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八章  

2013-07-06 09:30: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的白昼时光,是很快就过去的,因为除了喝茶聊天打牌,就是在县委大院随意溜达,所以很惬意很自在。

天黑以后,在县委的餐厅里,摆了三桌丰盛的宴席,县委几位领导基本都来了,县委张书记还特意将我招致他的身边坐,这可能因为我是席间唯一的个孩子又是一个兵的缘故吧,顺便提一句,黎班长虽然大不了我几岁,但看起来是很老的样子,最起码要比我老成的许多,县委常委级的领导,每个人分别简约讲了几句话后,呆了大约半个小时,便一一告辞走了,整个大厅里,只剩下我们具体值班人员了,气氛立刻轻松的起来,期间,黎班长低声催促我两次:吃想吃什么吃什么,喝别喝醉就行。

山珍海味,我是猛吃的,酒是没敢多喝的,心中明白,绝对要自律:手中有枪,身上有任务。

走出餐厅的大门,黎班长对我说道“咱俩分头转转吧。”,我正欲询问黎班长怎么个转法,却被已经是红红亮起的一串串大红灯笼,映红了眼睛,我貌似突然记起了什么,于是这样迷的问道“黎班长,怎么没有听到鞭炮声。”

               “十二点放鞭吗?···你们不是?” 黎班长反过来疑问我道。

               “我们什么时间都有。”我笑了笑回答,瞬间想起自己要半夜三更独自巡逻了,一种激情和一点点紧张悄悄爬上心头“黎班长,你带枪了吗?”

               “没事,我带着枪,再说,能有什么事?真遇到几个小虾小鱼的···吓跑了也是胜利,机灵点,明白吗?”黎班长明白了我的意思,稍一掀起上衣的右下角回答后,又叮嘱的暗示我道。

定眼一瞅,我这才发现黎班长腰间别了一把五四式手枪,都两天了,我怎么竟没有发现,?虽然黎班长是一撩即蔽,却使我的眼睛立刻贼亮起来,手枪,我的至爱,这要是老杨带着,我非立马要过来好好亲亲我这日思梦想的宝贝,黎班长不太熟,没敢造次,但我真心加虚心的请教道“黎班长,为什么你要把手枪隐蔽起来?”

“咱中队都这样,手枪不好显摆在外面,一是它容易被抢夺,二是失去它隐蔽出手的威力。”

“奥····”我才要继续请教关于手枪的学问,李处长和徐干事一前一后,走了出来,于是,我和徐干事一组,开始向右侧巡察起来。“小同志,咱先上机要室看看吧。”两组分开后,徐干事对我说道。

“县委又不是军事部门,还有机要室?”我随口问道,“我们去看看就行了,不打听,连我都不知道具体任务流程。”徐干事这话,让我挺心堵。

我俩在机要室的门口停住脚步,徐干事上前拿起墙上的电话,先报了口令或密码什么的,再报了自己的姓名,里边打开门,一个五十多岁的干部模样男人,站至门前说道“徐干事,有事吗?···吆,还有中队同志吧,进来进来。”

我才要迈步进去,徐干事一把拉住我,连连说“冯主任,我们就不进去了,主要来看看有没有需要我们做的事。”,“中队的同志又不是外人,来来,小伙子进来。”冯主任不由分说的将我拉了进去。

机要室里,还有两名女同志,年龄大约都是三十来岁吧,我们一进去两人便立马站起来,热情招呼着,冯主任招呼我在一张椅子坐后,问道“小同志哪里人?”

“青岛人”

“青岛好地方阿,哈哈,一开口,卷舌子,地道青岛人。”

“你新兵吧,挺精神,想不想家,现在?”其中一个女人杏眼含嘻的问我道。

“行,还行,不太想家。”

“想家很正常,我这大岁数了,今晚不能回家过年,还在这想囊。”冯主任像对一个孩子一样,对我开释说道。只是聊了几句话吧,最多也就是五分钟,始终站立着的徐干事便启口说道“主任,我们还得到别处转转,不打扰你们了。

“行,注意安全。”冯主任先是眼角隐隐的一动,随后站起来和我握握手说道。

在走出机要室们之前,俩位姐姐,不由我拒绝得给我装满了两个口袋的糖和水果外加一包香烟。走出机要室,徐干事提议要到大院内的休息区去巡查一边,看他那神神秘秘的样子,这把,我长心眼了,什么也没问,免得再挨堵,跟着就是了。休息区很偏角很神秘,我们只在外围灯光下,稍一溜达便离开了,开始了随意的溜达----说是随意,因为徐干事的腰板和步伐都是随意了。当我和徐干事巡至一个楼座的时候,我视线里,突然感觉有一个人影,在右侧摇曳的灯光下一闪即逝,我不禁立刻警觉起来,“不应该有别人了吧?”我低声问徐干事。

“哎,不应该有。”,闻听了徐干事坚定的回答,我立刻奔哪个方位搜去,不几步,便见一个人从墙根处猛然站起,撒腿便跑,我俩几乎同时大喊一声:站住。跑窜之人根本不理会我俩,反而窜的更急了。

于是,我俩起步就追,我一边追,一边从肩上卸下冲锋枪,随即打开保险,压至第二档的单发处,‘哗’拉枪栓上膛,枪口抬高一寸,斜左上方,右手食指一扣,鸣枪示警。可意外出现了,心里一惊, 竟然未响,我顿时就懵了,再上膛,再扣扳机,依然未听枪响,懵大了,顿时额头冒大汗了。

好歹急速闪念着记起,我冲锋枪上的弹匣按惯例是空的,于是,赶紧的卸空弹匣,掏身上的实弹匣,要命的是,弹匣套的小木头系扣,任凭我怎么摆弄,就是解不开了,这个心急,可越急越紧张起来,越紧张又越急的手哆嗦,手指都不听大脑使唤了。

总算解开了小木头扣,掏出了实弹匣,再把空弹匣装回弹袋后,又有一个障碍出现了,让我这个更急了,实弹匣卡了几次,就是卡不上枪身,实在是出于无奈,跑至一个明亮灯光下,我看清楚了,也明白了,弹匣的槽,我始终没卡在枪槽的横梁上。卡上,往后一扳,这把牢固了,可抬头一寻,人,没影了。我这个急,我这个恼啊,整个脸上,感觉是一阵火辣辣,羞得无地自容了。

我的心火,霎时窜上脑门子上了,帽子,烦人了,从头上揪下,不管人家同意是否,一把递给了徐干事,解开上衣的风纪扣和第一个口子,挽起俩个袖子,脑子里就一个念头了,仨字:拼命了。

在奔至这个楼座的大门前,徐干追上我,拉我一把说“冷静点,别急,我在前面给你照着吧?”

我没有回答徐干事的提议,伸手将冲锋枪的刺锥,‘啪’的挑上,肩膀一靠便闪身闯进了大门里,徐干事在我身后,按亮了手电筒,光柱耀眼的锃亮,我先是一怔,然然后便不顾不问的前行,其实,我是受过严格训导的,在夜间,巡寻目标的时候,灯光,是绝对不可以从队伍后边闪亮的,但那一刻,懊恼的情绪,变成了无畏的行动,没什么战术可言了,满脑子就充斥着一个念头,逮住他,更没有心思和徐干事计较了。

我在前,徐干事在后,我俩开始在大楼里一一搜索起来,由于我前进的速度过快,几次,都是徐干事喊住我,我停住等待他跟上来,再继续开始前进,在三楼,一瞥间,我发现一个办公室的门,是虚掩一二十公分的,便迅即靠上,脚尖一捅后,紧贴向左侧闪开的门,观视右侧同时,低身猫腰跃进右侧,蹲姿迅转身观视左侧,再待视线少适应后,起身逐一角落搜查,这时,徐干事走进来,手电筒照亮一遍整个房间。

“估计,跑了,不可能在这了。”,听徐干事的语气,他是想结束这场搜捕了,想想,也没有反对的理由,毕竟一个多小时了,楼上楼下,三遍了。但,心里这个无奈啊、这个郁闷。

垂头丧气的走回值班室,黎班长瞧了我几眼,欲说还休的说了句话“歇会吧,今年春节晚会挺好看。”

V             哪还有这个心思了啊!我一边边的回忆每一个过程,懊恼不止,我咋这笨,那空弹匣,往回装什么装,看了加尔森敢死队后,我苦练过几年的飞刀,手上还是有准头的,就几米远,甩空弹夹出去,砸不倒,也得砸他一个趔趄,哎,满脑子的训练过程,我守着这个规矩干吗?这是?再碰上这样事,怎么得劲怎么来,不能着丢人了。哎,挎冲锋枪是威风,可着脸,也丢大了,得熟悉啊,要不,指导员和班长一再嘱咐,熟悉、熟悉。今晚,只是个小偷而已,要遇个持枪犯什么的,可不仅是丢人的事了。

就在我自悔默念的时候,张处长从外面回来了,他示意黎班长和我出至外间后,从手掌里摊出两粒子弹说“黎班长,是你们的吧”,“鳄鱼,你看看”黎班长吩咐我道,但语气很平淡。

有点紧张了,虽然平时认为自己天都不怕的,但,这毕竟是丢失武器弹药的事,如果是我的,可要有大麻烦了。退膛,清点,常备弹匣二十七发,桌面上二十五发,我的。

“我的,可能装弹匣时····”我自己都感觉,这是我一生来,最没有底气的说话。

 

                “我估计就是你们的···怎么这不小心,丢了,回去能交代吗?”张处长这一说,我更紧张了。“没事,我哪有,打靶时节省的,真丢了,我给你补上,再说,编个事,说鸣枪放了,也行。”

黎班长这句冒似不以为然的话,让我一辈子都感激不尽。

“我说了,没事,大过年的,瞎紧张什么,往后多小心点就是了。”在李处长走后,黎班长又安慰我道。

“黎班长,我想出去转转”

“不看晚会了?”

“不看了。”

“行,不过挺晚了,一个人别往隐僻处转。”

走出大门,坐在县委大院对面的体育场台阶上,情绪很是低落。在敞亮的灯光下,我一遍遍缷撤着冲锋枪部件,扳扣着弹匣,直至闭着眼,都可以完成这一切程序后,才停住,但,却是暗自神伤起来,壮志万丈一世,首战惨败的汗颜,如此的失败,沮丧的要命,感觉自己整个心气都瞬间垮了。

突然,片刻间,四周围,鞭炮齐鸣、震耳欲聋,天空的四际,因腾空燃烧的烟花,而绚丽多彩。啊,大年三十了,过年了。

抬起手腕,看看表,准十二点,孟县,人心真齐,鸣放鞭炮,如此按礼制而至,不像我们宿舍,从三十中午,‘噼里啪啦’,能时时续续燃放至初一上午。

想到这,我想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