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六十四章  

2013-10-01 08:30: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份很快过去了,炎热的六月份来了。“班长有个妇女抱着个孩子,在院内,管不管?”这一天的上午九点多钟,小胖子韩军从外面走进走廊,见我在内值班室站着,便问道。

               “在那个院子?”我漫不经心的问道,“就在这个门外。”小胖子指一指内监室处的走廊中门,回答道。

              ‘蹭’一股火立马窜上我脑门,心不突地一跳,也顾不得教育小胖子了,‘刷’将冲锋枪从肩上摘下,右脚一踹们,闪靠在被踹开门扇里侧,急寻视,见,一个少妇怀抱一个婴儿,站在监狱大门的里面,正望着中门,踌躇欲步又止。

               我哗啦推弹上膛并大声命令“蹲下,蹲下。”,少妇眼睛里,流出惊恐的表情,惶惶的望着我,抱着孩子慢慢的蹲地上了。“把孩子举起来”我边靠近少妇,边继续命令道。

                我右手将冲锋枪枪托夹在腋窝里,虎口卡主枪把四指护住扳机护圈,,左手掀开小棉被,瞧一瞧,却实是一个婴儿,还是正在虎头虎脑的正酣酣大睡。

               “你怎么进来的?”我在示意少妇站起来后,口气缓和了一些问道。

               “我见门开着就进来了。”

               “这地方是你进来的吗,再说,你还抱着个孩子。”

                我这一说不要紧,少妇两眼圈,即刻通红起来,嘴憋屈着,一场大哭就要山崩海啸,“不准哭啊,哭大了,你就麻烦了。”我尽其严肃的大声制止道。

                少妇似乎很懂事,明白了我的意思,止住呼之欲出的眼泪,点了点头问我道“我可以进去看看吗?···就一小会。”

               “这个不行,让你进去,我犯大错了,现在让你走就不错了。”我如实的对其说道,“一会也不行吗?”少妇继续哀求。

                “不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要会见,你得上县局问问,谁办的案子找谁。”心有不忍出主意道。

               “找了,他们说不行。”

               “那就没办法了。”

                这时,蔡副所长从监狱大门走进来了,瞥了一眼我这里,绕道走向右侧的边门。“你快走吧,再不走,我俩都麻烦了。”我催促道。

               “就看一眼行吗?”

               “你看一眼,我就得蹲黑屋子了···再不走,我可抓你了。”少妇见我真有点急眼了,抱着孩子,依依不舍的从侧门走出了。

                回至内值班室,小胖子胆胆怯怯的望着我,一肚子训斥之语说不出了,于是尽量让自己语调缓和的说道“这要是个假婴儿,咱俩就差不多报销了,明白?”

               “明白了”小胖子低着头怯怯应承道。

               “警戒范围之内,不确定的人和物,都是可疑点,昂。”

               “只感觉她是个女的。”小胖子从嘴里挤出的解释。

               “女的就没有坏人了,白痴。”我朝女监努一努嘴,没好气的说道。

                晚上十点,又轮至我和小胖子的夜岗了,上岗几分钟后,便听见监狱大侧门‘哗哗’响动,瞧见是李排长开门上来了,“没有什么情况吧?”李排长列行问道。

               “没有,一切很正常。”我回答道。

               “我转圈”

               “我和你一起?”我征求道。

               “不用了,我自己就行了。”

                十几分钟吧,李排长转回来了,在走至中门时,隔着中门的玻璃窗,对我俩摆了摆手,然后走出侧门,上了锁离去。

               “李排长怎么老来岗上转?”小胖子嘀咕的问我道。

               “没有老婆,闲的难受。”我开口信河道。

               “也是,我感觉他不来趟就睡不着觉。”小胖子随即附和我道。

               “小胖子,不准背后说领导坏话。”我瞪眼训斥小胖子,小胖子不仅不恼,反而笑了。

                眼瞅着李排长走出后,我便溜达至了左侧侧门处,依靠在一组暖气片子上,养起了精神,过了一会,‘哗啦、哗啦’几声铁链碰击的声音,从室外传进我的耳朵里,我立马清醒并警觉起来。

               “沙、沙····”蹬沙墙面,溜下来了?我不禁大脑飞速的运转起来,‘刷刷’脚步声,分明由远而近了,此刻,监狱里除了我和小胖子,不可能有人在室外自由活动,神经,迅疾绷紧了,侧目见小胖子正在最右侧溜达,根本不瞧我这边,一咬牙心一横,从肩上甩冲锋枪于手里,悄悄上膛,竖起耳朵辨听着脚步的移动。

                 判断 脚步距离侧门还有十几米的时候,我猛踹侧门左扇门的同时,猫腰迅即窜出,未起身,跪姿枪托顶肩,手指勾住扳机瞄搜目标。

               我俩相互都怔住了,李排长正勒紧裤带的双手一动不动,眼睛极其迷惑的望着我,“原来是你,李排长。”我无不怨气的说道。

              “怎么了?”

              “李排长,你以后,别使铁链子腰带了,我还以为飞虎爪搭墙了,再说你那不能尿泼尿吗。”我又气又无奈的说道。

              “奥···明白了,立马就换。”李排长也是明白人,尴尬的笑一笑应承道。

              “李排长,这样是要出人命的,将才我稍一不冷静,就勾扳机了。”虽然我语气不太友好,但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友劝。

              “我不是偷岗,真的···我绝对遵守这一纪律,我正常开门进来的。”见李排长有点急的解释,我放缓语调说道“李排长,这就是和教科书不一样的地方,夜间你查岗大点声,个个晕晕乎乎的,冷不丁的反应要人命。”

               “你耳朵还真灵?”沉闷一刻后,李排长赞许我道。

               “灵什么,这么静有点声音,就能传千里。”

               “你还迷糊不迷糊?要不,咱俩聊会?”,我愣愣的瞅着李排长,一字未语,你这是啥意思?“哈哈,词不达意、词不达意。”李排长疑惑瞧我片刻后,笑着自怨道。

                我和李排长,从室外走回了内值班室。

               “你说,在军校,我也算是全优学员了,可怎么来中队后,执行任务,总感觉力不从心?”小胖子对将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我有点恼怒,不过看在他见我和李排长走进内值班室后,立马在走廊里来回巡视的机灵份上,我也对他未言语什么。

               “李排长,我可不会拍马屁,张口说实话。”

               “这大半夜得,我不想听你实话,我是来瞎折腾的?”

               “李排长,其实你各方面,都不错就缺一点。”见李排长很是诚恳的样子,我直来直去道。

               “哪一点?”

               “灵活,一切从实战出发。”

               “说,继续说啊 。”

               “你吧,满脑子是作战战术,条列,纪律,束缚了手脚,稳稳当当,可往往就是错过了稍纵即逝的战机。”我说的是真话是实话,李排长未来之前,我对此未有太深的感觉,当兵一年多了,我甚至连基本的一些条令条列都记不住,李排长来了,很多的时候我总感觉别别扭扭,比如半夜交接岗哨,他要监督彼此敬礼致意,做给谁看呀。

               “有道理,这一阶段,我对此也有所体会。”

               “来中队这一年,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刺刀挑上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你平日整体素质的体现,再去过多的考虑,就会输得精精光光。”李排长对我的这句话开始沉思起来。

               “班长,一个犯人在厕所笼子里,东张西望,我让他出来,他不仅不搭理我还出怪样。”这时,小胖子气呼呼的过来告状道。

               “你告诉他,现在已经是月底了 。”

               “班长,能行?”

                我没有直接给予回答,只是对小胖子挤了挤眼,小胖子转了转眼珠,便高兴地走了。

               “鲁摩,我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可以吗?”李排长若有所思的问我道。

               “咱都是弟兄们了,太客气了吧,排长大人痛快点。”

               “听说···听说你和一个很有才华很漂亮的女犯人有交情···是真事?”李排长吞吞吐吐的问道。

               “怎么了?”

               “不是···不是,你别误会,为什么你又找了那个二妹?”

               “何晴,哦,就是那个女犯人,一次偶然的美丽邂逅,说没有感情是假,说是爱情也是太勉强,过去了,只留了美好回忆,二妹,就不同了,一见钟情,绝对的一见钟情···老哥,不是你也惦记我二妹吧?”

               “不是,朋友妻不可欺,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李排长说得很认真很正派,绝对从心里发出的。

               “一次两次没关系。”我乐呵道。

               “你什么意思你,大伯哥对弟媳妇能胡来吗?”嘿,李排长还真是个不乐意了。

               “大哥,你执行任务太少了,你这思想不改,我当领导绝对不用你,到时候保准立马露馅。”我摇摇头耸耸肩摊摊手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李排长特认真起来。

               “关键的时候···哦,该上床办那事的时候,总能机智的躲开,是人吗?”说完,我挤挤眼哈哈笑道。

                晕,李排长竟更更认真思考起来。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我被传进了队部,这次只有指导员在,报告后,我走进了屋里,“鲁摩,有人告你私放犯人家属探监,怎么回事,你说说。”指导员直截了当的询问我道。

               “指导员,可能吗,我胆再大,也不敢做这种事。”

               “我和曲队长也嘀咕,你还不至于这昏头,说说,怎么回事?”

               “昨天,小胖子,奥,就韩军,发现一个妇女,抱个婴儿进来,我搜查了,见没什么事就让走了。”那恶人干的事,我立马想到。

               “行,你回去吧。。”

               “指导员,我们有点事,他们就雷电交加,他们干的那些事,能说出口吗,我都感觉这里还有王法吗?”我顿生怒火愤愤道,欲继续深言,却被指导员阻断了“刑不上大夫,你应该明白,人做事要为自己负责,我们是武警不是检察院···记住,别被眼前的所迷惑,多行不义必自毙,明白?”指导员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明白,指导员这上锁制度····”

               “不是一两天的问题了,咱自己多注意吧。”

               走出队部后,我心里不禁暗骂道:什么玩意,这不是有理的变无理了,不是恶人先告状了,这个世界还有黑白吗?但冷静的想一想,许多事情又能怪谁?残忍的淫威在这个世界还是大有市场的,我们奴隶的心态,正如鲁迅所言:是根深蒂固并急切盼望的。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