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二十五章  

2013-08-22 06:52: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清晨,起床哨吹醒后,我没有参加出操,而是留在队里帮厨,给父母端去了早饭后,周班长他们也跑操回来了,我将早饭端回来,班里人坐了,周班长开口道“鲁摩,九点有班车去曲阜,你和你父母去逛逛吧。”

“周班长,我可以几点回来?”我问道,“什么时间都可以,尽量晚饭前吧,两顿都在外面吃,花钱多。”周班长稍是一琢磨后,晦朔我道,“鲁摩,让你父母回来吃晚饭吧,有什么要求,你尽管和严司务长提,他这人很好,战友父母来,他一般都会亲自做。”老杨怕我不理解周班长的意图,很详细的说明道。

“我妈说,昨天是她这一辈子,吃得最饱的一次,她说我们在家,隔再多的辣椒,也做不出这个味。”我如实的学说了我妈妈对司务长厨艺的赞赏。,“是吗,也是,咱司务长可是正经八里的三级厨师,做结婚宴席都一点没问题。”老杨的语调之美,就好像是自己受到夸奖一样。

“鲁摩你真幸福?”周班长感叹地说道,“周班长,这怎么说?”,“咱班里,从我这个四年兵开始,父母就没有一个来队的,你父母来得这么快····就你父母给咱班送的这些吃的礼品,就几乎是我家一年的生活费了。”

“不可能吧?”周班长的语气很真诚,但掺杂几丝伤感,我诧异的疑问。

“有什么不可能,就你这台录音机,我可能就一辈子买不起。”曲武在一旁说话道,老杨才要习惯性的紧贴曲武说话,却被周班长摆摆手制止了“鲁摩,你知道为什么咱班都一窝蜂的往你父母那窜吗?”

“不知道。”我摇摇头回答道。

“你父母一来,都想家了,都想父母了,就把你父母当做自己父母了···”周班长哽咽了,眼角闪出了泪花,“老周,看样第五年也不能留你了,几个月就回家了,哎,人得认命,少爷就是少爷,下生命就好。”老杨第一次深沉的说话道。

当我来至接待室时,我父母已经是吃完了饭,并把接待室收拾得干干净净,我见只是两床被子,叠得太不符合规矩,便习惯成自然的一一伸开,尽量按部队要求重新叠起来,在我叠被的时候,我父亲在我身后冷不丁说道“你这习惯,复原回家后,能坚持三年,咱这兵当得就太有价值了。”

我偷着笑笑,未吱声,我知道我爸爸绝对是话里有话,因为我在家,是出了名的五分钟热血,对一件事兴趣上来,视死如归,但总也坚持不了多久,就会索然无味的顺手扔一边去了。这时,曲武和老杨敲门走了进来,俩人昨夜前来暂短拜访过,所以我父母并不陌生,开始了唠嗑家常。

                “大婶,在你面前我们算什么老同志,我们鲁摩是战友加兄弟,你就放心吧。”我越来越发现,老杨虽然文化几乎是白丁,但特会说话办事,可不一刻,还未等我崇拜他语言能力的心境消退,他便话有闪失,闹出笑话了。

“大婶,一会吃完饭,上监狱里看看吧。”老杨真诚邀请道。

“不给你们添麻烦了,你们有你们的纪律。”我心里明白,我妈妈是客气,乐意上哪去转转,她也是不会盘算进监狱转转。

“大婶,上去看看吧,人这一辈子,没进次监狱,也是一个遗憾。”我妈妈眼睛霎时怔住了,我也稀里糊涂起来,老杨你这是啥意思?

“你会说话吗,是人话吗?”曲武没好气得抢白老杨道,老杨才要给予曲武反击,但自己稍一眨眼,便尴尬得自笑起来,嘴里嘀咕道“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应该知道坐监是啥滋味···”

“闭嘴吧,你,越解释越混。”曲武拽一把扯住老杨胳膊,侧回头,自己却禁不住对我们一个劲的笑。我和我父母,也乐的不行了。彼此正在会意开心地笑,张队长敲门走了进来,进门便亲切的叫道“大婶、大叔你们好。”我赶紧向父母介绍了他,我父母连连回答‘你好、你好’

“坐,坐坐,张队长。”我父亲热情邀请他道,“不了,大叔,让鲁摩陪你们在县城逛逛吧,我站会就走。”张队长搀着我父亲的胳膊,很真诚的退让了我父亲的让位。

“不急不急,坐坐吧,鲁摩很佩服你,这小子,在家就没有瞧上的人,来中队后给我们写信,经常提到你。”我父亲继续真挚挽留道。

“呵呵,鲁摩,陪服我?没听你说过?”张队长笑着拍一拍我的肩膀说道,张队长禁不住我父母的一再邀请,坐至了床沿上。“张队长,你入伍很多年了吧?”我父亲问道。

“十四年了”

“鲁摩说,你军事上很棒,人也很好”

“哈哈,大叔鲁摩那是吹捧我,咱武警部队的一线干部,都这样,不就我一个会耍点拳脚耍点枪”张队长非常谦虚的说,“他这孩子,在家是老小,哥哥姐姐都让着他,我们也惯着他,不大懂个事,几乎没人能管得了他,你还要多管教他,他很听你的话”我母亲说道。

“呵呵,看出来了皇帝爱长子,百姓爱老幺,不过鲁摩有文化很懂事,这样好,不受拘束,能干大事,我喜欢这样的。”张队长笑呵呵回答了我母亲的说话。“听鲁摩说,你快要专业了?”我母亲关心的问道,“是啊,现在,部队开始重视文化,重点培养从院校出来的,这是好事,像我这样的大老粗,应该减退了。”

“你们一线部队,放走你这样的军官,很可惜。”我父亲真心真意的说,“不可惜,大叔,一代比一代强,像今年他们七个,个个正规高中生,有文化,这两个月,我们队部就一直认为,他们进步太快,都超出我们最理想的预期了。”

“他们那能和你比,你太抬高他们了。”母亲笑着说,“怎么不能比,他们就是欠缺些历练,我们县中队,任务复杂了而且多,这不仅需要军事技术,往往更需要灵活机智的头脑,他们有,学的也快,不像有些人,一年了,连检察院和法院到底都是什么职能部门,都分不清。”

                 张队长这句夹枪带棒的蔑语,立刻招致了老杨的大为不满“谁分不清了,看衣服也是知道怎么回事吗?···检察院灰色的土里土气,说了不算,就是拉皮条的,法院一身黑,老大,一锤定音。”全场忍俊不住都笑出了声,张队长呵呵道“我又没有说你,你激动啥。”

                “我那激动了,我那激动了···去了趟青岛,就一辈子忘不了人家海滩的胳膊了。”老杨很是生气的反击,但我知道因为是在我父母跟前他是很收敛的了,否则,出口的就不会是胳膊了。

大家嬉笑一会,张队长站起身来,对我父母说:“不打扰你们了,大叔,大婶,鲁摩虽然人实诚,但不是没有脑子,我也知道,你们并不在意他在部队有多大发展,最重要是让他来部队锻炼的,我们曲队长和指导员都很疼兵,也很注意安全,六年了,没出人员大事,你们就放心吧。”

和父母一一握手后,张队长告辞走了。陪父母几乎是逛了整个的县城,午饭是在菜馆吃的,清真菜馆,别一样的菜系,味道好极了,很是解馋。期间,父母嘱咐了我很多,说实话,从这个耳朵进,基本是从哪个耳朵直接就出了,但,始终是在享受着久违的父母才能给予自己的温暖和慰藉。

夜里,十点多钟,在欲送父母去火车站的时候,张队长来了,坚持他带队,父母拗不过,便同意了。在进入候车大厅后,我妈妈安排我去买站台票,张队长一听,就坚阻了“不买,大婶,咱买什么票。”

“不好吧,也不贵。”我妈妈坚持道。“不贵,咱也不买,火车站是咱中队主要协勤单位,不能给他们养成坏毛病,咱来还什么得听他们的。”说完此话,他便大步走至检票口处,对两名正在验票的工作人员脱口一句话“中队的,送站”,然后,站在一旁,心定气闲,好似他已经接管了这条通道一样,一挥手,招呼我们一行六人径直走进了站台。

这一幕,不仅是在我一生里,记忆了一辈子,更是在我母亲的脑海里,记忆了一辈子,因为直至现在她还时不时对许多人说起这一幕的记忆,她说,大半辈子,我都认为解放军的基层军官,都是那种高大全却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物,可相见他们中队的干部,尤其是那个张队长后,我才知道,他们大多的是哪么真诚、朴素、善良、无私、可爱,那个张队长活像一个山寨里二当家的,一身匪气,但匪气得让人喜欢,只可惜,那么早就牺牲了。

望着缓缓驶离的火车,消失的父母背影,我眼眶有点湿,在家万般好,出门事事难,我又一次告别了父母才能给与血脉相赐的关怀和慰藉,离别半载,感受甚深。

但我的心境,还是明亮的,因为父母是满怀欢喜踏上列车的,他们对中队的物质条件,尤其是人,是一百个满意的,他俩为我有福气被分配至孟县中队而欣慰直至,哈哈,我这个小鹰,在孟县中队的环境中,也被默许可以自由飞翔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