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四十七章  

2013-09-19 06:52: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兵们复员走了,原本以为自己如今往后的日子,会暗无天日,会在沉闷和疲于奔命中度过,但事实不是如此。

人员甚是短缺了,可诸如训练社会公益等相应减少了许多,起床熄灯,也基本是形同虚设了,再者,也是最主要的,我们这一年的兵,似乎是一夜间结束了冬眠,和第一年新兵蛋子时大不一样,不只是呆呆窝在自己的班里,而是相互渐渐得频繁走动了,虽然七个人性格烱异,但彼此气味相投,很合的来,生活变得是有滋有味起来。

 二妹来信了,一个大大的信封,装了她一张七寸玉照,美滋滋捧在手里,瞧着,赏心悦目啊,聚精于回忆沉醉在幻想之时,不经意,照片被从宿舍外外蹑手蹑脚走进的刘斎,于背后一把摘去, “哈哈,哪来的大美人,这是谁啊?”

“是吧,漂亮吧,我老婆。”我不无骄傲的说道。

“我看看···我看看。”王星听见了,奔过来,不容刘斎拒绝得一把夺过去,那动作,让我好一个心痛相片。“还真漂亮,鲁摩,你老婆,吹牛吧?”王星持着照片,端量了一番,表示怀疑道。

“看上了?”我心里骄傲极了。

“哎,你是能个电影明星照片来刺激我们吧?”刘斎半是认真半是戏趣道,看来他对于二妹的容颜,也是眼热呀。 “电影明星里,有这么气质美女吗?”这时,走进宿舍靠近王星,看了几眼照片的翟辉语气里,很是羡慕的味道。

“你意思说,是鲁摩老婆?”刘斎脸上明显是挤出很谦虚的神情询问着翟辉,“也许吧”翟辉还以很老成世故的样子回答。

“和没说一样···废话···”刘斎立马转换脸色贬斥道,“鲁摩,鲁摩,她真是你老婆吗?”王星急的可不行了。

“是啊,怎么可能不是,你们不信,那天我把她传来,让你们当面对质。”

“人家能来吗?”翟辉很是怀疑道。

“说什么,你这是说得什么话,我要说了让她来,敢不听话吗?不乖的老婆谁要?”

哈哈、哈哈,‘吹’‘吹’‘绝对吹’···

“真得,她自己说,有机会,是要来的。”我不得不稍微暗自降低点姿态说道, “弟妹要是能来,我请客,满汉全席。”刘斎大包打揽道,  “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得瑟什么?”翟辉讥讽道, “怎么了,我请客,还有罪了?”刘斋不乐意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翟辉的回答干脆直接, “哈哈,献殷勤怎么了,说不定,还有个妹妹呢,鲁摩,你老婆有妹妹吗?”,刘斋侧回脸,一个劲的对我挤兑眼。

“有啊,比我老婆漂亮多了,可爱多了。”记起二妹家的小三子,我就情不自禁的想乐,刘斋听了我的回话,乐了“我有远见吧?翟辉你就别有想法了,你有老婆了,昂。”,翟辉不再老成世故了,低了头,嘴里嘟囔道“哎,有是算有了,不过是个窝窝头?”

“这怎么个说话?”王星在一旁,很纳闷,不得其解,“只充饥,不解渴啊。”翟辉唉声叹气的给予了回答。

 “陈世美,绝对陈世美。”我对对翟辉的评价,很是得意的脱口而出,“绝对是,一点错不了,忘恩负义的东西。”刘斎是绝对不会放弃这绝好进攻机会的。

“哎,翟辉你吃嘴里了吗?”王星很感兴趣的问道,刘斋不屑小星星的批责 “没吃嘴里,会有如此体会吗?”

“怎么好意思脱衣服啊?”他仨降低了分贝,开始在那探讨交流泡妞上床的秘籍,听着,听着,我便开始想入非非了,对二妹的身体想入非非了,是呀,应该先是拉拉手试探,再亲亲腮,满目含春了,就摸摸胸脯,要是闭了眼,那就···?可怎么好意思脱衣服吗?“谁不好意思给谁脱啊?”刘斎这次真是迷惑的样子问我,“做那事的时候,怎么好意思脱衣服吗?”自从认识了二妹,我绝对是始终在琢磨这个问题。

“哈哈,鲁摩,到时候,恐怕你是恨自己拖得太慢吧?”刘斎笑的都要流出眼泪了, “鲁摩,到了那个时候,就像吃饭、喝水,自然而然的事情,不会紧张的。”翟辉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安慰我道, “得了,我要上岗了,你们都走吧,让鲁摩一个人独自欣赏吧。”刘斎的话,虽然明眼是装腔,但我感觉很是体贴,中听。

“走,走,就让鲁摩瞧着照片,琢磨怎么自己给自己脱衣服吧。”奶奶的,认识一年了,此刻,我才意识到,翟辉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我这班的,我也走吗?”哈哈,王星还是好兄弟得吗。目送一个个离去后,便心急火燎得从信封里,抽出二妹的信,读起来:

鲁摩你好

又有几日未见你的信笺了,甚是思念。

在学校里,不经意,让身边小姊妹同学,看见了你的照片,嘿嘿,她们疯了,说,你上哪找了这么个俊小伙,霸气雄岸,还不失柔雅,你发财了。

 赞美你的话语,鼓在我的耳朵里,我晕了,以至于整日里 ,晃晃得···

回信,当即回信:

二妹

见字如面,我曾述挚爱老兵离队,颇有一叶知秋之感,加之勤务繁忙,无及时回信,从而汇报工作和思想情况,见谅,勿罚之。

哈哈,你的玉照,将才也是,不经意被战友抢夺,皆疑我,拿一明星照装衬自己,我说,不一刻,你便会翩翩而至,他们便个个目瞪口呆,哑然无语···

信写好了,叠起来,装入信封,封上,心里这个的美。 “鲁摩什么喜事,自己在这偷乐成这样?”抬起头一瞧是指导员走进来了,便立马站起回答道“报告指导员,是伟大爱情的力量。”

“好事、好事,找上个媳妇,也许能让你收减收减你的坏脾气。”指导员笑着说道,听指导员这样一说,我立马来精神了“指导员,小乖乖猫一个,她顺从着我,我一生气,这小嫚嫚就只会哭和哆嗦了。”

“得了,鲁摩咱停住吧···就看人家这模样和气质,你呀,典型给自己嘴过年。”指导员瞅几眼我搁在桌子上的照片,不屑我的说道。

“指导员有任务吧?”指导员和曲队长两人都是无事极少来宿舍溜达的,所以我这样问道。“是,没什么大事,最近可能对县城军人风纪上告的不少,县局来个电话,让咱中队上街纠察,今天是礼拜天,你和王星去街上和火车站转圈吧。”,听指导员这一说心里挺美,好事真是成双来呀,这段老在中队憋着,这把可能出去转转散散风了。

急忙三火的找来王星,一同再去找了代理军械员的司务长,缴上两人冲锋枪,换了手枪,扎上武装带,戴上督察袖标,然后俩人便高高兴兴的走出中队大门,来至大街上。 未走多远,便迎面碰上了一个炮兵旅的半个老乡和他的几个战友,“吆,兄弟又出来耍威风了?”半个老乡对我嬉笑道。

“严肃点,不都让你们害的,才出来站马路,给我立正站好了,把帽子戴整了。”我很高姿态的回答道,半个老乡不太高兴了“得瑟什么,在我兄弟面前,这不给我脸。”

“你们不能不惹事,竟给我们惹麻烦。”这把,我是较认真说的,谁知这一说,半个老乡还真不乐意了,一肚子憋屈的说道“你以为我们是你们呀,一出门全县城你们就是霸王,这年头,老百姓根本不尊重解放军了,一点不给我们面子,我们能不生气吗?”

“你们自己找的,看看百货商店里,在柜台上泡妞的竟是你们人,一个个没出息,我们中队门口漂亮妞撵都撵不走。”,坏了,我这话才经出口,立马找来炮兵旅那几个兄弟愤怒的眼光,我知道,今天不是我戴着督察的袖标,最起码会找身上一顿臭骂,还等什么,赶紧溜吧。

我和王星按路线溜达至火车站才是走进候车厅时,便立马碰一碰王星的肩膀低声说道“有美女,还咱队伍上的。”,王星顺我的眼神看了一眼说“漂亮吗,我怎么看不出,你闻着味了?”,我不高兴了“什么眼神。近视眼吗?”,小星星立刻反击道“就是,你有你那漂亮二妹了,怎么一见漂亮女人还这来劲,水性杨花。”,我更不高兴了“什么文化素质,大哥,水性杨花是形容女的,男人叫多多益善。”

我俩人一边说着,一边走近了女武警军官的身前,这一走近不要紧,看清楚了,美好的感觉几乎是霎时消失贻尽了,身材模样都不错,就是着军装不戴帽子不说,俩耳朵锤子,晃荡着俩耳坠,橄榄绿色的冬季军装里黑色毛衣上的脖子处,明显挂着一个项链,看脸上,也是分明画着如同吊死鬼一般的艳妆,这一切,难看极了,让人顿时的这个不舒服。我勉强给予一个敬礼后说道“请你站起来,出示军官证。”

“怎么了,你们凭什么检查我的身份。”近三十岁岁的女军官一脸冷冰冰和轻视的眼色说道,“站起来,出示证件,你如果真是武警,应该知道这袖标的权力。”我指一指自己的督察袖标严肃的警告道。

“忘带了。”女军官明显是在不屑神情的说谎话,这话,可激怒始终未言语的王星了,这家话二话不说,掏出手铐就欲上前铐人,我隐蔽的伸手,悄悄阻拦了王星,这时,女军官见势不妙的极不情愿的站立了起来,从上衣袋里掏出军官证递给我“总队政治部的。”,“因为你严重违反了着装纪律,和我们去站前派出所向总队验明你的身份,我们怀疑你的证件有问题。”我接过证件只看了一眼,便装进口袋说道。

“我身份没问题,你们上报总队也没什么,只是会耽误我的上车时间。”女军官心虚的傲慢拒绝道。

“你已严重违反了着装条令,依督察条例,我们现在对你实施非常措施,王星摘下她的领徽帽章,拷起来。”我郑重对女军官宣布后,又严肃的命令王星道。

这二不愣子,这样事特好使,这不立马绝未有一点惜香怜玉的姿态呵斥道“自己摘,快点,别怪我不客气。”

此刻,女军官明白了我俩根本不在乎她身份的威胁,是动真格的了,浑身哆嗦起来,急速的摘下所有的饰品,装进衣兜里,哭着腔说“别摘我的领徽帽章,那样麻烦大了。”

二不愣子不听这一套,伸手就去摘女军官左肩上的肩牌扣,女军官立马捂住拒绝,二不愣子手铐立马就给靠上右手了,见女军官此刻已是泪眼哗哗,一副可怜楚楚的小模样,我心软了,阻止了王星的进一步举动,并立即给打开了拷住的一只手“什么话都别说,赶紧走,你记住,这天底下就是有不信邪的人,总队政治部的,就是咱武警总部政治部的,我也敢照样扣。”我对女军官愤愤道。

小星星在一旁,不知所以的迷惑看着我,但是一句话未说,直至女军官走出我们的视线,才一个劲对我直摇头。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