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八十五章  

2013-10-29 07:0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兵下连,老兵过年。自己是第三年老兵了又是班长,加之和指导员关系不错,李队长也许是与夫人的教导有关,从来都是与世无挣,只一味灵圆处事,所以,自己的小日子,悠哉自得,好不惬意,转瞬间,又是一年春暖花开了。

                翟辉从建制班归队了,不仅马森的战斗编制从我班撤出,韩建军也从我班调出了,对他的调动刘斋很不满意,在我和他的明争暗斗中他明显不是对手,说了算的指导员是咱哥哥,翟辉加入了我班的战斗序列,翟辉归队时,已是正班级肩佩上士军衔,而我依然是副班长,小下士肩衔,中队给的说法是:他配合我工作。

               “来,走一个,接风酒。”星期六傍晚我盘坐于铺上,翟辉椅子上,小胖子一边伺候着,一边沾饮着,菜微情重的小接风宴开始了。

                “一回来,我便感觉你要成熟多了,稳当多了。”翟辉开口表扬我道。

                “被小胖子这样抬着,不想进步都不行,是吧,小胖子?”,“二位班长,在我眼里,你俩就是战神再世,别说成熟了,简直就是我的偶像。”小胖子越来越摸我的脾气了,往大处吹,往高处捧,绝对不会挨揍。“小胖子,才几口,喝多了。”我笑戏道。

                “韩军,别老站着,坐,坐着吧。”翟辉和韩军,还是有点生分的,所以客气道。

                “翟班长,我还是溜达着吧,这样跑起来方便。”

                “你跑什么?”

                “那句话,惹鲁摩班长不高兴了,一巴掌扇过来,闪得快。”小胖子很是的语气夸张说道。

                “哈哈,至于吗?这不整一个军阀吗?”翟辉乐了。

                “翟班长,跟着军阀班长好,有肉吃,有酒喝。”

                “我怎么越听越感觉,咱班快成土匪窝了。”这把,翟辉都咧开嘴笑了。

                “哈哈,土匪窝,说的不错,当兵的没点匪气,还是兵吗?”我颇感受到极大表扬的高兴道。

                “政治工作是生命线,革命军队,和老式部队最大的不同,就是官兵一致····”翟辉收住笑,一本正经的严肃道。

               “得,得,大哥,你这一年是去搞尖兵训练了,还是去政治学院进修了。”

               “这些语录我们天天背,军事表演时,首长、领导接见,好回答问题啊。”翟辉耸耸肩,摊摊手,说道。

               “真难为你们了。”

               “不难为,还行。”

               “行什么,看着小脸瘦的,多让人痛。”我很惜香怜玉的姿态和语气柔柔道。

               “大哥,很鸡皮疙瘩,你不是喜欢男人了吧”

               “翟班长,鲁摩班长绝对男人没意思,他只是看见一个看见漂亮的姐姐妹妹地,就眼红,再多也决不让别人靠边···”小胖子颇有醋味的揭发我道,“小胖子欠揍了是吧,我不是说把林倩倩说给你了吗?”我立马威胁道,“十有八九,又是你独吞了。”小胖子小声嘀咕完,迅即跑一边去了。

                “我说你们那建制班,什么玩意?”俺舌头有点打僵,开始胸吐怨气了,“怎么了?”翟辉被我这冷不丁的一句话,说得云山雾罩,迷惑的盯着我问。

                “怎么了,拉出来试试?”吖一口小酒,我挽起袖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架势。

                “你们肯定不行,我们是干什么的。”翟辉对我的挑战,根本是不放在眼里。

                “干什么的,你们那建制班有几个像模像样的人,就我那俩同学,胆小如鼠,运动会就没一样敢报名的,一夜之间就被伟大的首长们,训练成伟大战士了?”

               “是,建制班,不是突击班,我承认,我说的是训练成绩你们肯定不行。”

               “承认还是好同志吗,不承认,一会咱俩练练,我看看你们那扭屁股上台表演的训练,让你进步多大?”我指指窗外,就要下炕决斗的姿态。

               “你是请我喝酒,还是来数落我的?”翟辉有点不乐意了。

               “我数落你干嘛?一提建制班我就来气。”我心想,你生什么气,我没说你阿。

               “建制班那得罪你了?”

               “就得罪了,军中标兵旗帜,外界的神秘之师,哼,花拳绣腿,呆刻、古板加一成不变的老套,一帮绣花枕头,我一个人就能把你们全干了。”小酒上俺头了。

               “你真喝大了吧?”翟辉一个劲的直摇头。

               “翟班长,鲁摩班长的口号是:全能就是无能。”小胖子在一侧插嘴道。

               “小胖子,长进了,给我做总结囊?”

               “那,班长,这是我体会你指示精神的心得。”嘿嘿,小胖子拍马屁的本领,真是越来越高了。

               “听你这意思,我们建制班全是一群废物?”翟辉斗志被我激发起来了。

               “差不多···也不不全是,我就生气对你们的宣传,要一出动,准保天兵天将,哈,百战百胜,奶奶的,你们干回真格的吗?”

               “得,大哥,这酒不敢再喝了,再喝,就是批斗会了。”翟辉对我哭笑不得了。

               “来、来,走一个,小气,这不在瞎侃吗?”见翟辉真不高兴了,俺脑子还是清醒一些的,这不转脸劝说道。

               “大哥,我们也是经常模拟训练的,一年不见,哪来这么多邪劲。”呵,翟辉还来劲了。

               “邪劲,来,我给你来点正经八里的,第一,你们建制班给人的错觉就是,战术动作标准了,绝对就是战斗力,擒敌拳整齐划一了,搏斗就是高手,能个迷彩伪装加夜战,就是特种兵,第二你们个个是体能超人,个个可得长跑冠军,第三你们的射击水平,个个都有参加奥运会的资格,战争只有狙击手就行了。”

               “我知道你那意思,任何模拟训练,都不如一场实战让人进步的快,是,是这回事,但也不能不训练了,就干坐着,就等实战露身手了吧?”翟辉抗辩道。

               “我说不训练了吗,相反,绝对要训练,方式方法,你说,支队闲着那帮瞎参谋烂干事,干吗?不深入基层,多了解、了解我们遇到多少类别的任务情况,那些处置对,那些处置错,回去你们模拟训练,研究最合理方法,一个劲的标准,标准个屁,你说,就咱俩第一年干得那些活,来你们俩建制班的标兵,能行?”

               “我敢说行吗,说行,就你这架势,还不拿酒瓶子砸我···韩军,把酒瓶子快拿走,让鲁摩班长砸破我脑袋,这不出笑话吗,自己人开始打自己人了。”翟辉摇着头,吩咐小胖子道。

               “翟班长,你放心,目前为止,鲁摩班长很清醒,因为他清醒的时候,就念叨你俩执行任务,多么合拍,将才不正说着吗,真喝高了,就去念叨他二妹了。”

               “韩军,有水平,把你鲁摩班长,是琢磨透了。”翟辉听了小胖子的话,高兴不得了。

               “我念叨二妹我怎么了,小胖子,那叫漂亮,勾魂,就我那俩美人,去一个建制班,准把他们都俘虏了,都给变成王连举。”

               “那是、那是,二妹去诱降,我绝对第一个变节···哎,你又泡上一个?”一提二妹,翟辉来劲了,这小子看来是还真忘不了俺二妹啦。

               “什么叫我又泡上一个,确切说,是刘美人在泡我···小胖子,站出来,证明。”

               “翟班长,确切说···确切说是鲁摩班长,想脚踏两只船,又没那胆,就推人家刘姐身上,说人家一厢情愿···我去解手。”还没等我咆哮,小胖子撒腿就跑了。

               “你怎么想的?”

               “我能怎么想,我这本事,敢要俩吗?,一个我都对付的直冒汗,回去,和二妹结婚繁衍后代。”

               “可惜”翟辉叹息道。

               “可不是,婚姻法也不改改,可以娶俩老婆。”我发自内心的抱怨道。

               “就是婚姻法可以,人家俩能干吗?那刘娥也不是善茬吧?”

               “没脑子,分别睡了,女人,被你睡了,就自认是你的人了,还不得听咱的,不是你教导的我吗,哈哈。”俺开始瞎咧咧了,今个高兴。

               “吹,给嘴过年···给你提个建议?”

               “说,谁跟谁,这是。”呵,翟辉还是老样,总是有点客气大的味道,今天和你重聚,没看俺多高兴吗。。对了,除了二妹,要啥还不给你。

               “床铺要调调了。”翟辉提议。

               “咋调?”

               “这样不行,这个班里指导员真给你面子,除了那一个,战斗力是壮大无比,把他给你或给我吧。”翟辉有眼力,但不符合俺的想法。

               “不,一强一弱,就是中庸,把他给孙东,你和赵军,我和小胖子,绝对俩铁拳。”

               “也对,就让孙东带他,哈哈,孙东大哥的本事,这回有用武之地了。”翟辉对我的提议,品品味,乐了。

               “原本,和指导员说好了,孙东回来,我探亲,你回去不?”让话勾得俺开始想二妹了。

               “归队前,我回去一次了,就不排队了···哎,这次回去把二妹睡了吧,省得的一吹牛,就露馅。”

               “我咋露馅了?”俺有点心虚反问道。

               “怎么露馅了,睡了女人的结了婚的,一听,你就是外行的小牙狗子。”翟辉蔑视的神态很不待人亲。

               “我是说梦里。”俺缴枪了

               “睡吧,不睡会飞得。”

               “为什么?”瞧翟辉很认真的样子,我赶紧追问道。

               “笨,糊涂,老话,生米不煮成熟饭,能吃到自己嘴里吗,那天让人煮了,你哭都找不着坟头。”

               “二妹不是那种人。”我坚信道。

               “唉,我说你个大孩子,这些事难说,我老婆私活婚前不让我睡,睡了,服帖的我都于心不忍了,精神的一百坚持,抵不住一次肉体的诱惑,时间、地点,氛围到了,谁也不是清教徒。”翟辉颇是感触的连语道。

               “是吗?”我嘴上在问,心里更在问。

               “说真格的,要走,尽快走哦。”翟辉语重心长的叮嘱我在。

               “为什么?”

               “你没闻出点味道来。”翟辉紧紧盯着我说。

               “也是,不太对劲了。”

               “要快,不行,别等孙东回来了。”

               “能行?”

               “怎么不行···放心,我一心考军校了,不稀罕你这班长位置。”

               “真不趁机篡我权吗,好不容易当上这班长,正有感觉囊。”

               “哈哈,你让我亲下二妹的手,谁敢篡权,我和谁拼命。”

                整个世界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可我并没有太多的预料,心里只有我这个班,我的二妹,我很快回去了,亟不可待的要回家找二妹了,但是,我再次归建中队后,我的世界不付存在了,鲁摩死了,被这个世界纠结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