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四十六章  

2013-09-16 07:2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未等全队上下走出张队长牺牲的沉闷中,这一年的复员令接踵而来了,我们又不得不面临一次痛苦的分别。我们班周班长、老杨、曲武,一班的李班长,二班的孟班长,还有俩个三年的老兵,接到了退出现役的命令,同时,翟辉被调入一班任副班长,王斌直接升为我班的班长,我被提为副班长,同一年入伍的王星,调入了我班。

晚上七点多钟,我和王斌被传至队部,接受上任后的第一个任务,曲队长指导员都在,开始还是先有指导员讲了几句,说了说大体的注意事项,又特别嘱咐了我:鲁摩,你现在是副班长了,不能动不动就感情用事,要和王斌和班里同志团结好···

我一一点头答对。

曲队长布置了具体任务:王斌负责岗上执勤的事情,主要坚辞复员老兵现时起再上岗的权利,我主要负责备勤,并陪我班老兵聊天,可以喝酒,只要把老兵们安稳送走就是成绩。

待指导员和王斌走出队部说是去岗上看看后,曲队长示意我做他办公桌对面后说“他们都已接到了退役的正式命令,鲁摩,吕豪去上军校后,你知道为什么一直不让你来队部吗?”曲队长瞅瞅我,见我瞪着眼在等待他的答案,便继续说道“我总以为把你放在班里更有价值,可你知道你有一个致命弱点,你知道吗?”

“好冲动,不稳当。”我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不是,你很机智也很愚钝,有些事情太认直,不会拐弯,所以今天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和你直说了。”曲队长稍一停顿,盯盯我继续说道“鲁摩,每年复原,是我和指导员这样基层干部最难的日子,朝夕相处有感情那些废话我不多说,大多是农村籍不愿意走,回家和现在的日子比起来不好过,会闹情绪,闹很大情绪,这是我私人和你说话,今年你帮帮我,算是还我一个人情。”

“曲队长,你说吧,你说什么我绝对执行什么。”我又一次不假思索的真诚保证道,曲队长瞧着我极少的正襟危坐的样子,禁不住笑了一笑后说道“今年我估计都不会有大问题,我是想让你除了你们班那三个大哥,再尽量多招呼招呼其余的哥哥们,平时和他们个个关系也不错,多请请他们出去喝酒,找乐子,我会给你实报实销的。”

听曲队长这样一说,我紧绷的神经立刻缓驰起来,还以为什么重要任务囊?这不给我免费放假吗,但心里还有一个小问题不敢大意,便试探着曲队长问道“曲队长,也就是说,这个时期我出去和老同志们喝酒不违纪,还有功?”

‘滚、滚、滚’可能是瞧见了我脸上喜出望外的如同捡到天上掉下馅饼的神情,曲队长什么都未再说,一声三个滚字把我給轰出队部啦,可我心里美滋滋的彻底踏实啦。

一切那么的安静,没有传言退伍时期的混乱,一点未有,只有冷冷清清的感觉,我回至了班宿舍,跑了另两个班,兴高采烈的招呼老哥哥们喝酒,没一人理睬我,最后我几乎是在生拉硬套求爷爷告奶奶了,也没一个人理睬我,最多是君子风度的周班长和孟班长与我客气几句,便不再吱声,还是翟辉聪明,从班里溜出来,在屋山头对我说“复原这些大哥没有你这样一个酒鬼,虽说都是过日子主但都不是爱沾小便易的主,个个心里难受着,你就歇歇吧。”

“一半是我真心,一半是任务。”我神神秘秘的低声说道。

“得瑟什么,只是让你关心热闹空气,也没非说让你出去喝酒吧,脑子就不知道转个弯,人家一个个安安稳稳,你叫唤什么···都以为是你酒鬼···”我很不乐意的摆摆手截断翟辉的话,生气的撇撇嘴,掉头就走,不过心里还是暗暗佩服翟辉之言。

一夜的沉寂之后,早餐虽然是异常的丰富,三名已经摘取帽徽和领章的老哥谁都没有胃口,全桌更没有了以往的欢歌笑语,我这个平日里最能让人发笑的家伙,也无语而出,心里极其的五味俱全,情在喉咙却无法喊出,虽然只是摘取了领章和帽徽,但使我感觉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夜之间,他们颓废了,不再是精神烁烁英姿勃发着我之战友了,而是三个厚道的庄稼汉在那默默吃饱肚子,以备一天田间的辛苦耕种。

早饭后,我提出中午出去喝酒,谁都没有言语回答,只是都给了我温罄、友善、感谢和酸楚的微笑,三个人相继匆匆走出了宿舍,走出了中队,我此刻彻底的明白了,不是有一些手续要处理,三人是不会愿再在中队在班宿舍里多停留片刻,因为他们不愿意在这个他们生活战斗了数年并让他们英雄豪迈的地方,让别人看到不属于男人的眼泪。

一整天里,整个中队冷清和寂静的离奇,我班里我感觉只有王斌在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忙碌着。

晚饭时,三人回来了,默默的吃晚饭,默默的收拾自己物品,我窥见三个人几乎是在掀起自己床上被单的同时,心伤之而难抑的眼圈红了,流出了眼泪,但都同时极力克制住,没有失声而哭。

继续的沉闷中,翟辉走至门口,和三人一一招呼后,示意我出去。“咱俩出去买点东西吧?”翟辉商量我说。

“我心思明天。”

“就现在吧,他们限三天离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了。”

“好吧,我上岗上和王斌请个假。”

“快点。”

小跑步至监狱大门前,见侧门已上锁,便拍打铁锁,很是一会儿,王斌慢腾腾从中门走了出来。

“王班长,我出去买点东西。”

“多长时间?”

“一会吧”

“一会是多长时间?”

“十几分钟吧,不出半个小时。”我很是憋气,不过现在是他说了算,忍点气吧,哎,周班长就没有穷汉子才得个毛驴子的显摆,可惜啊可惜···

“快去快回。”立马没有了往昔的谨守,很真具有了班长一把手的语气和姿态。我都是副班长了,又不是新兵蛋子,需要你这么嘱咐吗?现在中队如此缺人手,你让我在外面多待,我就待了?废话,真是得。

翟辉和我一起购买了三册装潢精美的笔记本,三只烧鸡,一些水果,便急匆匆赶回了中队,跨进班里,见三人不在,疑惑起来,又出去了?好在,稍一刻,仨人便会来了,“老杨,干吗去了?”我问道。

“指导员请客,喝酒。”

“喝酒···这么快?”

“也没什么说的,别扭,不去又不好,就呆了一会”

“我和翟辉,给你们准备的,算是送行吧。”我指了指桌上的三个袋子说道。

仨人客气一番后,便无语了,沉寂一会后,翟辉便告辞走了,我独自一个人与即将告别的三个大哥处在一室,原本彼此熟悉的我们,此刻,却是鬼使神差的彼此模糊了的感觉,说不出是为了什么,但我们应该是都感觉了彼此开始具有了距离,“鲁摩我要走了,就心事一件事,你的县中队。”曲武坐在自己的床头,很低沉的对我说道。

“曲哥,我会的。”。

“老曲回去之后,日子好过不哪去,你得完成他的心愿。”老杨第一次不仅是和曲武站在了一个战壕而且是如此知彼的深深说道。

我庄重的点了点头。

“鲁摩,我也没什么留给你的,就和你说句话吧,往后做事别太冲动了,你和我们不一样,两年后你家人,会是盼着你回去的,稳当点,当咱这兵不容易。”就像那天看到火车站的张队长一样,昨日还总是笑眯眯的周班长,一夜老了许多。

“我会的。。周班长,我明白你的意思。”周班长的这句话,我当时感受并不深,可现在每每记忆起来时,是越发感受其中的辛酸,他们都还活得好吗?

“老周说的不错,鲁摩,曲队长喊你少爷,一点没委屈你,你少爷作风真不少,稳当点,顺顺当当回去,做你的少爷。”老杨拍一拍我的肩膀叮嘱道。

“你们回去,都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想不了,种地。”曲武叹气道。

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一会儿,三人便上床蒙头睡觉了。

第二天,谁也不知道周班长是什么时候走的,他连晚上县局欢送的夜宴都没有参加,就悄无声息得独自离开了生活战斗四年的孟县中队。

晚上,我和翟辉要送曲武和老杨到车站,他俩坚辞了,我俩也只好作罢,这俩同年入伍的同一村的老兵,背着他们和入队时同一样的行礼:被背包带捆的结结实实板板整整的军被和一个帆布旅行袋,唯一的区别是军装、被子、旅行袋已经是完全从鲜艳的草绿色变成了漂白,隐隐约约只有一点一滴绿色依稀可见。两个人的背影消失在黑夜里了,我和我的人生道路上再难遇见的大哥再见了,他俩和他们为之付出青春和无与伦比勇气的军营再见了。

我悄悄的来,正如我悄悄的走,挥一挥手,我带不走我青春的激昂。

人生时时如初,从起点到一个终点,也许是那么漫长,可终点变成另一个起点,又是转眼即来,从他们沉寂的背影里,我读懂了青春的激昂,没有贫贱与高贵,面对人生的无奈,是谁,都无法抗争,哪怕他们真的曾经是英雄。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