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五章  

2013-07-03 14:3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是星期日,由于睡前被告知,明天早上可以不起床,我便放心大胆的懒睡在被窝里。“起来吧,就你一个人睡觉了。”翟辉轻轻拍几下我的床头催醒着我说道。我在被窝里,左右瞅瞅,可不是吗,整个宿舍里出了翟辉,再没有一个人影。

赶紧的,穿衣服整理床铺,洗涮。当我在屋外水池刷牙的时候,翟辉已从这排房子最后侧的炊事班屋里,端着饭菜出来了,他几步走近我后,低声道“快点吧,到开饭时间了”

对翟辉的叮嘱,我很感激,因为我知道,让老兵们瞧见我现在才洗漱,必定不是一件好事,心里因此不由地想:翟辉这人真不错,有眼色心还正。于是,我三把两把老猫似地洗完脸,窜回班宿舍,和翟辉一起布置饭桌, 没几分钟,周班长他们陆续的从外面回来了。

在吃饭的时候周班长说“今天你们新兵就正式上岗了,从今天白天的岗开始,一会八点,鳄鱼和我上头班岗。”

饭,很快就吃完了,由于对自己睡懒觉的表现颇有些心亏,便主动伸手,要求给几个老兵洗碗,首先是周班长站起来嘴里嚼着饭连连说道“不用、不用。”,“自己事自己干,吃你自己饭吧,叨叨什么。”杨班长的话,虽然有些粗,但心意还是很让人接受的。

再瞅瞅曲武和周薪,哎,俩人眼神怎么不太对,有一种异样的味道,他们不喜欢我这样?可能是瞧出了我很为难很尴尬的内心,曲武对我说了话“你看哪个班有出来扫地面的,这都得队部强摊。”

                俺不是笨人,立刻听出了曲武的基本话意···在这个中队不喜欢雷锋式的好战士。稍一修整,便是临近八点了,周班长边开枪橱,边对我说“鳄鱼拿枪,走,上岗去。”

我问“压弹吗?”

“压,验枪后,压上子弹,别上膛”周班长系挂弹袋的时候,似是记起什么,对我和翟辉正色叮嘱道“对了,你俩往后都要注意,上岗前,不能忘验枪,会出事的,这点决不能马虎。”

“明白”“明白”我俩先后回答道。

我跟在周班长的身后,来至墙碑处,面对墙碑验了枪,压上了子弹。

被墙碑挡住视线的是一个很大的铁栏杆大门,锁着两把大铁锁。右侧有一个侧门,是虚掩着的。走进侧门是一处宽十米长一百米的开阔地,紧挨着是一排平房,中间有一个两扇对开着的大门,距这个门三十米的俩侧,各有一小门,墙上间隔几米远,便有一个一米见方的玻璃窗户。

我和周班长一前一后走进了中门,里面是一条两米宽的走廊,中间内值班室的两侧各是十个监室,我在新兵大队认识的一班副班长黎缨站在内值班室门口,他对我笑一笑后,对周班长说道“接岗了?”

“是,没什么事吧?”周班长列行寻问道

“没事,一切很正常..”黎班长回答道

一班的我们一年新兵孙东从走廊左过走进来,我俩打了一个招呼后,我悄声问他“怎么样?”

“还可以,没事,都关在笼子里,能有什么事?”这家伙一派举止若轻的潇洒加低视我的大声回答我,道。我这个气呀,还不如不问吗?但有两个老兵在,我不敢发作,唉,咽下这口气吧,无奈。

俩人走后,周班长带着我从内值班室内的岗楼口,蹬楼梯走上了二层,二层的东西两侧,是两扇没有门的门,从这里,我俩走至了监狱的屋顶,说是屋顶,其实就是俩个被岗楼隔开的大平台,从这里可以看见紧挨着监室后侧是铁栏杆扎成的放风笼,放风笼的南侧是宽约五十米的菜园地。“我们看守所平时一般关押一百六七十人,都是未决犯。”周班长边走边对我陆续介绍着。

“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六点,是白岗,晚六点到早六点是夜岗,一班岗都是俩个小时”,“一班岗两个人,你们新兵上岗,有些犯人会欺生,别害怕,厉害点,几天就好了,如果他们不像话了,就和带班的老兵说”

在平台上来回溜达了一趟,我俩便回至了走廊里,周班长对我说“你来回走一趟吧。”

我把步枪的背带使劲顶顶后,开始我四年橄榄岁月的第一次巡监了。

左侧第一个监室,是一个女犯监室,也是全监狱二十个监室唯一的一个女监室,关押着十几个女犯,还不错,基本都低眉顺眼的坐着,有几个也只是偷瞥我几眼后,便低头小摆弄去了,两米半宽的窗户吧,几步便走过去了。

男监室可就不行了,大监室,二十几人,小监室也有十几人,,一个个光着大脑袋不说,来回溜达的,低头深思的,瞪着眼愁你的,五花八门,要啥有啥,瞪着眼狠狠瞅你的,倒还不咋地,出来,谁揍谁还难说吗,就是极像一具僵尸的那种,死死盯着你的眼睛,呆滞、阴郁、无泽,白睑多,黑球少,真让人发秫。

硬撑着来回巡视一遍后,回至内值班室,问周班长道“周班长,右侧最后一个监室,左侧倒数两个监室,没有关押犯人?”

“这···慢慢观察,自己搞明白吧。”周班长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如此说道。

虽然心里犯嘀咕,但知道不便再问,心想:这监狱还蛮复杂的吗?,“感觉怎么样?”周班长瞅我一眼后,问道。“还可以。。就是有点紧张。”我如实回答。

“为什么紧张?”

“马蛋子一大片,从来没见过这阵势。”

“开始几天都这样,习惯就好了。”

“周班长···我想上厕所。”

“去昂,这事没规定···呵呵。”

唉,一辈子记忆犹新,随后的半个小时内,我竟然解了三次小手,第三次回至走廊见到周班长的时候,不得不自我颇是尴尬的解释“喝水喝多了···真是,周班长,我将才上岗前,喝了很多水。

“去后边,转转吧···缓缓劲。”周班长眯着眼,嘻嘻的浅笑。我越发的害臊了,真是难为了情的细声请示“我转多长时间回来?”

“转够了,就回来,去吧···去吧。”

高耸的电网,近处的一个个铁笼,头顶的国徽,肩背的钢枪,与狭小窒息的走廊,截然相反的开阔视野,这一切,让我紧张的神经,霎时不仅松弛起来,而且一种自豪的慷慨,由心而生,传遍全身,一个军人的荣耀,更令我心驰神飞。

高中第三年上,我突然厌倦了校园生活,因为我身边无论过去怎样青春激昂的同学们,一夜间,全部沉寂了,都去为高考而拼死的奋斗了,这有什么意义?有一次期末语文考试,太多的人能爬进及格线就不错了,而我却考得八十六分,我母亲看着我的语文课本,怎么都不敢相信,我的成绩是真实的,因为我的语文课本崭新崭新,没有动过的一丝痕迹,课本的世界太小了,‘宁做百夫长,不做一书生’的豪言壮语,让我横出一条心,抗枪卫国,在部队的大熔炉里,让自己的激情燃烧,呵呵,此刻的感觉真不错,读你们的死书去吧。

“到点了···想什么囊?”杨班长的大嗓门,把我从遐想中唤回,一个小时过去了,这么快?!“杨班长,没想什么····上岗的感觉,真不错。”我心情愉悦的对杨班长神秘道,杨班长上下端量我几眼“你脑子有病吧,上岗不错?···不错,那往后我的岗,你都给上了吧!”

“杨班长,我要是有资格,替你上岗没问题···我请教你个问题行吗?”

“有事就问,什么请教不请教,。”

“我们可以和犯人说话吗?”

“可以,不可以,我们怎么管他们····不过说起话来,得注意,泄密、串供,还是尽量少说,你有文化,好明白,明白了?”对老杨的话我不置可否,因为是明白,也不明白,但处于礼貌和尊重,我点了点头。

“轻易别戳气他们,要是捣蛋,就揍。”老杨在和我走进内值班室后门的时候,嘱咐我道。

“杨班长,我们也够不着他们,他们在屋里。”

“有的是机会,防风、提审、清点,逮着了,就往死里揍,别手软。”杨班长狠狠的说道。

“红色恐怖对白色恐怖?”

“对,就是这么说。”杨班长高兴得拍拍我肩膀,给予表扬。

“周班长,一时高兴,把时间给忘了,对不起。”走进内值班室,我对站在门口的周班长表示道。

“对不起,到不至于,你干吗又这高兴了···还要搞恐怖。”周班长瞅我的眼神,就像瞅一个怪物一样。

 

                “对杨班长训导的理解。”我讪笑道。

“对了,我还忘说了,提单和工作证必须两者合一,才能让提犯人,时间长了脸熟了,老兵没有工作证放行,你俩可别违规,没有提审证,是绝对不行的。”周班长叮嘱我俩道。

“周班长,看守所的也不行吗?”翟辉询问道。

“谁也不行···不过,一个人做事一个原则,有些事,今后你们自己掌握吧。”周班长坚决回答后,少顿,又这样说道。

“要想顺利回家,在部队有前途,最好别想歪歪道,小心,吃进嘴里,吐不出来。”老杨少见严肃的补充道。

“怎么样?”在我跟在周班长身后,往中门外走的时候,翟辉将我拉到一边,俯耳低声问道。

“行,还行。”我也是如此这样回答道。

我近四年橄榄绿生涯的第一次上岗,随着我走出监狱的大门,结束了。一个人一生会有很多的第一次,但这个第一次,虽然已是过去了二十几年,但依然是记忆犹新,兴奋和紧张同在,我总是感觉不能准确完整的表述那两个小时内的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样子,我只是清晰的记得,那天的阳光很明媚,天空很蓝很蓝,我的背影和闪亮的枪刺。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