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五十四章  

2013-09-24 07:0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们的车队驶出村落,行驶在路上十几分钟后,小张局长的吉普车超越了我和翟辉乘坐的吉普车,并从副驾驶室里,伸出一只手示意我们停车。

                见小张局长从车里出来,并走向我们的吉普车,我俩和马玉队长也赶紧从车里出来,我们这双脚才一落地,已经赶至眼前的小张局长便对我们说道“有一个紧急情况,一个地痞,刑警队围捕三次了,都被他逃脱,这家伙功夫好,还随身携带两把匕首,将才偷偷摸回家了。”

                “张局,这小子实为可恶,这次堵家了···”小张局长摆摆手阻止了马队长的愤愤之语,并对我俩说道“怎么样,俩武警同志能连续作战吗?”

               ‘没问题、没问题’我俩相继挺胸回答道。

               “我知道你俩就行,有什么要求没有?”小张局长高兴的问道。

               “枪械是没太大用处了,如果有警棍给我们两只吧?”翟辉要求道,“最好是细的那一种。”我紧随说道。

               “面包车上很多,随你们挑。”马队长也是很高兴的说。

                我们两辆吉普车从车队分离出来,关闭了警灯,迅速无声的消失在了夜色里,在一个镇政府的餐厅里,我和翟辉,将冲锋枪简单快速擦拭一遍后,又检查了弹夹,并将备用弹纸包里的子弹,一一填入射空了的弹夹里。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来了,马队长一边吃一边表扬我俩道“你俩行,真果敢,配合默契,打的好,真带劲,我在后面几乎跟不上你俩节奏了。”

                “马队长我看你手枪射击的水平很高,在最后掩护我们的速射时,控制枪身很稳。”这还是我第一次对手枪射击者,如此心悦诚服。

                “那还用说,马队长在部队可是侦察连的连长,厉害着。”一个刑警队员不无佩服的语气说道。

                “别瞎吹捧,训练和实战不是一回事,我在部队没执行几次这样任务,这两伙计行,才第二年兵就这样果断机智冷静勇敢,彼此这样配好默契,这是武警养兵千日用兵千日的结果。”

                “马队长把我俩夸得太大了吧?”翟辉绝不是全是客气的说道,我够爱听好话了,此刻都感觉有点脸红了。

                “不夸大,若果在我们连,我立马提你们个副排长,送教导队提干,绝对给部队留住你们。”马队长说话的语气很信誓旦旦的。

                “马队长说实话,将才惊出我一身冷汗,什么千钧一发,稍闪即逝的,都是字面的理解,老兵痞反击的那一枪太厉害了,他也就是半秒钟的反击时间。”我心有余悸的回忆起先前那一幕。

                “是啊,这就是实战的教训,这样感触深,进步快。”马队长颇是赞同的品味道。

                “马队长,一会我们进的时候,冲锋枪你们拿着吧。”翟辉左手握着冲锋枪,右手掂着警棍对马队长说道。

                “没问题,你俩放心,我们都会使用。”马队长一点不含糊的回答道。

                “吃饱了吗?”这时,小张局长走过来问道。

                ‘吃饱了、吃饱了’

                “那好,我们行动吧,这次全看你俩了,刑警队丢人··唉。”小张局长重托我俩后一声叹息。

                  在往餐厅外走的时候,我俩都没有重新套弹袋于身上,而是拎在了手里,我将手枪上膛关二道保险别在后腰时,见马队长有点疑惑的看我,便咧嘴对他笑笑说“这把枪战要变近身肉搏了。”

                “能行吧?这家伙太厉害了。”马队长有些疑问,但是更多关心的问道。

                “没问题,强项中的强项,他若反抗失手砸死了,不要紧吧?”此时,我只关心这个问题,因为上学时让父母赔了好几次医药费,挨揍挨饿的滋味不好受。

                “没问题,有事我先坐牢,只要他拿匕首反抗就往往死里整。”马队长咬牙切齿的愤愤道。

                 汽车在一个村边停靠后,关了车灯,我们一行人由接应的一个村干部和一个刑警队员引导着,轻步轻声得摸至了一个院落门前。我与翟辉将冲锋枪和弹袋,交给了马队长和另一个刑警队队员,翟辉便从一侧短墙处翻入,悄悄拉栓开门,我们便无声鱼贯而入。

                “我先上,你见机行事吧?”翟辉附耳低声对我说道。

                “我来吧,我一贯都是干明仗,偷袭过瘾。”我兴奋奋道。

                “你有手枪好警戒,放心,我找点主动揍人的感觉。”翟辉如此坚持道。

                我和翟辉,一人一边靠在了门两侧,侧脸见马队长已举拇指示意他们妥当,我两人便相视点一点头,‘一、二··’我两奋起各自的左脚和右脚,将门踹飞开来。

                几道雪亮的手电筒光柱随即射进屋内,斜侧对门的床上内侧一个赤裸上身的男人 ,猛一个翻身,手伸入了枕头下的同时,翟辉一个跨步全身平跃起,一警棍就给砸后脑上了,我紧跟扑上床,就欲拷那已瘫软的家伙。

                 翟辉左手撑床面摇起,双脚落了地后,伸手掀被子就欲先拎外侧的女人,可就这一掀,差点铸成了我俩一生的大错,从而造成无法估计的战场损失,因为,一个赤裸裸的女人身体,呈现了在我们眼前,翟辉本能的侧回了头,我也一怔,谁能想像到,就在此时瞬间,从与床头仅一布帘相隔之后,斜飞出一把铁锨,奔翟辉头部而来,翟辉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后仰头闪避。

                我心一紧,便不顾一切的从床上跃起,奔黑影就是一警棍,因为用力过猛,以致警棍脱手了,情急之中,双脚一点床,奋身蹬起,身子腾空同时双脚奔前踹向黑影。

                还好,翟辉的右额侧,只是划破了一层皮,伤及未深,稍经处理便无碍了。半夜,当我俩归建中队走进大院时,指导员正从墙碑后,绕出来。 “怎么受伤了?”见翟辉额头贴着纱布,指导员神色关切的问道。

                “指导员,只是擦破点皮,我不包,马队长不让。”翟辉轻描淡写的说道,“鲁摩,真没事吗?”指导员向我证实道,“指导员没事,有惊无险。”我向指导员证实道。

                “那赶快去洗把脸,吃完饭,好好睡一觉,奥,你两就在接待室睡吧”指导员一边简单询问我俩执行任务的情况,一边和我俩一起走至接待室,掏出钥匙开了们。

                 不一会,司务长就拎着一个竹篮走进来了,并从里面往外端出几盘菜,呵,太丰盛了鸡鸭鱼全有,最后还从裤袋里掏出一瓶白酒,并说道“俩家伙辛苦了,酒,曲队长特批给鲁摩的,他说,‘我估计,鲁摩这两天食肉无味了,可怜怜他吧’,嘿嘿。”司务长抿嘴笑着,走出了接待室。

                高兴,太高兴了,迫不及待的拧开盖,给自己倒上,闻一闻,又伸出舌头品一品,心里这个美这个激动。

                “你这人,怎么吃独食,没义气。”哎,翟辉不高兴了。

                “你不是不喝酒吗?”

                “不会多喝,还不会少喝吗?”

                “好、好,我给你倒上还不行。”这家伙咋要酒喝了,不是他一贯作风呀。

                “这还差不多,不过···不过这是你二妹给倒上,就有味了。”翟辉品两口小酒,吧嗒吧嗒嘴,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啊,你心里一直惦记着我二妹?”我即惊讶又自豪着高兴着喊道。

                “惦记、惦记怎么了,谁让你二妹有双狐狸眼的。”哈哈,在翟辉说这话的时候,二妹哪双勾人心魂的俊眼还真浮现出我眼前了。

               “也是、也是,哎,那天我把她喊来···给你暖暖被窝。”我得意洋洋的说出了所有男人此时心境皆可能说的大牛话

                “哼,吹什么牛,自己还没睡上呢。”

                哈哈···我俩同时食指按嘴,小声、小声,都在睡觉来。

                “哎,你说那窝窝头事,啥感觉体验的?”我美滋滋喝着小酒,怀里温暖和甜美的揣着二妹,记起了这事。

                “啥感觉,解一时之渴而已···农村女孩子老实,你睡了她,她这辈子就认定是你的人了,在床上一点不会动,就会死挨。”

                “哈哈,翟大哥,别把俺这小童子拐带坏了,太色情了吧?。”我嘻嘻的说道。

                “呵,你说结婚不就为这事吗,得,还有传宗接代···我说你二妹绝对不会这样。。。”

                “她会那样?”我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绝对会和你来一场淋漓尽致的生死大战。”翟辉百把肯定的说道。

                “啊,打仗啊?”我惊叹道。

                “对,上床就是一个在征服与被征服之间的战斗,只有拼尽体力和脑力的征服才是伟大的胜利。”翟辉的一番慷慨激昂令我大惊失色“翟哥,真看不出你这老实人,咋着花花肠子?”

                “你个小童子,还没尝甜头懂个什么,从生死战场下来的人,就想和女人干那事,我现在就是。”

                “我不,我现在就想和二妹身挨着身说说话···多美!”

                “挨着挨着,就睡上了。”翟辉已经是呼呼噜噜嘴里含糊不清了。

                见翟辉不一刻便倒在床上酣酣大睡了,我意犹未尽将瓶里最后一滴酒倒出仰进嘴里后,突感肚紧有大号的感觉,便跑回班宿舍,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拿了卫生纸急急向监狱内厕所而跑,跑进监狱大门不几步,小胖子韩军就走廊从中门急急迎出来了“鲁班长,可见到你了,我有事请教你。”因我是内急越来越重,便回说道“一会上完厕所。”

                  监狱厕所是在走廊后的,绕过屋山头就是,蹲了才一畅快后的猛一抬头,见小胖子站在我眼前盯着我,心里顿时这个不爽“小胖子,你恶心不恶心,一边去。”

                “ 班长急死我了,有事求你。”小胖子一边退一边嘟囔道,我挥挥手,告诉他去一边去,你奶奶的啥事急的来闻人家大号,“什么事,让你惊魂丧魄的?”我提上裤子没好气问道。

                “有个女犯老叫我···还··”小胖子喃喃道。

                “还脱衣服了?”我本能的追问道。

                “那倒不止于,就是老朝着我摸自己那里。”

                “那里,吞吞吐吐的,是男人嘛?”

                “胸脯”小胖子说出这句话时,虽然我俩已走至灯光微弱处,但我感觉的到:小胖子脸红至脖子根了。

                “和王星说呀。”我不想多管这样事,便推出道。

                “说了,他只坏笑,还说我来艳福了。”小胖子切切实实难受道。

                “小胖子,这样事,你谁都不能指望,我过去嘘唬她顿,可解你一时之急,只要自己心里端正了没大事,要不,她不是在窗前发骚吗,过去给她巴掌。”我郑重其事的说道。

                “能行吗?”

                “怎么不行。。小胖子你千万别和我说,舍不得打昂?”我说完这句话,和小胖子略一相视后,俩人在寒冷冬天的露天里,彼此哈哈大笑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