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五十二章  

2013-09-23 06:4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腊月二十六,又一年的新兵入伍了,这也意味我们彻底成为了老兵,由于中队兵员奇缺按曲队长的说法,是破天荒支队分配给了我们中队十一名新兵。

               王斌领回了仨军:韩军、赵军、齐尚军。赵军和齐尚军,是俩个一米八多一点的大个子,赵军体格健壮,但不僵硬,很浑圆的那种,齐尚军偏瘦,给人有点吊儿郎当的感觉,但也非弱不禁风挺精干的,韩军是一个一米七多一点的小胖子,但胖而不雍,一眼便让人感觉是那种憨态可掬的小胖胖。

               我从岗上走进班宿舍的时候,王斌给他仨介绍我道“这是我们班的副班长,鲁摩。”

              ‘班长好、班长好···’仨人立马姿态端正、恭恭敬敬问候我道。

              “新兵下连,老兵过年”,经他们如此毕恭毕敬的一称呼,一种被人尊敬被人抬举的老兵自豪感,不由而生的甚是舒服。“在新兵连,感觉怎么样?”在王斌走出班宿舍后,我问三个新兵道。

               “报告班长,感觉有点累,也挺苦的。”韩军听见我的问话,立即立正报告道, “不用这样、不用这样,在咱中队,非正式场合,不需要这么多礼节。”说这话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忆起了自己和翟辉一年前入队的第一天,站在这个宿舍里时周班长说话的神态。再者,小胖子这小家伙,是一个不会说假话的聪明人,和俺一样。

               “班长,不好吧,在新兵连是绝对不行的。”赵军有些怀疑的问道,“没事,在咱中队都这样,一个锅里吃饭了,多虚伪,心里有比什么都强。”我拍拍赵军的肩膀,真心的说。

               “班长,咱中队条件不错啊?”齐尚军瞧瞧那,摸摸这,很满意的对我说道,“那是,据说,全总队咱中队是第一个班里和岗上都按上暖气的。”我很是自豪的回答了齐尚军

                “班长,咱中队伙食,怎么样,新兵连简直就是喂猪。”小胖子很是抱怨的说道,“不错,平时就不错,还经常改善生活,解馋,咱司务长,是三级厨师。”我极其耐心的解答着三个新兵蛋子的一一提问,因为我入队第一天对这些问题也是特感兴趣。

               “班长,累点,饭菜难吃点,我都无所谓,就是枯燥我受不大了。”赵军也很实在,“哈哈,过个一日半载,就怕你忙的裤子都提不上。”不几分钟的接触,我便发自内心的开始喜欢上赵军和韩军了,实诚不说,几乎和俺一个脾气。

               “班长,咱中队任务很多吗?”齐尚军问我道,“没闲着的时候,奥,对了,把你们的背包带,暂时收起来吧。”我突然记起了这件事,于是连忙这样说道,我想这绝对是送给他们的一个大礼。

                “为什么?”小胖子疑惑道。

                “在咱中队基本用不上了。”

                ‘真的吗?···真的吗?’赵军和齐尚军几乎同时追问道。

                “这事,我能戏弄你们吗?”

                “不演练?”小胖子还是半信半疑。

                “演练也提前通知,再说又不需要我们千里行军不打背包的,我都来一年了,能穿利索衣服去站队执行任务的时候都不多。”我绝对是实话实说的。

                哈哈,三个人确信我后的表情太熟悉了,个个激动得就差蹦起来了。

                午饭是惯例------吃包子,赵军和韩军,狼吞虎咽,齐尚军咬了一口,就细嚼慢咽起来,见状,王斌劝说道“齐尚军,别腼腆,能吃多吃啊,咱中队不限量。”

                “王班长,他肚子不缺油水。”小胖子嘴里大口嚼着包子嘟囔道。

                “为什么?”王斌疑问道。

                “在新兵大队他经常溜出去开小灶。”小胖子抹一抹嘴角的油,抓起一个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解释道。

                “真的吗?”王斌向齐尚军证实道。

               齐尚军没有直接回答王斌,只是愤愤的瞅了一眼小胖子,但转回脸的神态,基本就是无所谓的样子,我心里一沉,我是够一切不在乎的少爷派头了 ,这样事情被指认也是会歇斯抵赖的。

                晚饭前,我们六个正副班长,被召集了在队部。

                “今天我参加了两次县局的紧急会议,今年春节,我们中队的任务会很多,按支队和县局的要求中队至少要安排两个战斗小组,从现在开始随时待命出发,我和指导员研究决定翟辉、鲁摩一组,刘斋、陈剑一组,除正常上岗外,你们一切事务取消,今晚欢迎宴结束后,立即组织新兵上岗,熟悉情况,以便随时接替你们出发,明白吗?”曲队长介绍情况并命令安排道。

               ‘明白’我们齐声回答。

               “请同志们放心,伙食还会如以往丰盛的,只会更好,县委县政府已经增发放给我们中队五千元过节伙食费了,从今晚起,餐桌会大变样的,但,要绝对禁止喝酒,特别是你们那一两个,克制、克制吧。”指导员随后说明道。

               “对,指导员提醒的很对,平时我睁只眼闭只眼的,从现在开始,没有统一安排,谁在偷酒绝不客气,指导员说了,尤其你们一两个昂,说谁,谁自己清楚得很。”曲队长闻听了指导员的话,,随即立刻补充道。

                 我知道,那一两个所指没别人,站在这里的除了我和一班的何班长,再没有馋酒并敢违纪的,哎,这运气真不咋地,好不容易混至老兵了,又赶上丰盛的春节,来这一手还让人活呗。“鲁摩,表表决心吧,这里就你学问大,会说。”曲队长直接点了我的名,还装模作样的如此抬举我,一个老油条,可恶极致。

                “首先感谢曲队长平日的宽大,咱也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春节任务如此之繁之重,再偷喝酒,不说往后没自己舒服日子过了,就是对着中队领导的宽大,也会羞愧不己,我保重队长不给喝,绝对不偷喝,就是馋死了也不喝。”  

                “嗯,这像一个有文化人说的话。”指导员表扬我道,不过,我是浑身被刺挠的感觉,“鲁摩放心,咱曲队长是个活菩萨,不会把你憋坏的。”严司务长这话俺爱听。

                “不错,实诚,是个好孩子,我舍不得憋坏他。”曲队长高高兴兴的呵呵道。

                哈哈···全体大笑,“何大班长,也来说两句吧。”曲队长在笑声中又点名道。

                “俺没有鲁摩会说会讨领导欢心,除了炊事班的韩涛,全中队也就俺四年老兵了,有觉悟,绝不喝闷酒,俺等着喝他们四个的庆功酒。”贺强嘟嘟囔囔道。

                “奶奶的,贺强你这是不会说吗,比鲁摩还吊邪,这不是在发牢骚和抗议吗?”曲队长大声斥责道,“贺强你太沉不住气了,中队已经研究决定,你暂时执行副队长的任务,明白···你班也离着队部近吗。” 指导员圆场的又发布一道命令道。

                “满意了”曲队长吼道。

                “看曲队长的长脸,俺不敢多说话了,小媳妇才进门,还得依仗首长们进步。”贺强嘴上依然发硬,谁都看得出来心满意足了。

                “王双”曲队长喊道,“到”二班班长王双无精打采的回应道,“你负责看家护院”曲队长吩咐道,“明白,我也就干这点活的本事,明白,没这点本事,我连个副班长也当不上。”王双懒懒回答道。

                嗤嗤一片窃笑。

                “王斌”曲队长又继续大声点名道, “到”王双精神百倍的答道, “若果大部出动后,你负责新兵。”,“坚决完成任务”随王斌的回答,我在想:千万别出现这种情况,否则,今年新兵春节可不会太舒服了。

                晚上十点钟,我和韩军上岗了,在我的视线里小胖子转了一圈,回至内值班室后,我问他“感觉怎么样?”

               “还行,就是有点紧张。”

               “正常”

               “班长,我怎么看那些大光脑袋,发秫啊?”

               “很正常”

               “手都出汗了。”小胖子特实诚的伸出手给我看看。

               “比我强多了,我第一次上岗,一刻钟,放了三次水。”

               “真得?”

               “我骗你个新兵蛋子,干吗?”

               “班长,其实我也憋得慌。。现在。”

               “ 放去啊,大嫚叫尿别死,你这不是。”

               “那我去了”和俺第一次上岗一个样,尿尿都请示。

               “去吧、去吧。”

               小胖子尿尿回来后,一副尴尬的神情看着我,见此状,我开口了“韩军,别不好意思的,都这样,你哥哥我第一班岗尿了三次,这不第一年之后,照样当上副班长了,出息点,明天上岗不尿就是好样的。”

               “鲁班长,我这辈子肯定比不了你,你一看就是干大事的人,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敢干。”小胖子恭维我道。

               “你这个小胖子会说话吗?”我瞪着眼,禁不住笑的呵斥道。

               “班长,我拍马屁拍腿上了是吧?”小胖子讪笑的说道。

               “差不多,不过我喜欢,聪明还说实话,这样人不多,哥我喜欢你。”我心情愉快的劝慰小胖子道。

               “班长请教你个事行吗?”

               “说,小胖子,哥是个急脾气,有话就说痛快点。”

               “两头的监室为什么空着,好像挺特别,右边的那个还唯一挂着窗帘?”要不一眼见着小胖子就亲,和俺新兵第一次上岗的问题一模一样。

                周班长是一个好大哥,更是对新弟兄负责人的班长,他内向,对我点到为止,我外向,我想多说几句吧“韩军,不说你也应该明白,监狱的情况很复杂,只是你未入队前没有实际接触···左边那两个监室空着是关押特殊犯人的,没什么,时间长了你就明白了,右边那个可以叫办公室,也可以叫接待室什么的,看守所那排房子另外还有一个,我只能和你这么说,就这一间房子里发生的事,我这一年亲眼目睹的事情足可以写一本书。”我语气严肃而又沉长的对小胖子说道。

               在我说话的整个过程中,小胖子是屏声静气竖着耳朵听的,听后沉思起来,脸上有些了沉重的表情。

             “小胖子其实也没什么,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关键你自己是什么人,要走那条道,当县中队的兵,把持住自己不容易。”嘿,在小胖子面前,俺像不像一个彻头彻尾的老兵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