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六十二章  

2013-09-28 08:5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多小时后吧,我开始感觉饥肠辘辘了,“可惠几点了?”我问道。

               “我没有手表”二妹抬起手腕,让我看看,撇一撇嘴说道,瞧着那细细柔柔的小手,真想亲一亲,但又一次是只有了色心没有那色胆。

               “我的一激动,忘宿舍抽屉里了”实话实说。

               “激动,激动什么?”二妹撩起俊眼瞅着我说道。

               “明知故问”换回去了。

               “没按坏心眼吧?”二妹问得很了无其实,可我心里不禁的一哆嗦,她看出来了?“我爸妈说,正式工作了才能买。”二妹一点委屈的解释道。

               “好可怜”

               “嗯嗯”

               “咱找个饭店,吃饭吧?”

               “不”

               “为什么,我饿了 ,你不饿?”

               “你不挣钱,不能乱花父母的钱。”

               “我挣钱,我有军贴,还有工资。”

               “真的吗?拿来我看看?”

                给,我一把掏出裤兜里所有的钱,伸手递给了二妹,“呵,真不少,五十多块呢。”二妹边说,边抽出一张十元票子,并持票对我晃晃说“稍等,去去就来。”,“你上哪?”我伸出手欲拦二妹,“站住,不许追···我喊非礼了昂。”二妹得意的挥一挥手,小跑步走了。

                不一会,二妹气喘吁吁,几缕秀发紧贴着脸颊,小跑步回来了,坐定,从塑料代里取出一个面包和一根小红肠,递给我说   “吃吧,饿坏了,中国就少了一个大英雄”

               “你囊?”

               “大家都会有的”二妹又从塑料袋里,取出一个面包,在我眼前晃晃后,在自己嘴里嚼了一小口,“一瓶水,两人喝昂”二妹可能看我狼吞虎咽的样子,便从袋里掏出一瓶矿泉水,拧开,递给我。

               “间接亲吻”

               “什么?”

               “没什么,眼睛揉沙子了。”

               “是吗,来,需要我给吹吹是吧,老套···哼。”二妹撅着嘴,小脸已经是粉红了。

               “恩,列宁被吹了五下,你就不能吹我一下吗?”我乞求道。

               “以后吧,我吹你一辈子,不烦就行。”二妹歪着头撅着嘴道,一副好可爱的样子。

               “我给你吹吹吧”我应该是涨红了脸,说出了这句话。

               “我眼里又没有沙子···你说过,一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没有干扰,可以写书?”二妹低眉娇羞后,改变话题问我道,“嗯”迎着二妹审视的双眸,我不禁心拽起来,怪不得,翟辉说二妹是妖精中的妖精,就这两黑白相间的双眸,绝对是眉眼盈盈。

               “你怎么知道?”

               “没有金刚钻,咱不揽你这瓷器活,说,是不是”二妹俩眼盯着我不容置疑的逼问道。

               “是,高三在栈桥的慨语。”

               “你是乐于从军,还是读书,还是希望文武双全?”二妹有板有眼的再问我道。

               “宁做百夫长,不做一书生。”

               “将来我给你红袖添墨,现在,你还得历练历练。”二妹这句话,不仅仅是在装大人样了。

               “为什么,我写过很多··”

               “请相信,一个女人的直觉,很准的”

               “是吗?”

               “你有一点,很让人看重。”二妹无论是从眼里还是整个的神态上是郑重其事了。

               “什么?”

               “无欲则刚”

               “哈哈,厉害,佩服,谢谢。”

               “嘿嘿,说对了吧。”二妹高兴的又摇摆起了她那一双要人命的小腿了。

               “说对一半”

               “还有那一半,快说,不说,小心打你昂。”二妹攥起小拳头,在自己胸前比划着,我顺势瞧向了那俩个柔峰,一阵脸红。

               “拳禅一如,力爱不二。”

               “什么意思?”二妹这把是真有点不懂了。

               “文言文底子,不行,上课偷懒了吧?“

               “鲁摩,你给我说话小心点,揍你昂”二妹的粉拳在我眼前晃着,我真想握住了,再顺势拦蛮腰在怀,万恶淫为首的灌输,禁锢了我太久的脑子,我最终的放弃了“拳练体,禅养心,拳和禅是想辅相成的,力量和爱不是相对,而是统一的,只有伟大的爱,才会让人产生出无穷的力量。”我转柔情寸肠为万般豪情慷慨道。

               “鼓掌,热烈鼓掌”二妹粉拳转变成两只小手的鼓掌,很调皮太可爱。

               “知道人生三个境界吗?”

               “知道一点,人干大事的三个境界,过程。”

               “我总感觉少一点”

               “少什么?”

               “不知道”

               “快说”二妹气势汹汹的样子,更加可爱了,在我心里。

               “真不知道,只是一种感觉,说不明白。”

               “奥”

               “曲队长要转业了。”不知心缘由何,我突然记起这并脱口说道。

               “真的吗?”

               “你说他是成功,还是失败?”

               “这问题太玄奥了吧,晕了,太难为小女子我了吧。”二妹一脸愁苦的样子。

               “哈哈,我这个大男人,也心思不开。”

               “哎。我父母回来了。”远远看见我父母的身影,我高兴地喊道。

               二妹立即站了起来,整整自己的衣服,侧在我身后,和我一起迎上去,嘿嘿,二妹真是可以的,将才顽皮嘻哈娇嗔的她,此刻竟矜持温而有礼的言行了,活脱脱变了一个人。

                几个小时的光阴,在大家的喜喜洋洋、乐乐呵呵中,很快的从身边飘过去了,在出门的时候,我妈妈叮嘱我道“一定看着小王进家门,才能走啊。”

               “你放心,这点事。。。”

               “我放什么心,路上别惹事。”         

               “有王可惠同志,看管我,我会很乖的。”

               “阿姨,谢谢你,你做的饭,很好吃。”王可惠同志甚是腻人道。

               “是你饿了,才感觉好吃。”我妈妈绝对是第一眼就看上她这个未来儿媳妇了,这我看得明白。

               “阿姨,是真好吃。”

               “真好吃,就常来吃。”

               “嗯。”

               “我不喜欢她常来,尤其我不在家的时候。”我在一侧嘟囔道。

               “你瞎说些什么。”我妈妈有点不高兴了。

               “没瞎说,一个我都应付不了,俩串通起来,我会头痛的厉害。”

               “哈哈,就应该让你多头痛点,是不,小王?!”我妈妈高兴了。

               “嗯嗯”小王拼命地点着头。

                就在小王拼命地点头之时,我宽大健壮的身躯,迅速遮挡了在俺妈和二妹的中间,毫不迟疑截断了她俩的眼神交流,二妹扯着我的后衣襟,努力歪着头,俺妈板着我的头,俩人最起码又交流了几个眼神。

               “你妈妈,人不错 ,我喜欢这种乐融融的家庭气氛。”走在路上,二妹高高兴兴、满满意意说道,“你妈妈比我妈妈更和气,一看就是温和派。”说这话,真不是阿谀奉承,丈母娘绝对是温和派。

               “温和大了,养了仨嫚··看样,你妈妈很喜欢我。”二妹甚是喜悦欣慰的自我感觉道。

               “那是,王可惠人见人爱,谁会不喜欢。”说出这话,我也不知道什么缘由,我竟然轻轻的笨拙的拘谨的拦住了二妹的蛮腰,至今回味起来,都得不出一个结论,但那一刻的心旗摇荡,记忆犹新。“呵呵,大众情人,小子,你艳福不浅,祝贺你。”幸甚,二妹没有拒绝也没有多少迎合,只是在整个身子微微的剧烈震动之后,又开始耍起那股顽皮了。

               “你妈妈,能同意我吗?”这边铁板钉钉了,那边,我还是打探虚实吗。

               “放心吧,我妈不让你进门,小东西,会哭疯得。”

               “小东西,谁?”

               “我妹妹啊”

               “真的吗,对我这有感情?”呵呵,想起那小美女,没有别的,可爱,好可爱。

               “嗯嗯,你知道她现在,在家里叫我什么吗?”

               “叫什么?”

               “一口一个二嫂,气人不?”

               “哈哈,有个性,我喜欢。”全身心的揽着蛮腰,吸闻着柔发的清香,这个世界全部是美好的,这一刻,是神圣而又原始的欲望。“明天,我陪你逛街吧?”我感觉得到,二妹的身子也是已经开始熟悉并依靠了我的手。

               “逛街不去”我回答的很干脆。

               “那,你打算?”

               “旁个美女走街上,显摆,还是很乐意的。”

               “行,我今天没有太多准备,明天我刻意打扮、打扮,让你很是骄傲一把··不过,有三个条件。”

               “说说”

               “第一,做公交车,不做小共公 ”

               “行”

               “第二,去劈柴院吃饭,不去青岛饭店。”

               “也是为省钱?”

               “不全是,我知道你现在手里有几个钱,明天你妈妈也会赞助你不少,但是,劈柴院是浪漫情调,青岛饭店时充大头奢摆。”

               “行,没问题,第三个囊?”

               “上栈桥时,你买两只糖球,我吃一支,你给我拿一支。”

               “着怎么个说法?”

      “        我也显摆、显摆啊,看,那美女,多能耐,牵个大警犬,给训的多乖,呵呵···”二妹是双脚蹦跳着了。

               “咱不敢说条件,为这次回去交差,你的帮我个忙。”我一时间记起了指导员那怀疑的眼神和话语,试探着征询道。

               “说吧,我很义气得。”

               “咱俩得合个影,证明我不是拿个明星照,招摇撞骗。”

               “行,没问题,ok”

               “不过··”情中生智,我开始耍小心眼了。

               “不过,说,男人不?”二妹不知就里的反而在激将我了。

               “得带彩的”

               “什么意思?”二妹仰着脸,疑疑惑惑瞧着我,哈啊哈,二妹让我绕进来了。

               “就是要照,那种,非常、非常亲热的照片。”

               “啊···鲁摩,你很烂。”

                第二天的傍晚,是我一生最最美好的一个傍晚,最熟悉不过的栈桥,在我和二妹手挽着手的眼里,变得那么多情和温柔,波澜的一浪浪涌起,就是我俩彼此的心跳,湿润的海风吹拂着我们,是在给我俩最美好的祝福,爱情,最美好的爱情,是在被广阔的大海亲吻以后,还依然未有被吞失,依然难么紧紧的相拥。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