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二十章  

2013-08-06 05:34: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我归建中队了。 队部里,只有杨指导员一个人在擦拭一支手枪,见我走进来,便一边继续擦拭,一边和我招呼“鳄鱼,回来了?”

“是,指导员。我是来汇报···”

“情况,中队知道了,检察院那边对你执行这次任务,表扬有加。”

见指导员没有让我详细汇报的意思,我便说“指导员,我来擦枪吧?”,“我顺顺手”,听指导员这样说,我立刻明白指导员这是在一则保养枪械,二则找枪感,我便没有再继续要求。

“你回去,休息一会吧,中队留守人员不多了,随时准备上岗或者出发。”

“是,那我回去了”

在指导员点头示意后,我走出队部,走进班宿舍里。班里,只有老杨一个人在,见一支冲锋枪搁在桌子上,便问他“老杨,准备上岗?”

“不是”

“那···?”

“中队没人了,随身带着好。”

“周班长,他们都出去执行任务了?”

“都出去执行任务了,你没看,在家的都在睡觉,忙乎了一夜。”

“我没见吕文书,也忘了和指导员说,枪怎么换?”

                “先这样吧,一会再说。

“一会吃饭,你赶紧睡觉吧,今天什么情况,还很难说。”

“老杨出什么事了,出去这多人?”

“你走后,就都没闲着,来了好几个任务,整个县城都开锅了。”

正酣睡之时,老杨拍我床头,见我睁开眼,便说道“走,队部,快点。”。我一骨碌爬起来,急速穿着衣服,一边想,又有任务?,走进队部,见队部里指导员老杨外,还有一个一班的,严司务长及炊事班全体之俩人,总计加我七人。“队里加上上岗的李班长,只有我们九个人了,伙计们,要辛苦点了,有没有问题?”指导员的语速,虽然依然是平缓的,但大任已在肩的意味,还是听得出来得。

“没问题”我们齐声回答。

“老杨你和鲁摩四点钟接岗,李班长带他班的备勤,你俩和我一起,随时补缺吧。”指导员一一安排。

“指导员,鲁摩,还没换枪”老杨替我说道。

“就这样吧,伙计们,眼睛都瞪大点。”,指导员说完就往外走,见我还在发愣,老杨一拽我“还不跟上,取枪去”,指导员这是要给我取枪,这笨。在弹药库里,指导员指一指一支冲锋枪柜说道“拿这支吧。”,当我要从腰里取出手枪的时候,指导员阻止我说“你先带着吧,都回来再交。”,哈哈,我双枪了,顿时,喜上眉梢,但叮嘱自己要:窃喜、窃喜。

 四点钟,我和老杨准时接岗了。我俩分头转了一大圈后,聚在内值班室处,聊起天来。“这次,还行?”先是老杨启口问我,“还可以···”我基本属实的和老杨叙述了过程。“这漂亮,好看?”在我大体叙述完毕后,老杨将信将疑的问我道。

“那是,身上的味道好闻极了。”我深深的吸吸鼻翅,追味无穷的会说道,“摸雪花膏摸的吧?”老杨甚是怀疑的肯定道。

“不是,绝对她身子的味道。”

“你没犯错误吧?”老杨瞅我的眼神和说话的味道很复杂,使我一时摸不准脉络,我眨巴眨巴眼,极力思索老杨的话意,“我是说你俩在地窖里没有那个?”老杨有点忍耐不了,旗帜鲜明的提问了出来,“是喝醉了吧,她说她搂着我睡的。”我真实的回答道,老杨瞟白了我一眼“这漂亮,一个被窝里,那什么···身子还很香,你睡着了?”,我再极力的眨巴眨巴眼“可能是一个被窝了吧···我不知道,她说的。”,老杨闻听了我这句话,咧咧嘴,很痛苦的笑了“她说她怀孕了,你也信是不是?”

               “乱七八糟,人家都说大伯哥稳重,你怎么竟打听弟妹的私生活?”撂了这句话,我便从内值班室走了出去。大约一个小时过后,我才回至内值班室不久,外边的侧门‘哗哗’响起来,看守所的蔡副所长,拿着一大把钥匙站在门前开锁。“还有还押的?”我问老杨。

“应该没有了,送押的吧”老杨回答。

还真是,在蔡副所长身后,跟着一个女犯双手抱着一条破旧棉被和监狱的碗勺------有点面熟,我才要仔细辨认,却被身后的叽叽喳喳引回头,“来菜鸟了”“嘿、条子不错”“脸蛋也行啊”,“都给我闭嘴”随着老杨的一声大喝,女监室立马安静下来。

女犯走进中门后,在蔡副所长的手势下,蹲在了地上,这时,老杨一个急上步,起脚就欲摧花,在那女犯惊恐的仰脸不知所错时,我认出了是她,情有所急,我潜意识的奔老杨脚踝就一个小绊,老杨一个趔趄,差一点就摔在地上。

老杨侧回头,满头雾水的盯着我,眼恨恨的在问:小子,你在干嘛?“进出门,要喊报告,知道了?”我也没解释什么,挡在她前面,向她说道,同时我察觉了:一旁的蔡副所长,眼睛里,流露出对我的极其不满。

“你老婆还是你小娘?”在押她入女监室,蔡副所长怏怏而去之后,老杨没有好气的质问我,感觉不解气,又追加一句“就是,你也不能下手这狠,不就件衣服吗。”,我赶紧上前,陪着笑脸解释“对不住了大哥,一时情急,是她。”

“啊···早说,老蔡不是个东西,送来前也不和人家说说规矩”老杨很大度,话锋一转,把所有事推蔡副所长身上了,“我先去吃饭了,一个人能料理了吧?”老杨盯我一眼,又瞥瞥女监室说。

“行,没问题”我领略老杨的意思后,很是感激的保证道。

“确实不错。”老杨指一指女监室,伸出大拇指对我低声说道。

目送老杨的身影消失后,我定一定神,暗思:帮一把,要帮她一把,绝对要绝对帮她一把。屏住呼吸,来至女监室窗前,一眼,只是一眼我就差点就流出眼泪来,她,卷缩在炕的最尽头,那里近靠着粪便池,三个女犯,围在她身边,指指戳戳,平日里风姿卓悦的她,就像一个无助的弱羊,披头散发,绝望的等待宰割,她瞥向窗外的那一眸,是既惊恐又是哀怨的怯弱之盼望。

“干吗?”随着我大喝一声,女犯们惊疑的目光都投向了我,她们从我的眼睛和神色里,读懂了我的愤怒,便一个个老实的坐回原位了。我招一招手,示意她来窗前,她眼睛惊恐的迷惑,身子一点没有移动的意思,一个女犯对她催促道“班长让你过去,快点。”,她还是没有动,另一个戴眼镜的女犯说话道“过去吧,这个新兵蛋是个好人。”, 她似乎清醒了一许,哆嗦的移至窗前,我见她已是泪眼簌簌。

“有事,和我说,老杨是我大哥,她们明白。”最后一句我是加大声音的。

她点点头,看我的眼神是那么怯弱,彻底没有了那夜的狡黠和调皮,我想,她已经深深的体偿了,监狱原本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如同住几日宾馆,权当一次长假那样潇洒好过。

“这些东西再欺负你,你就喊报告,出来我就扒了她们的皮。”听了我的话,她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奶奶滴,不会说话了,只是一味点着头。“吃饭了?”,依然只是只会一个劲的摇头。

 

               “一会我下去吃饭,给你拿点···你们听着她是我亲戚,谁再敢欺负她,我绝对扒了谁的皮。”后边。我尽可能大声音狠狠的威胁其余女犯道,心里也顾不上违纪不违纪了。

                正在这时,老杨从外面走回内值班室,他紧紧盯着我说道“奶奶滴,破老严,做了一锅喂猪的饭。”,“什么?”我挺迷惑,老杨正如他自己所说,是不挑食的,很好养活的一个人呀。

               “一锅豆腐渣,我连块肉都没有偷到,帮不了你了。”老杨盯着我,眼珠子示意了女监室方向,我恍然大悟,明白了。

               “能行?···出不去?”我一丝胆怯一丝无奈的试探。

               “把钱给我,舍不出孩子套不住狼,就你···算了,大伯哥做次好事吧。”老杨接了我双手递过去的十块钱,恨其俺不争的大摇大摆走出了监狱的大墙。

                几分钟后,老杨从外面急匆匆的走回,走进走廊他便闪进内值班室,我紧紧跟随,老杨从大衣里翻出两个塑料袋塞给我“快点,都回来了,我去交班。”

                 瞧着老杨走出了侧门,我定一定神,因为毕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心里有一点点的慌,我走至窗前“你过来。”,还好,她已经排位老四了,她这一次速速的来至了窗前,“解开衣服···你快点。”,她开始是一怔,然后快速的解开了外衣,将我的两个塑料袋塞进了怀里,奶奶滴,小女人眼泪又是哗哗的了。

                 我怕我也哭,我掉头离开了,身后传来细细的讨价还价,“给我一个面包,我给你一床被。”“你个骚货,你那床被本来就不用,欺负她,小心那小兔崽子,真能扒了你的皮。”,“别吵,别吵,大家分了吃罢,我不太饿。”

                 哼,不太饿,我溜达一圈走回来的时候,顺便往里面瞧了一眼,披头散发的嚼食不说,真丢死人了,近视眼,低头那个认真仔细的找寻面包渣。

一个人,倚在值班室的门框上,我心绪难抑,那一夜,毕竟是我一生第一次,与一个女人,一个风华正茂倩丽醉人的女人,共寝一室,肌肤相依,青春的思潮,未因险境而停止,女人的温柔,是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惊羞,柏拉图的情爱,是情欲的极致享受,那一刻,我的心灵未被尘染,我的灵魂,更是纯洁的。

我似乎又一次看见了,那飘逝的黄头巾,记起了苔丝的最初,为什么?美丽总被丑恶霸占,纯洁总被污色沾染,二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