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三十六章  

2013-09-04 10:4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起头还难点,咬文嚼字的难以成章,但过了前三章之后,就一泻千里了,在脑幕中回忆在纸上耕耘,几乎没有片刻的停顿,这不,伤还没愈全,自传式的小说便写好了,总计两万多字,大功告成,认认真真在格子稿纸上卷录一遍,寄出,便是整日的翘首而盼了,日日渴望着编辑部的来函,幻想着自己伟大的作品,瞬时成为了畅销书。

一日,在宿舍里正抱着巴金的的家研读,翟辉和老杨下岗走进宿舍里,翟辉将枪搁置枪厨时,顺眼瞧瞧了我手里的书说道“巴金的,听说三部曲,还真没看见过后两部。”

“家,还不错,后两部没什么大意思了。”我合上书,对翟辉说道,“是吗,家是不错,不过我妈妈说家号召大家冲破封建大家庭,不太好···”翟辉说妈妈的话意未了,便被老杨在一侧给截断了“乱七八糟,什么家错不错的,再不好也是家,翟辉,你妈说的对,封建大家庭都是很有钱的人家,为什么要冲破?”

我和翟辉彼此瞅一眼,同时咧一咧嘴,没敢笑出声,老杨瞅瞅我俩,再自己眨巴眼的琢磨一番后,对我俩愤愤道“不就俩破高中生吗,得瑟什么,以为我不明白,家就是这本破书的名字。”,指一指桌面的书,老杨大摇大摆走出了班宿舍。待老杨走出宿舍,翟辉对我补充她妈妈的话意道“她说造反革命就是破坏,没有什么好,现在的改革还是不错提法···她一再嘱咐不让我出来说。”

                “也是,我妈妈从来不让家里谈政治的事,只说现在说话环境好多了,就是好多了也不能乱讲话,我妈妈偶尔会说家里的事,他说过去的地主也是不容易。”我感触翟辉妈妈的话,想起了我妈妈对此的态度。

               “你爸爸家庭成分也不好吧?”翟辉竟然是很羡慕的语调,问了我这句话?

               “我和你说过吧,我家是双料地主?”

               “好像是,我忘了,我爸爸是贫农。”

               “贫农,怎么了?”

               “好人一个,大字不识,眼里只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呵呵,你又说你爸爸坏话了,你爷俩是天敌吗?”

                就在我和翟辉开心聊着正欢,老杨从外面走回来了,进门,他便递给我一个信封的同时说道“鲁摩,你家里的电报。”,我接过掏出展开,见是:

台属二姨,首次抵青,盼归团圆。

“老杨,我该怎么办?”我伸手将展开的电报递向老杨并征求他意见道,老杨并未有伸手接电报“我又看不懂,说什么是吧?”,“我二姨从台湾回来了,让我回去趟,可我是第一年兵,没有探亲假。”我瞅着老杨的眼,回答道。

“什么假不假,能行···我看能行,这一阵子,曲队长不还叨叨这事来。”老杨未加思索不以为然的立刻回说道,“老杨你说能行?”还未等我说话,翟辉抢先问道,“我说你俩还是高中生,白瞎,现在不是要加强统一战线吗?···曲队长不是说,他老家姓孔的又吃香了吗?”老杨怕我俩不明白,稍停又追加了一句,话里也是明显夹带了先前的愤恨。

“我大舅前些日子,从美国回来了,我妈来信说了,可不让我说。”翟辉嘟囔的同时,眼里闪出了亮光,“我看更能行,不是说美国是台湾的大哥吗,更要重视。”老杨胸有成竹的认为道。

走进队部,见曲队长、指导员、张队长都在,有点为难给谁请示?“鲁摩,家里来电报了?”正在踌躇之际,不从想指导员先行的开口问我道。 “将才,吕豪说,你家里有台属?”张队长跟着问道。

“昂,我也不太清楚,我父母不太讲过去的事情。”我回答道。

“刚才,我们商量了,对台联系也是政治大事现在,再说你也有伤,干不了事,回去看看吧。”曲队长开口说道。“曲队长,我什么时候可以走?”我心里开始碰碰跳了。“今天你就可以走,今晚有去青岛的火车,你一会自己去买票吧。”曲队长回答道,“是”我心里此时已是乐开了花。

“你有钱吗?”在我欲转身出门的时候,张队长问道,“有、有”我连忙侧回头回答,“别说他家有钱,就是鲁摩自己每月除了军贴还有工资,少爷着,像你一分钱拌两半花,还自己都说不算,哈哈”身后传来曲队长调侃的话语。

在去火车站买票的路上,满脑子就已经是一幕幕重逢的画面了。

夜里十一点四十分,我登上了武汉至青岛的列车,可能是因为正值春季旅游高峰期,车厢里是人山人海,很是拥挤,别说座位了,连站着都是人挨人,好歹是归心似箭,望眼欲穿,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倒也没有怎么感觉辛苦和累。

列车至兰村站停靠编组时,从车窗外,飘进了一股淡淡的海腥味,那么熟悉,那么亲切,一缕亲情荡然而生,列车又重新启动了,十几分钟,便是在大海的身边奔驰了,啊、啊,我回来了。

家中,只有退休的母亲在,我俩简单的吃完午饭后,便赶至宾馆,拜见姨母。“小伙子,棒,俊,退伍后,来台湾吧,我给你找个漂亮媳妇还是有家世的,准能行。”,这是我一生第一次见大陆以外的中国人,在青岛,看见过几次美国人日本人和巴基斯坦人,巴基斯坦人和我们差不多,只是肤色黑一点而已,我总感觉美国人和日本人太和我们不一样了,美国人潇洒的做一切事情,日本人随时随刻都是很亲切的礼貌,我二姨和我三表姐,是他们一伙的人。

“二姐,看你把他说的,太值钱了。”我妈妈笑眯眯的客气道,“真的,表弟很是才俊,会有很多美女喜欢的。”一旁的三表姐随即甚是赞同道。三表姐,年长我两岁,她虽然外貌身材,属大众类,但很具有气质美,初次相见就立马给了我一个很不错的印象,她言谈举止,即礼仪直至,又活泼开朗,很风趣。

这时,我姨母手持一个红包,递给我说“初次见面,给你个红包,讨个吉利。”,“我不要,在部队里我有军贴,还有工资”我坚辞道,“二弟,在台湾是很讲究的,拿着吧,不要,你姨会很生气的。”三表姐这次的话语,很诚恳很认真,“你姨给,你就拿着吧,这是吉利。”见我妈妈这样说,我便双手接过,并连声道谢。

“你退伍后,要做什么?”我妈妈和姨母在一边说家事,我便和表姐坐一边,聊起天来,她关心的问道。

“上班,我走后,被分配我爸爸的单位了”

“奥,是这样的,咱二哥,在台湾退役后拿退役金,到美国开公司去了”

“我们没有退伍费,可能转业有吧。”

“什么是转业?”

“你间谍哦,打听那么多。”姨母在那一侧训话三姐道,三姐吐吐舌头,不再吱声追问了。

“你穿的制服,像大陆公安?”沉寂一会,表姐上下端量我的军装问道,“武警,就是武装的警察,专门对付重大暴力的。”我说的绝对是实话,只是把做最光荣的任务,突出来宣称而已。

“奥,飞虎队,苦不苦?”

“还行,就是什么任务都执行,有时侯情法相驳,也得执行,挺别劲的”

“台湾也是,政府腐败,黑道横行···”

“你们俩个小孩子,不谈政治哦”我姨母又在一边阻止道,我妈妈也符合道“就是,政治不管咱事,只聊家常。”,“二姨,没事,大陆现在早开放了”我申辩道。

“什么呀,反对共产党,要被大刀砍头的”二姨甚是惊恐的表情,伸手做了一个砍头的姿势,瞧表姐也是在瞪着眼睛紧盯着我在疑问,我控制不住的哈哈笑起来“二姨,你从那听说的,都胡说八道些什么,哪有的事,我就是···”后面的话,被我妈妈狠狠地眼神给制止了。

在晚餐的桌上,我和我表姐,彼此都有聊一聊年轻人话题的企图,但在俩个老思想面前,不得不自拘起来,只能彼此你好我好的客气吱语了。年轻人总归是年轻人,不一会,我和表姐的聊天便不仅又惹两位老人家不高兴了,而且还使得表姐给二姨跪了,真的,有台湾亲戚的朋友会相信的,他们的家教就是那么严厉。

“台湾和大陆都不是我理想的居住地。”表姐这样说,“那你理想居住地是哪里?”我这样问。

“非洲广沃绮丽、善良纯朴。”

“黑鬼挺吓人的。”

“表弟你这是分明的种组歧视。”表姐撅起嘴有点不高兴了。

“歧视也比整天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跑强。”二姨在另一侧发话了。

“你们都不了解非洲,整天说人家野蛮原始,还四处抢劫杀人,纯粹种族歧视的胡编乱造,表弟,你也是个糊涂虫。”说完此话表姐嘿嘿笑了。

“你给我闭嘴,回去你再敢和那个黑鬼掺和,我砸断你的腿。”二姨是开始真上火了。

“三姨你说黑人也是人,我和他们交际有什么错?”表姐搬救兵了,“没什么错,只要是好人交朋友没什么错。”我妈妈很折中的赞同回答道,“三妹你不清楚的,她那是和人家···哎,伤风败俗。”二姨已经是气呼呼欲言又止了。

“台湾人吃斋念佛假人义。”,三姐这句愤然蹦出的话,惹大麻烦了,‘啪’随着二姨拍桌子愤然站起,我瞧见表姐才笑吟吟的脸色立马煞白了,控制不住全身而哆嗦起来。“在家你丢人现眼不说,跑着顶嘴了,有你三姨护着是不是,回去我就废你出家门。”

二姨此话一出,表姐立刻是吓傻了,小碎步立刻至二姨眼前‘噗通’就跪了,眼泪唰唰流下来,“二姨你干吗,你这不是奴隶和奴隶主关系吗?”我不高兴了,甚是不高兴了,愤愤道,不过话才一出口,立马感觉辈分不对,便闭嘴独独生气了。

我妈妈也真是不乐意了,站起来一边搀扶表姐,一边愠色道“二姐,你这是干吗,我觉得俩孩子也没什么出大格的地方,我都被整二十年了,也没你这样约束孩子,都大了,应该有他们思想了,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可能被我妈妈的话浇醒了,二姨道“三妹咱这几十年没见,我不是逞心搅事,太气我了···行了,看你三姨的面起来吧,没事了,和表弟出去玩吧。”

没多大心情玩了,表姐好一阵才缓过神来。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