打手枪靶。”

               “中队一般不让打手枪靶。”我噘噘嘴抱怨道。

              “鲁摩,先露一手,我欣赏、欣赏。”指导员对我笑着提出道。露,绝对要露,不但要露,而且还要镇镇他,要不咱的话能有说服力吗?!五十米,一抬手,速射五发,俩人一清点,四十九环,马指导员竖起大拇指,连连夸赞道“名不虚传、名不虚传,厉害。”

              “鲁摩,说说心法吧?”呵,这新指导员挺有文化,也有心计,懂门道,这什么事都是宁教十套拳,不把艺来传,学把式摆架势,没有多大用,关键是一个人掌握这门手艺的实实在在经验。

              “首先,没有相当的腕力,不能照咱射击姿势来。”

              “为什么?”

               “左手掐腰,右手单举枪,由于我们的腕力普遍不行,手竟哆嗦去了,哪还有准头。”我便做着姿势,边说明道。

               “有道理···不过,像你这样,左手托着,左脚在前,不符合规矩哦?”又一个李排长。

               “又不是去军事汇报表演,打的准是第一位,执行任务时,谁还在乎你规矩不规矩。”

               “也是”

               “手枪射击,不能像冲锋枪、步枪那样,确信了瞄准,再够扳机,必须凭感觉,开枪。”

               “不用眼瞄?”指导员的眼神,对我的经验很纳闷。

               “不是不瞄,是不能长瞄,本身就不如步枪容易控制枪身稳定,停长了,一够扳机,枪口就走动了。”

               “有第三嘛?”

               “有,第三还最重要,对待它,就要像对待老婆一样,不但对她要有感觉,还要经常耍弄她,她才听话,握在手里,才会有人枪合一的境界。”我这是连实际带高兴的侃山了。

               “呵呵,鲁摩,你比我这个结了几年婚的人,对女人还有研究啊。”指导员听了我的话,这把脸上的表情是高兴的了不得。

               “哈哈,指导员,对女人我是搭把式卖艺的,会说不会练···曲队长都说我,别看他平日本事一万,真有个女人近乎他,这小子,准满头大汗,再乱窜。”

                哈哈。。。马指导员乐了好一阵。

               “就差一点自信心了”在指导员止住乐,射击了五发子弹后,我评价道。

               “怎么提高自信心?”

               “指导员,这样,你先看一下靶,再闭上眼开枪。”

               “这行吗?”这指导员还是不太信服我。

               “试试吗?”我鼓动道。

               “呵呵,真不错,真不错,比将才睁着眼还好。”指导员微微谨谨的看了又看靶子,闭上眼,一发接一发提速的射击出五发子弹,我俩上前点查了弹环后,嘴里满心喜悦的嚷嚷道。

               “指导员,你现在睁着眼,把其余的子弹都打完了···记住,就凭将才闭眼的感觉来。”

               “厉害啊厉害,鲁摩你太厉害了。”射击完其余的子弹,马指导员对我更是是赞不绝口了。

               “指导员,咱来摩托车吧?”你高兴了,就来俺的事吧。

               “没问题、没问题,这摩托车,简单,五分钟,准保你开路上去。”马指导员一边说着,一边支起了摩托车架子。

                力合、油门、踩档,指导员一边介绍,一边演练,从头到尾再重复一遍后,对我说“上来,试试。”

               “指导员,能行吗?”

               “试试吗”马指导员模仿我的语气,还挺像那么回事。

                在指导员手把手的指导下,很快我在架起的车上,就可以启动车并原地行驶了。指导员一提后兜,一脚排开支架,对我说道“开车”

                虽然是哆哆嗦嗦的,但摩托车在我手里,磕磕绊绊的前进了,呵,心里美啊。“鲁摩,不错,学的挺快的,最重要一点··”再回中队的路上,马指导员对我欲指导,但被我截断了“指导员,我知道,得长耍弄她。”

               哈哈。。。我俩同时大笑起来。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从班宿舍走出来,正巧一眼瞧见了马副队长,驾摩托车驶进大院便上前说道“马队长,借车练练?”

               “会开了吗?”

               “会了,马指导员的徒弟。”我很骄傲。

               “行,注意安全,初学,开慢点。”老马挺痛快。

               “嗯,没问题。”

                起初,还谨谨慎慎的,开着、开着,就感觉不过瘾了,握力合,排挡,加油门,呵呵,速度起来了,正兴奋低头捣鼓之时,一抬头,坏了,到墙根了,心一急,不知所措了,鬼使神差,右手反而加油门了。

              ‘砰’撞墙上了,声音之大,把附近几个屋的人,都惊出来了。从地上爬起来,一脸的尴尬,曲队长小跑步过来了,上下瞅瞅我,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撞墙前,跳下来了。”

               “行,还算有心眼,不愧为少爷,舍财不舍命。”曲队长明摆着,是开始挖苦我了。

               “没事吧?”马队长也小跑步过来了,急切的问我道。

               “我没事,不知道车有没有事。”

               “人没事就行,车不要紧,最多去修修。”马队长甚是大度的说道。

               “这是你徒弟吧?”曲队长对同时小跑步过来的马指导员,分明不满的问道。

               “是,没事,新手都这样,越急越加油门,练练就好了。”

               “什么叫没事,这撞墙还好,撞人了,就晚了。”

               “以后,我多提醒、监视他们,不准再在院子里练,要练,上操场去练。”马指导员虽然也是个上尉,却在曲队长跟前,唯唯诺诺。

               不几日,被红墙围起来的操场,就变成摩托车培训场了,这让曲队长老大不高兴了,这不,一日在队部开会,曲队长宣布道“往后学摩托车可以,但得规定个时间,一天,只准一个小时,还有第一年兵不准学,马指导员,你得掌握好。”

              “是、是,我一定控制好。”

              “竟学摩托车,不干正事了,我看,你转业以后可以开个摩托车培训学校了。”曲队长摆起中队老大的架子,教育挖苦起马指导员了。

              “干正事,曲队长,我能不干正事?我来中队感受很深,正准备写一篇论文囊。”

              “写什么?”曲队长问道。

              “题目我想好了,就叫‘把思想政治工作的着眼点,放在对人的关心上’。”

              “写吧、写吧,后面加上注明,是我指导你写的昂,也就是说有我···哈哈。”曲队长侧歪着头,斜视着马指导员严肃的提出要求道,但是就是还未等自己说完,自己就先行在那笑起来了。

               哈哈,我们全屋人嬉笑起来。

               对驾驶摩托车我是五分钟热血,兴趣很快过去了,因为我总是感觉开车不如坐车舒服,所以我虽然有个很不错的老师,可最终也是个半拉子武艺,但通过自己那次的主动求学,我和马指导员逐渐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人前他是指导员,人后我俩就是死把的兄弟,对于这一点,我看得出,曲队长真是不是很高兴的,有点看我是王连举的眼神,好歹趁一个机会俺跑他眼前买了一次乖,他才转怨为喜,俺是这样说的“曲队长,你老那眼神看我干吗,你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你如我师父恩一辈,指导员是我兄弟,你老了,和我们玩不到一起,别不服老昂。”

              “奶奶的,我不会玩,我老了,等过些日子我转业了,不用替你们这些兔怠子操心了,你看看我会不会玩?”曲队长老大不服气的高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