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十七章  

2013-08-02 08:10: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队值班室换枪的时候,中队文书吕豪一边收放步枪,一边递给我一只五四式手枪,一边说“你伙计,才来几天,就让单独执行任务,好好干,将来会有出息的。

我接过手枪和弹夹,对只有俩个实弹夹颇是有点失落的说道“吕班长,就两个弹夹?”,“不少了,又没让你去参加野战,这是规定”吕豪笑笑说,“能不能,再给一个”我还是不甘心。

吕文书稍一停顿,从枪橱里又拿出一个弹夹,递给我说“私人感情,别丢了,这可是看半个老乡份上。”

“谢谢了,谢谢”

“你要什么样的枪套?”

“不漏枪管的快枪套吧”我之心早有情中的回答。

“赶紧走吧,检察院在门口等着囊”当我欲再一次感谢时,吕文书催促道。

我手里掂弄着手枪,心里这个美呀,一抬头,看见曲队长站在队部的门槛前朝我招手,我赶紧小跑过去,欲敬礼,但曲队长一摆手,制止了我,“干事机灵点,别什么事都去拼命,你妈养你这么大不容易,咱中队,也不想出个烈士”他说完这俩句话,便扭头走进队部了。

                 我摸摸头皮很丈二,不是都喊口号: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唯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吗?我出中队大门的时候,就看见红围墙大门处,有一辆吉普车停在那里,一个人站在一边,向院内瞭望,我想是检察院等我的吧,便小跑过去。

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给人第一眼,就是正气干练。我俩彼此心领神会的不陌生的握一握手后,他自我介绍道“我是检察院的徐志刚,这次任务的负责人,车上还有我们两个同事,上车走吧,小伙子。”

我才要拧把开门,车门从里边被推开了,一男一女坐在后座上,彼此点点头,我便坐上车,徐组长坐上前座,汽车迅即发动起来,疾驶而去。“这是徐良,这是纪兰,我们四个人一组”在车上,徐组长给我介绍道。

徐良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很沉稳老练的样子,纪兰,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姐,虽说不上天资国香,但端庄清秀温文尔雅的耐看。

不一会,车便驶至县火车站的大门前,孟县火车站是个二级火车站,挺大的,在进检票口的时候,徐组长一亮证件,说执行任务上车补票,检票人员一点头,我们四人便走入站台了。因为是春节返乡高峰吧,列车上,人,很拥挤,徐组长在前,我们一行直接走进了餐厅厢。

在见到列车长后,徐组长出示了证件,对四十左右岁的女列车长说“麻烦你,给补张票吧,我们到xx去”

“很紧急是吧?”列车长在稍一端量我们后问道。

“是,突然接到的任务。”徐组长回答道,“连换洗衣服都没来及带。”纪兰笑一笑,跟随说道

“都带上小武警了,应该不是学术会议···你是小武警吧?。”列车长拍拍我的肩膀,手很无骨的柔软,话,有点彰显着轻视俺的年龄。

“列车长,你眼力不错,但怎么就一句加一个小字?。”我嘀咕的抗议道。

“在你姐面前装什么大。”列车长又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嫣然一笑“票你们可以报销,我送我弟弟两个苹果。”

待列车长离去后,徐组长也没有怎么征求我们的意见,便点了四个小菜、四碗米饭,我们便细细的吃起来,结账的时候,纪兰挺惊讶,连连询问了人家两边价格的准确,人家说了是列车长嘱咐,才揣揣不安的付了钱。

列车大约行驶俩个小时后,驶进一个偌大的车站,我一看站牌,奥,省府。

走出站台,来至一个报亭,徐组长拿起话筒,拨了一串号,说了几句话,约一刻钟,俩两吉普车驶至我们跟前。徐组长在和随车来人交谈一会后,由徐良驾车,我们四人便乘车在省府的大道上了。车驶至一个宾馆门前后,纪兰对我说“鳄鱼,怎俩去办手续”

我看一眼徐组长,见他点点头,便推门下车,跟在纪兰身后走进了大厅。站至总台前,纪兰掏出身份证,对服务员说“有四个人,房间吗?”

“有,但没有结婚证,男女不能同住”服务员很客气的说。

纪兰再没有说什么,而是侧回头,瞧一瞧我,示意:你来吧。腰里别着手枪,我正在胸挺肚添着吗?浑身的神气正在没有地方喘吗?,于是,掏出士兵证和持枪证,往台上一摆,盯着服务员说“执行任务”

“可以登记吗”服务员询问我道。

“不能”我虽然说得很坚决,但是心里也是没有多少底数,只因为纪兰蹊跷的未有出示工作证,我才这样说的,先懵懵再说吧。幸甚,小服务员是见了手枪吓得吧,什么都不说了不问了,立马给我们办理了手续。

 纪兰这姐,可够温文了,给我冲一杯茶后,仨字‘喝水吧’,然后,便径自拿出一册杂志,坐沙发上看起来,稍一会,她可能感觉我无所事事,也不是回事,便又拿出一册杂志,递给我,依然仨字‘看书吧’。

我接杂志后挺高兴,可以消磨时间了还能长知识,可一翻拉,立马沮丧极了,什么呀,乱七八糟的,一册女性杂志,怎么修饰脸啊,怎么保养皮肤啊,尽是些狗狗猫猫的事,我欲恼,但忍住了,仅抗议在心头没出声,毕竟人家姐是好意,对不?“姐,咱这次执行什么任务,能用上枪不?”我实在憋不住了,张口问道。

“没有风险,让你来白吃饭吗?”纪兰抱着书瞥我一眼,然后再眨巴眨眼,抢白我说道。

早了抢白,我不恼,还是挺舒服的感觉,“这手枪,我喜欢一辈子了,不知道这把能不能用上?”我掏出手枪,一边爱不释手擦拭着,一边嘀咕着。

“你才多大,就一辈子了···你一辈子啦,我最起码不就成老太婆了不是?”嘿,别看纪兰端端庄庄的,真调皮起来,也很有味道。

“姐,说说,咱执行什么任务··对我保密吗?”见纪兰姐对我如此的亲如故友,我试探的寻根问底道。

“对你保什么密,徐组长回来,就布置了,你青岛的?”纪姐转变话题询问我道。

“是”

“市里的?”嘿,纪兰学说的青岛话,还真有那么几点味道。

“是,纪姐,你也懂市里市外之分?”

“呵呵,鹦鹉学舌呗?。”纪兰嘴角露出了一丝诡笑,我自感自己聪明绝顶“你是在青岛读的大学?”,“你怎么不问我是在青岛出生的?”这姐不说正话,就是在瞎逗我,我生气了,但又不敢回嘴,总惦记着一个事,于是,情不自禁倾身凑近纪兰的眼前“姐,能打起来吗?”,纪兰很怒视了我一眼后,然后嫣然一笑“我想唱着歌,回家。”

我咧嘴笑笑,没吱声,可在心里嘀咕:能打起来,最好还是打起来,要不这手枪不成摆设了,这瘾就过不上了。

俩个小时后吧,徐组长和徐良走进房间里来。

我和纪兰站起来,我欲让座,徐组长摆摆手示意我不要客气,自己坐至床沿边说道“今晚七点开始设伏,如果抓捕成功,鲁摩你主要负责看押和警戒,今晚的抓捕,尽量别搞出动静”

“徐组长,今天晚上我们抓什么人?”我耐不住了,开口问道。

我这一问,徐组长拍拍脑袋笑了“瞧瞧,我只琢磨抓捕方案了去了,忘记和咱鲁摩同志介绍案情了,鲁摩,别误会,在我脑子里疏忽你还不知道案情了。”,“徐组长,没事,鲁摩弟弟,只盼着这次能让他真刀真枪的过过瘾。”这姐,钻我肚子里了。

“今晚,我们抓捕一个女人,窝藏犯,我估计抓捕过程不会太麻烦,关键是抓捕以后。”徐组长冲我眨巴眨巴眼,笑笑后说道,我发现徐良也在一旁抿着嘴乐。

“老徐说得对,我们在她家外守候,等她上楼再实施抓捕,突击审讯的地方,我和老徐已经选好了,最担心的是劫持。”徐良进一步说明道。

“呵呵,还有敢来抢人的?”我嘿笑道。

“很有可能,所以,这次来,我们请求了你们武警的支援。”徐组长极其严肃的说道。

“那干脆押监狱去审就是了?”我愣愣得说道。

“小伙子,不是不相信你,有些情况,一时和你说不清,我们只能找一个外界谁也摸不着的地方突审,被跟踪发现,会坏事的。”徐组长颇是一丝深沉的说道。

“坏什么事,徐组长,我赤手空拳就能打倒两三个,何况还带着枪。”我信誓旦旦意气昂扬的拍胸脯说道。

纪兰一巴掌,拍在我膝盖上,手真软,舒服,好像再让她拍一下。“行,我们就需要你这样精神头的,现在吃饭,能睡会的睡会,今晚还不知道会成什折腾什么样。”徐组长乐了,徐良又抿着嘴笑了。

“能对付几个?”纪兰歪着头,满目含笑的问我道。

“只要不是高级特工,我绝对能长坂坡怒喝百万大军。”

“厉害,佩服,徐哥,我这弟弟缺不缺一点心眼?”纪姐摇着头很恐怖很无奈的神情,询问道。

“纪兰,别瞎说,人家鲁摩同志,这是英雄无惧。”徐组长努力控制笑意的为我批评纪兰道。

               “唉,此刻我才明白了点,英雄都是没脑子的人吧?不战而屈人之兵,鲁摩弟弟,俺是小女人,能不交火完成任务上上策,行不?”纪姐长叹一声,重重的嘱托我道。

               “纪兰,你这就错了,鲁摩绝对有脑子,就是憋坏了,想活动手脚了。”徐良反对纪兰肯定我道。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