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三十四章  

2013-08-31 07:54: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队长把摩托车停在一个商铺门后,对周班长说“周班长,你去买两盒人参烟,两斤蛋糕。”,周班长答应后,小跑步的进了商铺。“鲁摩,咱现在去一个老中医家,你多客气点。”张队长侧回头对我说,“恩”我点点头。

不一会,周班长就提拎着一个油纸包从商铺走出来,于是,摩托车再次启动,几分钟后停在了城关的一个大院门前,周班长上前叩了叩们,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开门迎在了门槛里,喜悦道“周班长来了,吆,还有张队长。”

“大婶,又来麻烦大爷了。”张队长满脸微笑的礼貌道,“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中队能看得起老头子,他就高兴了。”大婶笑吟吟的回答张队长后,慈祥的上下端量了我一番,“阿姨”我称呼道,“小伙子,长得真壮,还有礼貌”老太太赞许我后,又说道“还站着干嘛,进来,快进屋。”

我们绕过墙屏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医风古道精练健铄的老者,站在了正屋门前,声音朗朗道“哈哈,张队长怎舍得想起我来?”,“大爷,冤枉,上个月我还来看你来不是?。”张队长笑嘻嘻申辩道,“昂,岁数大了,记性不好了,哈哈。”老者爽朗的笑了,“大爷,你好?”我随上前礼问道,“好好,大爷好着,小伙子,受伤了?”大爷瞧了我一两眼,关切的询问道。

“大爷你真是神人。”我不是在虚伪,我不会说违心的话,我是真心佩服的说道,“大爷不是神人是老中医,进来,进来,我瞧瞧。”大爷侧了身,请我们一行人走进了屋里。

在周班长简述我受伤过程后,老者摸了摸我的左肩和左臂,又一边点点拿捏,一边问我痛不痛,如此两遍后,老者对我说“不大不小,错筋,掉环,肩胛骨隐裂,小伙子,能不能忍痛?”,“还行吧”,其实,我心里因为不知老爷子要干吗?还是有一点点惶惶的,但知道也只能这样说了。

“按理应该是上麻药,再处理,不过那样会影响恢复,张队长你看?”

“老爷子,全听你的,这伙计能行。”

老者让我反坐在一张椅子上,左手拿捏着我的左肩,一边说“小伙子,你很健壮也很协调和灵敏,经常练功,但练腿功多练臂功少,对不?”,别说,就凭这句话,既可以认定老者不仅是一个古道医者,还是一个武者,更是一个明眼人,就这一小会,就能瞧出我的深浅,厉害,佩服之极,我赶紧回答道“是,大爷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下盘相当的稳,可胳膊肩膀就明显缺乏劲道了,得多加强上肢锻炼了。”拿捏一会,他右手穿过我脖颈,肘部卡住我的右肩,继续说道“水游蛟龙山走猛虎天飞雄鹰,孩子,别看你长在海边,你却是只山虎。”

正在寻思之际,突然感觉整个上身被老者牢牢卡住,力量之大竟让我怀疑是一个精瘦老者所为,眼前一黑,金星四溅,一阵钻心的痛疼,差一点,又让我昏过去,但这次,是咬紧了牙关没有喊叫出声音。之后,老者给我敷上一贴大膏药,用绷带给我缠住吊上,对张队长说“一周一贴,停一天,再贴,三帖即可。

“大爷,这是药费。”周班长拿出一百块钱,毕恭毕敬搁在桌面上,大爷瞧了瞧“道则有道,医者有医,我和这小伙子有缘,免了。”,“大爷,走进门,我就感觉你待鲁摩特亲,我嫉妒,为什么?”周班长确实有点醋味的躬问大爷道。

“古道侠胆,悟性甚深,爷俩同根,一见如故。”

“大爷,我也是,我一见着你的面,就感觉特别的亲,但我说不出为什么?”大爷听了我的话,爽朗的笑了“孩子,太极拳讲究的是青年学,中年练,老年养,等你伤养好了,咱爷们交流交流。”

“大爷,我哪敢和你说交流,你能不嫌弃我愚笨不认为我歪斜,收我为徒,我就欢喜了不得了。”我听出了大爷话中之一的大半意图,于是赶紧恳求道,“那行,大爷这随时欢迎你。”大爷,我师父真实爽快之人。

“大爷,不对,应该叫师傅了,师傅,你怎么知道我练太极拳?”心里美极了,没有了一点疼痛的知觉,心情振奋的询问我师父,“小伙子,不对,应该叫徒弟了,徒弟,你师父我这点都看不出来,敢收你为徒吗?”我师父颇为自负的老顽童般笑了。

“那今天咱就办个拜师宴吧,我也跟着喝两杯。”这时,张队长在一旁高兴的提议道,“张队长,你也是练武之人,酒必定是必定要喝,形式并不重要···太极拳在意不在形,练拳如练人,不要注重形式,而忘记最初的自然之力。”我师父侧面回答了张队长,也是开始传授我要旨了。

“也好,大爷鲁摩现在不能喝酒,等他伤好了,不管怎么说,这杯酒一定要喝,这件事可是大事,就一条,这件事谁都不能提前说,要不然,到时候我未必能捞着来。”张队长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行,我不说,我想你这俩兵,只要你有话了,也不能说。”我师父爽快答应道。

至诚至心道谢之后,张队长驾驶摩托车载我们回中队了,回至中队,是早已过了午饭的时间,但不一会,翟辉给端上了两大碗热气腾腾的病号饭,周班长很高兴嘴里嘟囔着“鲁摩,我跟你沾光了,不过光沾得不磁石。”随后大口吃了起来。

瞧着几片菜叶和面条顶上的两个荷包蛋,我一点食欲未有,一则疼痛开始来袭,心力具粹,二则 面条和鸡蛋这两样是我在家,不喜欢吃的食品,尤其是面条更是基本不动的,所以未动筷子。“怎么不吃,还痛的厉害?”周班长关心的问我道。

“有点痛,强多了,没有胃口。”

“部队就这样,这是传统的病号饭,你凑合凑合吧。”周班长可能瞧出了我的实际,劝说道。

“没事,周班长,我一会再吃吧。”

“也好,受伤就是一时半时绞心,没有胃口,想吃了,让翟辉上炊事班给你热热,先休息吧。”

“恩”我脱了鞋袜依靠了在床被上。

曲武趁别人不注意之时,偷偷塞给了我一封信,见此举动,我没有立即打开,是在宿舍里人都不在的时候,开封阅读的:

我走了,悄悄得走了,虽然于眼前的世界,亦未有几丝的留恋,却无法不能不在你的身旁,温馨的停留。

此刻,我每时每刻都是在为了忘却而忘却,可无法抑制的是,总在记忆你,记忆你我短暂但也许是永恒的瞬间,相依是一种缘,缘字,是一生的一份债,更是一份情,遥远的地方,有一个人,会在此别的余生里,永远的祝福你。

我拥有了财富,却失去了太多美好的愿望,伸出手,已抓不住我最初的渴望,从此,只能流落异乡去寻找新的大陆,我在冥想,当我回归尘土的那一刻,眼前浮现若果是你的音容,我的灵魂,就会升入天堂。

这一切,不全都是我的错,泪,从此心里流,我喜欢你,我想你。

                我知道她是不属于这里的,我在心里亦不止一次的祝愿她早一刻离开这里,可今天她真的走的时刻,我心内却是止不住的一片空虚、怅惘和失落,二十年后的今天,每当我追忆其她,除了满身心的温情,更有了对痛并快乐着另一种自我的生命解读。

雪上加霜,晚间的饭菜,我只是看了一眼,便没有了胃口,几乎一点未吃,在周班长和老杨等的劝说下,才是勉强咽了几口。

在班里只有我和曲武的间隙,曲武对我说道“出去是件好事,再联系吗?”,“联系什么,她是要出国了,怎么联系···我俩从那一晚后,应该是有感情了,我也垂涎她的美貌和温柔,更喜欢她的那种顽皮,但我总感觉不是爱情,再说,和一个释放犯谈情说爱,部队也不容许。”嘴上这么说,我知道我自己心里不全是这样想。

“部队没什么,你又没通风报信,别的我就说不明白了。”曲武一丝暗淡一丝无奈的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起初也真算得是一场邂逅,原本就没什么计划。”我在内心深处,深深叹一口气的说。。

“可惜,她是个聪明人,有文化,人也算是正派人···”。曲武欲言又止,我神经质听出了他的潜台词,不知怎么?在此刻的曲武面前,我再也是抑制不住那一夜至今的憋屈和悲恋,加之今夜伤痛的衰弱和离别的酸楚,我哭了,很伤心的哭了“我没有舍得动她一指头,她却让那个杂碎给做了。”

               “鲁摩,我也是一个很喜欢读书的人,也有很长一段时间,做白马王子和城堡里公主的梦,但人,很多的时候斗不过天,更斗不过人,做了就做了吧,只要两个人好,那就是最好。”曲武罕见眼睛明亮的对我倾诉和规劝道。

                 “她身子不干净了。”我几乎是要歇斯底里的喊了,“她不干净了,谁干净?有没有不贪财的人,只要贪财,就没有一个干净的,不是说什么事都要看大方向吗?唉,怎么这样女人都看不上我?!”

                  周薪走了进来,很异样的眼光瞧了瞧我俩,一语未言的停留片刻又走出去了,曲武对我开释的笑了笑“少爷,睡一会吧,你命里不会缺女人。”

半夜里,可能是药力的作用,我的痛疼逐渐退去,我听见我的肚子开始咕噜噜响了,我有饥饿的感觉了,便悄声起床,溜出宿舍,不便叫起炊事班的人,便自己撬开厨房的窗,钻进去,寻遍整个屋子,只在饭橱里找到一碗冰冷的菜花,饿了,真饿了,一口气,虎吞而进。

坏了,还没有走回班宿舍,心口一阵憋闷,止不住一张嘴,将才所食尽数喷出,一股难闻的菜花味道,冲顶大脑,难受之极。之后至今,再见菜花,万恐避之不及,视之,便欲倒胃呕吐。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