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八十章  

2013-10-18 07:57: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全队还沉浸在轻纱漫舞的余奋中之时,中队里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事,不仅让全队蒙羞,而且全部被缴了枪,从一个个武警战士瞬间蜕变成一个个盗枪疑犯。

                中队丢枪了,这把真丢了。

                支队配发了中队四支‘七九’式冲锋枪,各班一支,备勤中队弹药库一支,我班这支说是王双的,但谁觉得稀罕向他要,他就给谁,他自己就使用对方的,因为嫌其既无杀伤力又无准确度,我只在上岗时偶尔佩带了几次,玩耍了几把。

                阳历十一月三日傍晚,这支枪,从我班枪橱里不翼而飞了,丢失了。

               “班长、班长,王班长让你快回去···快点,出大事了。”正当我在一班和何强刘斎等混聊的时候,小胖子猛一头窜进来,惊慌的喊道。“出什么事了,这慌?”因见小胖子脸色都煞白了,确信是大事,可班宿舍里能出什么大事?心里蹊跷的很。

               “丢枪了,丢枪了。”

               “丢枪了!”不仅我‘噌’站起来了,现场所有人的站起来了。

               窜回班宿舍见其余四人都在,空气沉闷而又紧张,“丢枪了?”我感觉到嘴唇有点开始哆嗦了。

               “鲁摩,差不多,基本是吧,‘七九’式。”王双的语气,不仅仅是沮丧,低沉的要命。

               “你们都没拿,不是忘了,忘放哪了?”我极力将事情往好处的迫问。

               “就差问你了。”周薪紧紧盯着我,眼睛告诉我,我是最后的希望了。

               “报告队部吧,报告吧。”我脑子顿时‘嗡嗡’的发晕,喃喃自语道。

               “韩军,去中队报告吧。”王双声音都颤抖了。

               “都找了···都找了····”马指导员奔进门里,一头扎进枪橱里摆弄着,又急心火的四处翻找,同时,嘴里困厄的一遍遍问着,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问我们。

               “指导员,班里全找了,也全问了。”窘境之中,我无可的说道。

               “马指导员,集合全队,落实、落实情况吧。”随后跟进的李队长,分明是在试图抓最后一根稻草了。

                全对立刻被召集起来了。

               “这个不是小事,不能搞这样玩笑,谁拿了,现在赶快拿出来,我以人格和党性保证,绝不会给予任何追究····”马指导员在队伍前,费尽心思和口舌的做着说服工作。

                沉默,全队沉默无声。

               “同志们,现在拿出来,还来得及···上报支队···上报县局,就两码事了,你们···你们应该明白。”李队长已经控制不太住自己的语调了。

                沉默,依然是沉默,死恶夜的沉默。

                指导员和队长,垂了头丧了气···上报几分钟后,张局长、曾政委、张副局长,县局党组全部领导悉数赶来了,刑警队一把手刘队长也赶来了,并组织人员在我班的枪橱上提取指纹。

                四十几分钟后,两辆吉普车在前,后跟一排浩浩荡荡的三轮摩托车,驶入了中队大院,支队来人了,直属一中队一个排的兵力,将我们中队的所有勤务接替了。中队所有人员,被集中至县局的大礼堂里,全成了盗抢疑犯。被自己人缴枪,从一个自负的豪情英雄,瞬间化落成一个疑犯,等待者严厉的审查,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的心理承受力,几乎要崩溃了。

                一个个陆续被点名叫走,审查在落魄沉闷中,开始了。

               “年龄、姓名、职务、军衔、家庭情况?”在一个房间里,一个武警中尉开始对我进行询问。

               “你是几点离开宿舍的?”一个中年警察,在中尉列行询问后,开始对我进行正式询问。

               “六点多钟吧。”

               “确定吗?”

               “确定,吃晚饭,我就走了,应该是这个时间。”

               “你最后看见‘七九’冲锋枪,是什么时候?”

               “上午十点多一点吧,下岗后,往枪橱里放枪时。”

               “也就是说,十点以后,你再没有自己打开枪橱?”

               “是”

               “鲁摩同志,我可以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这时,始终坐在一侧的支队许副政委开口问我道,对许副政委我虽然不熟悉,但是认识的。

               “政委,你问什么,我都会如实回答。”这等大事我面前,我还能保留什么,更不用说隐瞒了。

               “不要做记录了。”许副政委向中尉摆摆手说道。

               “你有女朋友吗?”

               “有”

               “几个?”

               “俩个”我竟鬼使神差的回答了俩个。

               “你怎么有两个女朋友?”那位警察有点惊奇和疑问的问我道。

               “政委问我女朋友,又不是未婚妻,她俩和我都挺好的。”

               “俩个?···说说她俩个的情况?”政委也是略一怔后,问我道。

               “一个是‘八七’狱政科的刘娥,一个是在家待业的艺校毕业生王可惠。”

               “俩人身高是多少?”

               “差不多,都一米六、六七吧”

               “说说在家女朋友父母的情况,行吗?”政委神态一直很温和,这让我很舒服。

               “嗯,她父亲正团转业干部,现在是副厂长,母亲中学教师。”

               “行,你先回去吧,有事我们会再找你的···不要过分背压力”政委拍拍我的肩说道。

                整个礼堂里,战友们已经被分散而坐,我捡了一个僻静处坐了,因郁闷而心累至极,不一刻,便合衣侧卧昏睡了过去,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刘娥和二妹,在模糊地远处,一人一侧,泪眼婆婆的望着我,我心碎了,伸出两只手,想同时拉住她俩,可一转眼,两人却同时不见了,只有漫无边际的白雾缠绕着我。梦惊醒了,一身的冷汗。

                擦一把冷汗,突然发现指导员也坐在我们一片里,还有李队长也是,不过他俩倒和我们大不一样,李队长是呼呼大睡,瞧样子是很香,指导员不知道从那能了一本杂志什么的在翻阅,他瞧见我瞧他,还冲我笑了一笑,和先前的神态大不一样了。

                凌晨三点多,我又一次被传进了一个房间,这一次,气氛缓和多了,政委给我还倒了水。

               “现在,你基本可以排除嫌疑了,这次叫你来,是希望你帮助我们分析一些事情,”政委在给我递水的同时,和蔼的说道。

               “政委,这么大的事情,我不会保留的。”

               “现在已确定,枪,是在六点半至七点丢失的,因为你走后的半个小时时间里,王双组织擦拭了全班的枪,那时还在,之后半个小时便发现丢枪了。”

               “没有一个人在班里吗?我班这时间没岗。”

               “没有,都走开了,现在只有两个人,没有证人,王双和齐尚军,王双说是去县局锅炉房了,没有任何证人,齐尚军倒有人,看见他穿大衣走向操场,他自己说是去解手,你认为,是谁?”

              “政委,恕我不敬,这么大的事,不能认为,两个人都有可能,齐尚军就不是个东西,王双家里很穷,都有可能。”我毫不迟疑的说道。

               “我不是让你认为,按现在的调查结果,应该是其中一人说了假话,你分析、分析是谁说了假话。”

               “上锅炉房,上厕所,都很正常,都有可能···对了,政委,你将才说,有人看见齐尚军穿大衣了?”

               “是”

               “这情况可靠吗?”我脑子里闪现出了齐尚军穿大衣走向操场厕所的样子。

               “应该很可靠。”

               “他不太正常。。第一,非夜晚上岗现在没有穿大衣的,二···二是我们中队的战士,一般不会从班宿舍出来,到操场去上厕所,应该去监狱里,那样要缩短很多距离····对对,新擦了枪,油腻很重。”我绝对是开始有些颇感觉不对味和一丝兴奋的说道。

               “谢谢你,鲁摩,也许你立大功了。”政委上前握着我的手,也有些激动得说道。

                天亮了,我们被整队在礼堂的主席台前,刘政委庄重走至队伍前后,庄重的给我们敬了一个军礼,庄重的说道“同志们,请稍息,你们受委屈了,我代表支队向你们表示慰问····可这没办法,谁让我们这锅香喷喷的粥里,掉进一粒老鼠屎,委屈大家了,我给你们敬礼,案子侦破了,事情查清楚了,你们在站立的,都是无辜的,是好同志,是男人的,想哭就大声哭吧。”

               我真的想哭了。

              “你们这个中队,自解放后建队以来,就是一个具有光荣优良传统的军队,尤其是这几年,在曲队长和杨指导员···以及牺牲的张队长带领下,成为了我们总队一面光荣的旗帜,我希望你们,面对这次由于一个人所造成的不光彩历史,要抬起头,勇敢的面对,这样,你们才会是真正的强者,好好睡一觉,想干嘛,就去干吗,抖擞精神,继续你们的使命,今晚八点,你们正式接岗之前,你们可随处撒欢。”

               整个队伍没有欢呼和喝彩,只有泣不成声的抽泣。

               枪,是齐尚军盗窃的,他未婚妻的在门口接应的,也许是我的话有点用,在我走后,立马查了他的军大衣,发现了他大衣内新蹭的枪油,他整个心里防线随即垮了,齐尚军被判了七年有期徒刑,女的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回至班里,虽然谁都是几乎一夜未合眼,但没有一个人倒头就睡,都是默默的坐在自己的床铺上低头不语,我心里很不是个滋味,虽然这近一年的时间里,我对齐尚军是烦透了,正眼不稀得看他一眼,但毕竟同室朝夕相处了一年,虽然彼此基本是没有共同执行过什么应急任务,但也是一个班同扛了一年枪,人就是这么奇怪,此刻,我心里是绝对这样想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齐尚军还在,也许我们会成为了好兄弟。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