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二十六章  

2013-08-22 10:3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历四月二日,我站在红墙围起来大操场上的时候,抬头忽见一行大雁从湛蓝天空飞过,顿感空气是更加的暖暖,春天来了。今天是战术训练,单兵的:卧倒、跃进、地形地物等,很快就过去了,因为主要是我们几个新兵,按训练大纲的要求一一演练一遍。

休息一会,在操场南边拟建的街道上,开始了二人、三人、班战术演练,第一拨,就是我和翟辉演练二人组搜索。曲武装扮歹徒,当他被发现从一个门口跑出时,我一个上步,策踹一脚他的腿弯,加一枪托,就把他放地上了,他配合的很好,一点不难为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背上枪,弯身,单腿跪地,就准备拷他。

就在我拷他左手的一霎那,他突然一个猛的侧翻身,同时,一把训练菜刀握在他的右手,明晃晃的亮在我眼前,我失败了。

再放到他,这次,我举枪瞄准,盯着他,一摆手,示意翟辉上来,翟辉保持一米的距离,用枪顶着曲武的后背,我便又一次单腿跪地,‘碰’,身后却传来一声清脆但震耳的枪声,我俩一惊,猛一回头,只见曲队长端着套了回火帽的冲锋枪,枪口还冒着小烟圈。

“这把你俩全完了。”曲队长说这话的语气很平淡,说完就径自回原位置了。我俩有点木讷了,不知所以然了,我瞧瞧你,你瞧瞧我,杂办啊?

任务还得执行,我一横心,再放到,迅即做了一个拉枪栓上膛的动作,枪托夹在肘窝里。右手端着,枪口顶在他的后背上,左手‘咔嚓’就把曲武的左手拷上了,侧回头,看看翟辉,他正在端枪警视四周,没什么动静,我俩四目一对,过关了?

紧跟着,就是我们集体搜查一个持枪犯了,由周班长统一指挥。“你们俩注意,抓持枪犯,最重要防止冷枪。”在我班脱离中队的队伍,独自聚在一起的时候,周班长嘱咐我和翟辉道。

 “冷枪就是狙击手吧?”翟慧问道。

“是,这是在考试我们,也是在考试狙击手,一般情况下,会有一个干部拿喇叭,枪一响,他就会喊我们那个牺牲了,这是我们包围的最佳时机,不过人家会立刻转移下一个狙击点。”周班长继续介绍情况道。

“老周,老李和张队长上去了。”这时,曲武小声说道,“奶奶的,这不欺负人吗,让他当怎们的狙击手。”老杨愤愤道,“领导重视这是,重点培养咱班。”听得出,周班长也是不乐意得要命。

“这家伙,沉得住气,枪法又好,难对付,这样,咱也别费脑子要优秀了,要个良好就行了,老杨你准备牺牲吧。”周班长分析战情并按派道,“干吗又让我牺牲,你怎么不牺牲?”老杨很是不满意的回应道,“我是班长,一把手,不能先牺牲了,总得先牺牲干部吧,不你是谁。”周班长不容抗辩的回答道。

“这样吧,我出个馊主意。”老杨折合道。

“快说,就要开始了。”周班长催促道。

“我们分两组,呆着就是不动,张队长那急脾气,不用十分钟,准拿喇叭喊我们出击,那不就得了···我可告诉你们,谁敢出卖我,我奸你们老婆去。”老杨出主意同时并警告我们道。

“我们都没老婆,你奸谁。”周薪冷不丁这句话,让我们大乐不止,若不是在训练场,一时半会停不了,“哎,不出卖你,那只有我挨骂了,就这样吧。”周班长无奈的叹息道。

老杨这是神仙,看着表,十一分钟,张队长大喇叭喊了,不仅是喊了还是不停息的连骂带炒,哈哈,声音很大,线路很明确,我们俩组噌噌的窜出,直奔目标,不一会,他便和李班长彼此嘟嘟囔出来了,远远可看见曲队长一个劲的窃笑。在随后的俩个多小时的训练中,我时不时的就听到‘碰’的一声枪响,又是那组犯大错误了,庆幸的是,我随后只挨了一次黑枪,嘿嘿,就牺牲两次,及格线。

训练结束后,队伍集合起来,曲队长站至队伍前面,大声开始讲评道;“单兵战术,就那么几个动作,班组战术也就那么几套,但,战场环境是复杂多变的,最重要,是在执行任务时,多动动脑子,保存自己,消灭敌人,是唯一的战术目的,明白吗?”

我们齐声回答:明白。

“我有句话,大家都知道‘老老实实,会是一个好兵,上战场打仗,还得看调皮捣蛋的’,你们不要错误的理解,我是在鼓励混来的,我一向认为战场,就是智慧加冒险,冒险就是不怕死的精神,这个容易,让你上,你也不敢后退,你们几个新兵不错,有文化脑子也灵活,但我要提醒你们俩件事,第一,要谦虚,脑子再活,也要有经验带,第二,团结,牺牲自我的精神,只有敢于牺牲自我,才能最大程度保全集体,从而保护自己,这个道理不难懂,你们要好好想想,翟辉和鲁摩这组,团结、协作、不挣不抢,表现不错,表扬。”

这是我入队以来,曲队长唯一一次的长篇大论。

在午饭的饭桌上,周班长很高兴“不错,今天咱班挨得黑枪最少,这和翟辉、鲁摩有很大关系”,“那是,我第一次,挨了四次黑枪,哈哈。”老杨更乐得不行,“猪”曲武贬斥老杨道,哎,两老人家又要开始了。

“我四次是猪,你三次就是猴了,哈哈?” 果不然,老杨开始反击了,但这次是很幽默很机智的反击,因此导致曲武把持不住跟着笑了,没像以往一样再驳斥老杨,只是嘟囔了句“我在家瞧着民兵都害怕,那知道自己也可以抓人了。”

“奖励,老杨带队,鲁摩翟辉跟着,给你们个美差。”周班长扒着饭吧嗒着嘴,乐呵呵的说道。“我就不去了吧,我去过一次,让老曲去吧。”瞧着周班长笑眯眯的眼睛,我正琢磨是什么美差之时,老杨站出来让位道,。

周班长瞅一眼老杨,没吱声。 这时,王斌有点急的请求道“我去次吧,我没去过。”,“你不能去,你太漂亮了,你和周薪都不能去,你俩去了,会惹麻烦。”周班长白着眼,貌似很认真很负责的说道。

哈哈,我们都笑了,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是执行什么任务,只感觉这次肯定是一个轻松地任务,周薪撇了撇嘴,继续扒饭,王斌在那脸红了,很是美滋滋的样子。

“老曲,那你就去吧,但别辜负了老杨的一片好意,哈哈。”周班长说完,竟禁不住的在我们面前第一次开怀大笑起来。

“你俩都一样,去了,基本都会一个结果”老杨说道,“就你行?”曲武嘴上硬,可语气谁都听得出来,是没有什么底气的。

“我可警告你们俩,不准抢你们曲班长的风头,哈哈。”老杨对我和翟辉煞有介事的嘘唬道,“没事,别听他的,本身就是耍的景,谁有本事,谁别憋着”。  曲武甚是无所谓的说道,但语气看来是答应下这件差事了。

“老曲,我说,他俩只要稍微一抖擞,就没你什么事了,你可别后悔。”老杨明显是在连搅和带寻开心了。

“人的命,天注定,胡乱忙乎没有用,再说,我可不像你,天天吃碗里望锅外的,要是谁家姑娘看上我,我又看上她,绝对从一而终我。”随着彼此接触的日久,我发现曲武并非与周薪一样,绝对铁内向之人,心境明朗时,也挺爱说话并且具有相当水平。

“哎、哎,老曲,咱这里都是男人,没有大姑娘,你来得什么爱情表白?”周班长今个也是很开心很高兴,“他这是在练习今天下午开场白。”老杨立马给予幸灾乐祸的肯定道。

“滚···奶奶的,就不能和你说句正话,这年头,女人全瞎眼了,越能胡说八道的越喜欢,鲁摩,你可千万别跟老杨学这坏毛病。”曲武半气半嘻并扯我攻击老杨道,“他是新兵蛋子,还没放开,我看要让他放开,胡说八道的本事,能上天。”老杨毫不避讳的说我道,“我看也是,就那天,关于爱情的问题,他能把孟秀才说得哈哈大笑,就是个奇迹了。”周班长紧跟着附和道。

这时,指导员走进我班宿舍里,见嘻嘻哈哈的场景,便笑吟吟说道“都这高兴,还没吃完饭。”我们赶紧全部站起来,指导员连忙摆手说“都做,继续吃,客气什么,把我见外了吧。”,“指导员大驾光临,有指示吧?”周班长示意我们坐下后,自己站着笑问指导员道。

“不敢说是指示,来和你商量点事,你班白天没岗了吧。”指导员坐至了周班长的座椅,眼瞅着周班长问道,“是”周班长明显回答的很警觉的神态,“再出两个人,去老红军哪,干点活吧。”指导员举重若轻的要求道。

“行,我去···你们谁再去?”周班长望着老杨问道, “那还用说,也就我了。”周薪闷声闷气的说道。

“下午训练民兵谁去?”指导员貌似不在意的问道,“老曲带队,鲁摩和翟辉去。”周班长冲指导员笑一笑,回答。

“他俩还行,曲武你去干吗,不白占一个名额吗?”指导员说完此话,站起来,就拉了一个掉头就走的姿态,从其侧脸可见一脸的趣笑。

哈哈,再偷瞅瞅曲武的一脸表情,只有捂着嘴乐的份了,老杨狠狠拍了拍曲武的肩膀“老乡,替自己争口气,你就不能不和女人一说话就脸红吗?”,“我一辈子都学不会你见了女人那幅殷勤的德行。”曲武愤愤反击道。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