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五十三章  

2013-09-23 09:2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腊月二十九的上午,周薪和齐尚军被派往县委守大院去了,才是战员济济的班里,转眼间又略显冷清起来。晚上六点多钟,我们六个又被集中在队部里,整个队部里不是洋溢着春节将至的喜悦,而是弥漫着大战在即的气味。

“从现在起,按县局的要求,我们中队进入作战状态,支队也已通知我们,直属一中队已做好随时支援我们的准备。”曲队长略一停顿,巡视我们一遍后,继续讲道“具体执行什么任务,还很难说,以我的估计,大多是抓捕任务,所以,现在宣布:除两个突击组外,一班为突击班,二班为守卫班,三班为备勤班,”

“同志们,今年春节,可能会是在紧张的执行任务中渡过,但也可能是我们一生最难忘和最值得记忆的一个春节。”指导员也同曲队长一样,巡视我们一遍后,继续说道“县里补发我们中队五千块钱,前所未有的事啊,同志们,第一这是县委、县局的关怀,第二这也说明今年春节,我们面临的任务有多重,同志们,不为这五千块钱,为了我们的军人荣誉和为了这一方水土的安宁,我们也要完成所有的任务。”

为荣誉而战,为祖国而战! 我们齐声高呼。

“翟辉、鲁摩留下,其余解散。”曲队长宣布道。

 在人陆续散去的时候,刘斎和陈剑报告走了进来,曲队长见我们四人很端庄的站好后,在我们面前,边度步边说道“中队决定,以翟辉和鲁摩为一组,刘斎和陈剑为一组,组成两个突击组,你们有什么要求吗?”

‘没有、没有’我和翟辉相继回答。

“曲队长,我有问题,可以问吗?”刘斎严严肃肃的请示道,“说”,“我们两组,谁是第一出击位。”刘斋瞥一眼我和翟辉,然后正经八里的向曲队长提出了这个问题,“看执行任务的情况决定,没有谁是第一。”曲队长简单了当的回答。

“曲队长,我也有问题。”陈剑一板一眼的申请道,“ 说”,“我不愿意和刘斎一组。”陈剑郑重其事的表示道,“为什么?”指导员疑问道,“他鬼心眼太多了,和他一组,我肯定吃亏。”陈剑挺直了腰板,很是一副正气凛然的姿态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把他和你分在一组吗?···你犯驴脾气的时候,他好拉你一把。”指导员笑呵呵地说。

“我有什么驴脾气?”陈剑很不服气,“你和于大队长,僵着脖子讲道理,三个小时,算是研究科学的态度?”指导员反问道。

“指导员,你别和他废话,这人不识好歹,不到黄河不死心。”刘斎既讨好又得意的说道,“到了黄河,我也不死心,现在有黄河大桥了,我不会从桥上走过去。”陈剑很是不屑刘斋的回敬道。

“你两是不是欠揍,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瞎斗。”曲队长脸不笑心笑着呵斥道,“曲队长,我可以有个要求吗?”我开口道,“只要不过分,别想他俩个胡咧咧就行。”曲队长满脸狐疑的盯着我说道,“他两个不分轻重缓急,不分时候,我能和他俩一个水准吗···曲队长,给我发支手枪吧?”我惦记我的手枪,“一惊一乍的”曲队长真笑了。

“你说说你什么水准···”,“得瑟,不就多读几本破小人书吗”陈剑和刘斋才要抛弃前嫌团结一致反击我,我四人便被曲队长轰出门了,连好孩子翟辉也拐带上了“去去,你们四个去外面磨牙,别在我这塞耳朵。”

从腊月二十九至三十整个晚上,我们都是在枪不离手弹不离身中度过的,只有在鞭炮轰鸣的时候,我们才会切实触摸到春节的气味,可整整两天的时间,什么意外事情也未发生,什么任务也为未急传而来。

年三十晚上很郁闷,我是尽其所能的在调节气氛,因为感觉自己是一个老兵了又是副班长搞热闹点,别让这俩新兵想家,俺知道去年三十晚独自一个人坐在体育场想家的那个滋味不好受,可这个王斌不随和也就罢了,相反关键时刻就给你泼一瓢凉水,这个窝心,这伙计是那种一般不说话,说出句话就能噎死人的主,“你俩会划拳吗?”我喝了两小盅后问道。

“班长我基本不会。”首先小胖子诚实很具体的回答道,接着赵军更实在更具体的回答道“试过几次,基本没赢过,全是喝酒了,没意思。”

“什么叫没意思,划拳是中国在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酒文化不说,但对咱们来讲,就可以锻炼判断对方企图,果断作出反应的练习。”我开始引诱道。

“我认识你一年了,也看了你不少喝酒的时候,我怎么不知道你会划拳?”这二不愣子傻了吧唧的,我会划拳,我这不在热场吗,呵呵,我划拳输了赢了都不知道,得边上人给我瞧着通知我输赢。

“鲁班长,我俩和你划拳,你这不是在欺负我两吗?”小胖子在范聪明了。

“不欺负,星哥你会划拳吧?”我别者心眼问王星道,“这能不会,喝酒人谁不会,不会,喝得什么酒?”瞧小星星瞧我的眼神是聪明一大半了,在烘场了,嘿嘿“咱就叫星哥当裁判,你俩输了喝红酒,我输了喝白酒,实在不能喝,输三把你俩得给我洗一件衣服,行不?”

 “行行,既喝酒又练判断反应,洗衣服合算,我先来。”小胖子越越欲拭了,“俩好,战友好,兄弟们好,明白。”我点名规矩道。

“明白,鲁班长你输了,可别耍老兵派头不认账。”小胖子又开始范聪明道,赵军紧跟着“就是,鲁班长愿赌服输。”,“奶奶的,你俩这是说我不是男人,说话不算数是吧,我抵赖话,一会我出去蹲着尿尿,哈哈。”我闷一口酒,抹抹嘴唇,呵呵道。

就在被我激起兴趣准备彼此大战一场的时刻,王大班长出来说话了“我告诉你这是军营,现在饭店都禁止划拳行令了,你还在这搞,再说你不是向曲队长保证不喝酒了吗?”

“我是保证不自己偷着喝,这两瓶红酒和这瓶白酒是队里配发的,热闹今夜的。”我勉强软语的回应道,“什么,你是馋酒了,胡弄人家两人想自己霸占,我说把这瓶白酒还给中队吧。”王大爷大方的说道,他这话可惹起王星不乐意了“鲁摩有任务在身不能多喝,我可没给谁保证。”

“行行,我不喝了,王星你和他俩喝吧。”看在这是除夕夜的份上,我极力控制住情绪缓和的态度说道,“他俩更不能多喝,为了不让你俩不想家,你俩唱支在新兵大队开饭前的军歌吧。”王大爷对自己的提议沾沾自喜的要命。

我差点立马晕死过去,抱起枪就去一班找贺强和翟辉去了,边走边心想:俩新兄弟,对不住了,俺是副班长说了不算,你俩自己窝着吧。

大年初一下午的四点多钟,我和翟辉被紧急召至了队部。“抓捕一个仅当国民党兵就十几年的老兵痞,手里有几只猎枪,战斗经验不用说,不止高我们几个档次,任务很危险很重,明白吗?”曲队长脸色重重的对我俩介绍道。

‘明白’

“关键时刻不行就击毙,这家伙也罪恶满营了,别听瞎嚷嚷,注意安全,别一头闯进去,进门抓人的时候警惕点,拒捕火力就猛点,不需要节约子弹。”这是我入队一年来,第一次聆听曲队长如此详细叮嘱任务。

在疾驰颠簸的吉普车上,我和翟辉了解了大体情况:一个近七十岁岁的老兵痞,在村里一惯横行霸道的鱼肉百姓,三十晚,看上了一个来村过年的城市新媳妇,把人给强奸了,新媳妇不愿受窝囊气,第二天上县里把他告了,县委书记拍案而起,立刻法办。但在刑警队前往抓捕时,老兵痞开枪拒捕,于是县局向我中队请援。

观察一遍老兵痞的房屋极其四周环境,不仅暗暗叫绝,一座石头砌成的房屋,坐落在悬崖边上,房屋后墙离悬崖的距离,难容一个人行走,三面被悬崖环抱,正前方是一片开阔地,左右俩个窗口,看样也只有猫可以钻进,而且门板足有两厘米厚,活脱脱一个军事碉堡,最为难点的是已经开枪拒捕了,如果出发前知道这一情况,最起码是应该带一只班用机枪的。

“这家伙,一个窗口一支猎枪,手里可能还有一支,请求部队火箭筒支援手续太烦不说,天快黑了,恐怕也来不及了,你俩看怎么办?”小张局长与我俩介绍情况并征求对策道。

“我俩弹药充足,先火力冲击,冲开门就好办了。”翟辉提议道,“我看行。”我随即表示了同意,“行,就这样,马队长、你们负责掩护。”小张局长果断命令道。

‘碰’的一声巨响,就在我俩猫腰出击一两步后,从左侧窗口窜出一股火焰,散铁砂弹,击得地面上灰尘飞扬。

我俩迅即卧倒,翟辉出枪对准左侧窗口就是一个长点射,之后,他便轮流对俩个窗口进行短点射,我趁机跃起,猫腰矮步急进,在我前进十几米后,便跪姿如翟辉般射击,翟辉随即在我的火力掩护下,跟了上来。

什么是战斗经验,战斗经验就是在我换弹夹的一霎那,不足零点一秒,突听翟辉大喊“卧倒”,听见喊声我本能的前扑在地,随‘砰’一声一股旋热的风从我头顶飚飞而去,这同时翟辉的冲锋枪开始不停的对两个窗口吐吐起来。

我俩再没有给对方反击的机会,火力开始绝不间断的交替给予压制。

望一望,离门口只有七八米的距离了,我俩一个对视确认后,便一个火力压制窗口,一个对门拴处,开始火力冲击。翟辉的弹夹射击空了,我便接替他火力掩护,在我换上弹夹后,木板门,已经被冲击开了一道一捺的缝隙,我俩再一次对视确认后,也没有征求后面的意见,我便对门拴实施了不间断射击,见木板门完全被冲击开了,我迅即边射击边猫腰前进,直至将弹夹里所有子弹射进屋内后,我将冲锋枪摔向后方同时,拔出手枪,闪在了门口右侧,翟辉也边射击边跟上来,闪在了门左侧,贴门边我观察室内,见烟雾缭绕的中,那个老兵痞,已经瘫软在八仙桌左侧的高背椅上,小腹和右侧大腿上,鲜血咕咕,一支猎枪横放在桌子上,见此状,我俩同时起脚踹门,举枪瞄准着一高一低的准备进入。

我俩才跨进门槛,已经垂头的老兵痞,突然抬起头来眼睛盯向我俩,又瞬间,从臀下抽出一把尖刀,我俩才欲大声警告,只见老兵痞可能是用尽一生最后一丝力气,双手握尖刀反转后插进了自己的心脏。

“你们找个地方埋了吧,奥,稍一等检察院和法院的同志,他们已经在路上了。”小张局长在马队长向他确认老兵痞确已死亡后,对一个村干部模样的人说道。

在我们准备上车返航的时候,整个村里响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