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四章  

2013-07-02 18:5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俩都是高中生,真的是很聪明的很哪个行,每每回忆起这四年橄榄绿的第一次出击,我都为之骄傲不已,当我俩交替掩护的奔袭至足有六七十米远目标地之时,几个当事人竟然是毫无的察觉。

               一个男人死狗一样的躺在地上,一眼看上去就像死了一样,杨班长不愧是老兵,当我俩消无声息分别站至了他侧身后时,他没有回头的尽可能悄悄的掩蔽的,打开了已经是违规上膛的冲锋枪保险,“新来的新兵吧?”,一个老头瞥见了我俩,向杨班长询问道,“我班的。”杨班长回答的很响亮。

              “杨班长,你怎么知道是我俩?”我很惊奇的问,杨班长侧回了脸“我会闻味。。。你俩回去吧,没事,慢慢就明白了。”

               我俩是新兵,对眼前的状况当然是摸不着北,所以立刻执行了杨班长的命令,才要向他敬礼走人,杨班长却是先前一步的说道“别敬礼,提着上了膛的枪,不向任何人敬礼。”

                我俩回至班宿舍里,先前的紧张和拘谨荡然无存了,人就是这样,万事开头难,未知是恐惧,经历了一次,想想,也就是那么回事吗?

               “这久,还没有回来,你说周班长他们是做什么去了?”我询问翟辉道。

                “看样是突击任务,抓人把?”翟辉反问我道。

 “真放心,就把咱俩搁家里,在家我看个门,我妈临走,还得嘱咐半个小时囊?”我苦笑道。

 “我瞧你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个娇生惯养的孩子,这回没奶吃,恐慌了吧?”翟辉甚是寻开心的讥讽我道。

 “娇声惯养?我那次把同学的胳膊打断了,差点没被剥一层皮。”我很委屈的记忆起了一件事,拿来说明我没有被娇生惯养,不曾想,换来了翟辉更加的愤愤“剥层皮?换成我,我爸不拿杀猪刀宰了我,才怪囊,得陪人家多少钱,你知足吧。”

“咱俩,这是算备勤吧?”我对我俩此刻的定位感起了兴趣,“应该是吧?”翟辉也无法给我确切回答,就是吗,俩新兵蛋子,本来彼此就差不了一个‘包’钱。 正当我俩犯着嘀咕,杨指导员和一个老兵,一前一后推门走进我班宿舍里。

杨指导员走至桌前,拿起翟辉的那支半自动步枪,在手掌里掂了掂问道“你俩步枪射击成绩怎么样?”

“四十七环”我立正立即回答道,“四十九环”翟辉随即回答道。

指导员瞅了瞅我又瞅了瞅翟辉,然后意味深长的说道“小心,别走火,尽快熟悉熟悉冲锋枪的使用。”

“是”我两异口同声。

指导员在把枪放回原位后,指一指他身边的老兵,对我俩介绍说“这是咱们中队一班的李班长,曲队长和张队长都带队出去执行任务了,你们七个新兵是主力军了,若有情况,他会来招呼你俩的····先保存自己再去战胜敌人。”

李班长对我俩笑一笑后,说道“今天的口令是,问七,回答,十一,明白吗?”

‘明白’我俩异口同声回答道。

“若警报器响或哨兵鸣枪,你俩要第一时间关灯,负责墙碑左侧的警戒,懂不?。”李班长眼睛扫描我俩两遍后,一种甚是探寻的眼光和语气询问我俩道。

“明白,左侧警戒是应对监狱内的向外冲击。”我非常自信的首先回答。

“说的不错,你哪?"李班长眼盯向翟辉问道,“若果鳄鱼这样做了,我一半的精力,就负责他的后侧。”翟辉回答道,“很好,你也很好。”李班长拍着翟辉的肩膀继续说道“你俩后侧就不用费心了了,后面有炊事班俩老油条”说完后,李班长对我俩情趣盎然的挤了挤眼。 在俩人往外走的时候,李班长对指导员说“这俩很不错,让老周选对了。”

 

                “你那俩不行?吃碗里,看锅里的,人心不足。”指导员的语气很平稳,但反讥的很到位,李班长在指导员背后,做了一个举拳示威的动作后,回头对我俩笑了一笑,随指导员走出门去了。

“这里当官的都很和善,挺不错。”待指导员和李班长消失在黑夜里后,我俩重新坐回了对接写字台,但这次是面对面坐的,“你很喜欢读书?”翟辉没有直接回答我的感慨,隔着桌突然这样问我道。

“是,你怎么知道的?”

“你背包里带了不少书。”

“昂,这算多,最多我藏书的几分之一吧。”

“你家里很有钱吧?”

“哪,我高中三年的中午饭费和来回车费。”我心酸的自豪道。

“怎么说?”

“中午饭费不花,跑回家,自己能点吃,来回不坐车,走呗。”

“多远?”

“十几里吧”

“还多出中午一趟,不累?”

“不累,高二,接受了我哥哥退役的一俩破自行车,好多了。”

“得了吧,破自行车,我上学是三十多里路,连辆破自行车还没有囊。”翟辉不无不满的说道

“你参加高考了吗?”

怎么?”翟辉对我的问题,直眨巴眼。

“我没有,学校通知我有新闻单位要保送我,我都没感多少兴趣  。”

“为什么?”

“不愿读书了,不愿读死书了,一心思,盘算来当兵了。”

“唉,我就差了十一分,有人保送我,让我叫爹都行。”翟辉满腹遗憾的说道。

“不至于吧?”

“你懂什么,考上大学,我就可以有工作,有城市户口了,多大诱惑,叫声爹有什么?又不是叫亲爹,干爸。”

“你在家,练过武吧?”从一开始我便发现翟辉行走出手是个行家。

“眼神不错,行家,”

“你练传统套路多,实战少,也就是说,打架少吧?”               

              “我不说了吗,就打了一次。”

               “哈哈,我练的少,打的多。”

“咱俩以后,相互多弥补吧。”翟辉真诚的提议道。

我俩聊了一阵后,正准备彼此比划时,周班长他们回来了,第一眼,我便瞧见周班长左侧额头上贴了一块纱布,浸出着血迹。我欲启口问候,看他的脸色又咽回去了。三个人谁也不说一句话,将各自的冲锋枪和弹袋搁置自己的床头后,便开始铺床展被准备睡觉的姿态了。

“还上岗吗?老周。”那个老兵曲武征求周班长意见道。

“这么短就回来了,滑过去,人家一班能干吗?”周班长回答后,转脸对我和翟辉说道“你俩睡觉,今天不上岗,明天熟悉熟悉监狱再说。”

“周班长,这枪?”我持着枪和弹袋,站至周班长身前寻求道。“我怎么把这事忘了···搁枕头底下。”周班长拍一拍额头道。

在我往枕头底下放枪和弹袋的时候,曲武走近我低声说道“有事,别慌,先翻床底上膛,再考虑别的···千万别站起来。”

我感激的点点了头。这时,‘嘟嘟’中队院里,想起了几声哨响,周班长嘴里嘀咕道:这么多执行任务的,吹什么吹,狗抖擞。周班长催促我们上床后,伸手关了灯,自己却没有上床,背对我们坐在椅子上,托着腮,凝视着窗外。

窗外寂静无边,班宿舍里寂静无声,但我们彼此感知谁也没有沉沉睡去,因为,一惯笑眯的周班长如此沉郁,肯定心事如麻,出了什么事?我反复捉摸而不透。

“鳄鱼,你有烟吗?”一段时间后周班长轻轻走至我的床头,弯腰俯身,见我睁着眼便低声问道。

“有”我翻身坐起,连忙从上衣口袋找烟。

“两支就行了”,周班长从烟盒里抽出两支烟并推手我的硬塞,悄声说道。

“班长,你不是不吸烟吗?”,周班长没有回答我,而是将左手食指竖起在嘴唇,示意我别出声,而后轻步走出宿舍,独自吸烟去了。

               才是感觉睡去了,杨班长回来了,他走至曲武的床头前拍了拍床头“到点了”,没有听见曲武的声音,几分钟后吧,突听杨班长的嗓门大了“该上岗了,什么东西。”

               听见了周薪的声音了“嚷嚷什么,不还有五分钟吗?我准时到。”

               周班长和杨班长是一齐走回宿舍里的,杨班长嘴里嘀嘀咕咕的牢骚,周班长一语不言的默声,杨班长拍了拍我的床头“兄弟,起来吧,首长让我们撒泼尿再睡。”

               杨班长又是如法炮制了翟辉,我和翟辉自然是立刻迅速起床穿衣,我一边穿衣一边询问杨班长“杨班长带枪吗?”

              “带,带,不带枪还要我们去?”杨班长的话,怪怪的,满可以说是阴阳怪气了。

               见我俩穿戴了整齐,杨班长掉头就向室外走,但在他走至门前的时候,他回脸瞟了我俩一眼,嘴里喷出这样一句话“你俩缺心眼是吧,不穿大衣,出去冻死?”

               周班长说出了进屋的第一句话“得了,你和俩新兵发什么牢骚,个把小时就回来了,明天又不起床,至于吗?”

               我俩穿大衣的时刻,班宿舍的门被在外推开了,曲队长走了进来“不去了,睡吧。”,曲队长说完这句话,掉头就向外走。

               “不去了,这不耍人玩吗?”杨班长白着眼睛询问曲队长道。

               “不乐意,你就自己出去跑两圈。”曲队长根本不瞧一眼杨班长,扔了这句话便拉门走出去了。

               杨班长眨巴眨巴眼睛后,对我俩挥挥手“你俩不想出去跑两圈,就立刻睡觉。”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