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三十九章  

2013-09-08 09:5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后三天的时间,在愉快中很快的过去了,傍晚五点多钟,我归建了中队。走进中队的大门,我便感觉极其的静寂,虽然看守所预审科应该是没有什么人了,但,偌大个院子,也不能是几乎看不见个人影。

走进班宿舍,放下行李找出钥匙,开枪橱也是空荡荡的,县里又出什么大事了?赶紧小跑步至队部,队部也上着锁也没人,便又急迈步,走至值班室门前,恰巧吕豪文书背着冲锋枪从屋里往外走, “鲁摩回来了?”

"嗯,吕班长,怎么回事,不见人?”

“都出发了,县里搪瓷厂招工,可能违规的太多,起民愤了,家属两三千人在县委静坐示威。”

“奥,这事,也全体出动?”

“执行的命令···谁知道怎么回事。”吕文书支支吾吾,看样子是不愿多说,我想我也不便多问了,便跟在他的身后走回值班室,走进值班室,吕豪转过身问我道

“对了,你伤怎么样了?

“好了,没事了”

“那你取枪吧,张队长在家,你回班里等他安排吧。”吕文书边掏钥匙,边打开弹药库,边说道,“吕班长,我的枪怎么不见了?”我班的弹药库枪橱里已经是空的了,我搜寻了一遍另四个枪橱,也未见我的半自动步枪,便询问吕文书道,“可能让指导员领人拿走了吧,你随便拿只冲锋枪吧···对了,再拿只手枪,人都出发了,这里枪越少越好。”吕文书情绪不振的对我说道。

支着枪,坐在宿舍里待了一会,心神不定的闷得慌,稍是思考后便起身挎冲锋枪枪走出班宿舍门,才走至墙碑处,便见张队长从墙碑后转出来。 “张队长”我不由得亲切叫道。

“奥,你回来了?”张队长一丝疑惑的问我道。

               “怎么?”我反疑问道。

               “我还以为你能多呆几天···真笨,发个电报就说买不上火车票就是了。”,我眨巴眨巴眼“这也可以?”,张队长嘿嘿的笑了,摇了摇头,未有说话。

“张队长你怎么没带队?”

“这任务不是我的强项,人家不放心我。”张队长自解的说道后,略一停顿,便对我说道“走,上你班坐坐去”

走进宿舍,我取出茶叶,一提暖瓶,空的,欲去取,张队长阻止我说道“别忙乎了,我不习惯喝茶,坐坐就行了,我见张队长态度是不愿我多客套,便坐下来,知道张队长又不吸烟,一时竟感觉挺为难的。

“回家一趟,感觉不错吧?”

“嗯,还行”

“青岛是个好地方。”

“好是好,不过,后两天想你们了”

“哈哈···”张队长开心笑了,但没言语什么。

“张队长,有个事,想问问你?”

                “说”

“你说,不就是个闹就业,置于全体出动吗?”

“怎么了?”,“不说监狱里要是出了什么事,再有个外部袭击,就是有个突发任务,现在,中队上那找人去?”我不明白是哪方面脑残了,竟这样调动我们中队人马。 “事是这么个事,但也没有办法。”张队长瞧了瞧我,又继续说道“县委书记给局长命令,局长要求咱中队全体出动,曲队长也不能不执行”

“县里就咱一个武装力量,再说,咱中队威慑力大,老百姓都知道,县中队一出动,是要动真格的了,都害怕。”

“那像执行别的任务的时候,备勤一个班吗?”

“组织上的事,我也说不明白,杨指导员临出发前,已经向支队备案了,咱是双重领导,县局的命令,也是要执行的。”

“我就是不理解···”

“行了,鲁摩,你也别心思了,这些事上级让咱咋干咱就咋干,也没大事,你没看司务长、文书、炊事班的,都背枪了吗?加你我、岗上的,还有八九个人吗,够用了。”

张队长和我聊的正是投入,吕文书急急跑进来了“张队长,县局来电话,法院在荷花乡执行案件被围困了,还丢了两名女法官,让咱出几个人解救。”

“没本事,就别在这个时候瞎他妈去执行案件,出几个人,监狱唱空城计,你立即联系曲队长,请示他是否请求支队支援,鲁摩你去叫炊事班的韩涛。”张队长边发牢骚,边果断指挥我俩道,在吕文书转身欲跑出时,又补成道“吕豪,你告诉司务长家里交给你俩了,饭不吃了。”

“明白”

当张队长和我、韩涛才走出中队大门的时候,两辆吉普车飞速的从外墙大门驶进来,一个面熟的刑警队人跳出车,跑前对张队长说“刑警队、治安科就我们四个人了,张局长指示,一切听从你指挥,荷花乡派出所已经前往了。”

“走,鲁摩你上第二辆。”张队长简单的命令道。

两辆吉普车在公路上闪电飞驰,荷花乡距离县城不远,二三十公里吧,二十多分钟我们就赶至事发地点了,不过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公路的一道口处,几辆不同样式的汽车闪亮着灯光,围了约二三百人。

我们先后从车里出来,人群在一片喧闹中给我们闪避开一条道路,当我们走进被围困中心时,法院执行庭的黄庭长如遇救星般急急对张队长说道“你们可来了,怎么才来阿,派出所使不上劲了···别的不说,赶快帮我们找两名女法官吧。”

“黄庭长,这怎么回事?”张队长并未立即按黄庭长的话执行,而是略带置疑的问道,“唉,我们和刑庭联合执行一期刑事附带民事案件,扣押了一辆拖拉机,吃了饭走到这被围了,一混乱,刘芸法官和李丽书记员找不着了。”

听完黄庭长的说明,张队长二话未说,直接攀上了拖拉机的车斗大声喊话道“老乡们,我是县中队副队长张真,不管你们有什么事情,现在必须立刻离开,否则你们就是妨碍执行公务,我有权拘捕你们,立即散开。”

“他们徇私舞弊,不讲道理···还我们拖拉机。”人群里一人如此喊道后,随即哄哄的许多人随着喊叫起来。

“我再说一遍,即使你们有什么冤情,选出代表上法院正经八里说去,谁再这样闹,我就拘捕谁。”张队长又一次大声喊道。

“我们不听你瞎叨叨。”最初喊叫的那个人又叫喊道。

“鲁摩,把那小子给我拎过来。”张队长大声命令我道。

我得到指令立马奔那小子而去,才一近身,那家伙就伸右手阻我,我知道自己左肩有伤,也未按班全部使用武警的由前擒敌,而是右掌迅即穿他的左腋窝同时,抬右膝猛顶其心口窝,再同时右掌掐住后脖子,右大臂狠别住其左小臂,左手反了他的右手腕,直接就给张队长拎眼前了。

“老张靠上,给我带监狱去。”张队长站在车斗上大声喊道。

这时,几个那小子的亲戚或死党,已是反应一些神来,个个起步欲窜前反抢人,张队长见状,毫不含糊的麻利拔出手枪,对天就是‘碰碰’两枪鸣警,并同时大喊道“我再告诉你们一遍,我是中队的张真,谁敢胡来,我绝不手软。”

见张队长已鸣枪示警,我俩也立马摘枪,哗哗推弹上膛,张队长又大声喊道“立马给我散开,再不走,有一个抓一个。”

围观的人群松动了,有人开始抬腿走人了,这一松动,对方的阵势垮了,不一刻,现场干干净净了。张队长跳下车,问黄庭长道“人什么时候在那丢的?”

“就在这丢的,起初太混乱了,派出所的来了,才安定点,才发现少了她俩。”黄庭长回答道。

什么男人,这种情况把自己身边的女人丢了,都不知道,吓晕了,我在一旁心里嘀咕道。

“我们四处散开,喊喊吧。”张队长提议道。

还未等我们完全四处散开,就有人喊道“那里有两人,是不是她俩?” 顺手电筒的光柱望去,从路沟一侧的一个草垛后转出俩人,女的,穿法院服女的,嘿嘿,这俩娘们挺有心眼,这是见势不妙趁乱躲起来了,不吃眼前亏,其中就有漂亮的刘法官,不过走近一瞧,美女可没有平时的整洁板正了,头发乱糟糟的不说,上衣第一个口子掉了,时不时露出了黑色的毛衣和两处柔峰。

                 “没事吧?”黄庭长第一个甚是关切的问。

                 “你看看也是没有什么事嘛···我说,你们以后别添乱,好不好?”未等刘美人回答,张队长甚是没有好气的替他回答并大加不满道。

                 “这什么话,我们有你们本事,我还在这低三下四的求助你吗?”黄庭长毫不客气的回顶道,张队长不仅没有太生气反而是呵呵乐了“这还像句人话。”

                 “出个兵,押拖拉机吧?”黄庭长顺势要求道。

                 “不可能,中队就我们仨机动队员了,把人给你送回去就很不错了。”张队长低低声音的坚决拒绝后,一摆手,我俩便跟随其后上了车,我们的车快速启动,后面跟了一大溜,拖拉机扔那了。

夜间上岗的时候,当我第一次巡视至女监室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向里深深搜寻了一眼后,又明知无望的再深深搜寻一眼,心里顿时感觉空荡荡的。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