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三章  

2013-07-02 14:0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是星期六,部队上传统的整理内务,别人都出去了,只有我和翟辉两人在,擦玻璃、抹桌子、扫地,很快就结束了。九点多钟,周班长进屋对我俩说“走,洗澡去。”

               四个月了。在我的记忆里,只有元旦那天洗了一次热水澡,是在新兵大队附近的劳改矿上,整一个新兵大队三四百号人,水池里就像下饺子一样,一锅一锅,连点水都不须添。 这次很好,就我仨人,周班长乐呵呵观看了我和翟慧潜水时间的比赛,基本持平,周班长因为经常洗而提前走了,翟慧认认真真给我搓擦了后背,我要回报,他坚决拒绝了“我不愿意别人在背后捣鼓我。”呵呵,这话是个啥意思?搞不明白,心思了老一段,也是不明白。

下午一点多种,我是被叫醒的,队伍在中队院里集合完毕后,被带至了那片红墙围起来的训练场,值班的二班班长孟云向副队长张真报告说“孟县中队二十一名战士,三名上岗,两名特勤,一名休假,其余十五名名全部到齐,请指示。”

张队长回礼后说“以三大步伐、腿功、臂功、综合练习、擒敌拳、战术为序,新兵演练一遍。”,随后,孟班长指挥我们七个新兵依次演练了一边后,向张队长回报道“演练完毕,请队长指示。”

“请入列”张队长然后大声说道“点评”我们全体立正后,他还了了一个军礼继续说道“通过演练,可以看出新兵同志们,四个月的新兵训练成绩是很好的,完成了从一个社会青年向一个兵的转变,希望你们以后多向老兵学习和请教,以最快的时间,贴近实战中去,讲评结束,各班带回。”

结束了,就这样结束第一天的训练了?一切程序和新兵连一样,一切按条令条列办,但也太简短了吧,窃喜之余,有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跑步回至宿舍门前,周班长整队后说“鲁摩、翟辉出列,其余解算。”我俩跨前一步,其余的三个老兵走进宿舍里了,周班长对我俩说“走,领枪去。”

 领枪的整个过程,又一次出乎我的预想,授枪啊,总的有个仪式吧,过程却是这样的:周班长和我中队的文书兼军械员说笑着,打开军械库,周班长随意的从枪厨里拿了两支五六式半自动、六十发子弹、俩个子弹袋,分别递给我俩后,和文书打个招呼,就和我俩一起,径直回班宿舍里了。

看着摸着,这威武的步枪和黄灿灿的子弹,我心里这个美啊,小时候,为了要一支假塑料枪,我曾经满地的打滚,不是因为是老幺,绝对就挨上巴掌了。此刻,真枪真弹啊,是我的了,我是男人了,还是一个拥有真正武装的男人,让他们和她们知道,该多羡慕我啊,心里这个美,比昨天的哪一个梦都美。

回至班里后,周班长说“来,大家伙聚一聚。”这时,班里共有六个人:杨昊三年兵、副班长,曲武三年兵,周薪两年兵。大家围坐在左边的对接写字台后,周班长说"现在除了探亲的王斌,我班人员都齐了,伙计们凑一块就是缘,什么事商量着来,都是新兵过来的,你们俩也别拘束,多看点,多学着点,多问着点,有情况原则上,鲁摩跟着我,翟辉跟着老杨,你们俩都是正宗的高中生,有文化,应该没什么问题。”

 “他俩没问题,都够机灵的,不出仨月,能比咱们强。”杨班长赞许我俩道。

“行,老周,你有眼光,他俩看着就让人顺眼。”外表总让人感觉有些抑郁和沉寂的曲武,也开口赞许道。

 “呵呵,我一眼就看上他俩了,第一个冲上去抢的。”周班长得意的表白道。

 “咱中队,这情况,也真难为人,机灵点还好些,笨的···”杨班长似怨似感慨的欲语,便被曲武两个“像你”字,给噎回去了。

“行、行,就像我,入队就执行任务,太勉强人了。”杨班长也没有和曲武纠缠,自嘲的又说道,“有什么办法,老话了,人员少,任务多,没办法。”周班长感同道,这期间,我注意到,二年兵周薪,虽然人长的不错,面也善,但一字未语,一切和自己无关似得坐在一边。

“最重要一条,你俩千万别拘束,拘束了,就会束手束脚,耽误事,明白吗?”周班长继续说道。

“老周的意思,是你们别拿自己当新兵,来急班,明天你们就可能独自执行任务,人家可不会拿你当新兵使,不会照顾你没经验···会当孙子使。”杨班长进一步的解释被周班长阻断了“老杨,他们才来,多说点积极的话。”

“听说你俩个都有武术功底?”曲武在一旁改变话题问我俩道。

 “多少有点,不精。”翟辉回答道,“我没什么功底,打架还可以。”我如实回答道。

 “行行,能打架就行,我们武警会打架,就是好兵。”杨班长拍着我的肩膀,乐呵呵给予我肯定,然后他转向翟辉盯着看“翟辉,你打架怎么样?”,翟辉腼腆笑了笑“我家是穷人,出去打架我爸会剥了我的皮···不过,为了我妹妹打了一次,放到了四个。”,“你不是吹牛吧?”杨班长夸张惊喜的喊道,周班长说话了“你看他样子,是个说谎话的孩子吗?”

全场开始呵呵笑,气氛正走向热烈,却被急急跑进来的文书吕豪给终止了,他急急道“周班长,三人,全装备、快。”

“曲武、周薪走”周班长边从枪厨里取枪,边继续说道“老杨,你教教他俩冲锋枪怎么使。”

在周班长和两个老兵,急匆匆跑出宿舍后,杨副班长不紧不慢的对我俩说“没事,你俩绷什么劲,一般情况下,都是咱们打人家,二十几个人,十几条枪,打两三个持刀的,紧张什么。”,而后,他从枪厨里取出一支五四式冲锋枪,放在写字台的桌面上,对我俩说“一看你俩,就不是笨人,我给你们拆装一边,你俩看看就行了,关键是要多练习,昂,一边拆一边给我擦擦,这个星期我就不用擦了。”

 冲锋枪的构造,我感觉比步枪要简单,撤装几遍后,便可以顺畅组合了,只是琢磨半天,对上联下单的保险原理也是没有搞明白,于是开口请教杨班长道“杨班长,上联下单的原理,是什么?”

 “原理,我那知道···知道些那干什么?牢记上联下单不就行了?”杨班长有些不屑和纳闷的回答我道。

“杨班长,这冲锋枪和步枪,射击有什么区别?”翟辉关心着另一个问题,请教道,“就连发不一样,冲锋枪跳动一些···斜上跳,其余差不多。”老杨端起冲锋枪做了一个枪口斜跳的姿势后,便不再给予多余解释了。

“杨班长,将才取步枪,我就很兴奋,现在,拿冲锋枪,更兴奋。”我如实汇报着感受,“兴奋、兴奋什么?冲锋枪不熟练,可容易掉弹夹,着得注意啊。”杨班长对我的兴奋有些不理解,但随后甚是语气凝重对我俩叮嘱道。 

晚饭后,不一会,也就六点多钟吧,老杨说“我要上岗了,没事你两别出去,有事先关了灯,躲写字台后,再说。”在他右脚迈出门槛的时候,他回过头来说道“对了,你俩把子弹压上吧,别上膛就行。” ,翟辉一个惊怔后,试探的问道“班长,行吗?”,我紧随“我们在新兵大队里是反复受过教育的,没有具体任务,是不准许压弹的,没有具体目标,不准许上膛的?”

老杨在出门一刻甩出了一句话“谁不让,说我命令的。”

老杨走后,我俩一人一边坐在了左侧的写字台边,把压了弹的半自动步枪支在身边。此时,一种莫名的情绪涌在我心头,白天不懂夜的黑,夜幕已经拉下,本已神秘的监狱,在黑夜的静寂里,格外的肃杀。偌大的宿舍了只剩下我俩了,我们非常的清楚,不论今夜发生什么,我俩都要义无反顾的投入战斗,激昂的青春,随时都可能要迸发出灿烂的火花了。

                翟辉默不作声的在桌面上,一遍接一遍的拆装子弹,看得出,小样的是有点紧张了,我在一侧不以为然,我开始想象:今夜我会遇到什么战斗状况,我怎么面对,怎样的出击,一幅幅李向阳骑大马挥驳壳枪勇闯日本鬼子哨卡的图画,在我脑幕里闪现。

                突然静寂的夜空里传来了几声森人的惨叫,我俩迅疾的对视了,翟辉箭手拉灭了电灯,我哗啦拉枪栓推弹给上了膛,翟辉也许是感觉桌后面已经躲藏了我吧,他撤身半蹲在了与桌面平行的一张床后面。

                又是几声森人的惨叫,便一切归于了静寂,这更增加了紧张的氛围,老兵怕静新兵怕动,这一动又一静的,神经被彻底揪起来了,在黑夜里,我低低声音征求翟辉道“出去看看吧,别是我们的人吃亏了。”

               “不太像,是我们的人,早该鸣枪报警了吧?”翟辉疑虑的回答我道。

               “管他囊,出去看看,省得我俩在这窝着瞎心思。”我坚持提议道。

               “好吧,你掩护我。”

                翟辉还未等自己的话音全部落地便猫妖闪出了床后,距离门前两米半蹲了姿势,我不得不从桌后绕出后,掩蔽在门后做出了拉门掩护翟辉出击的预备,翟辉低低喊了一句“开始”,我随即猛拉了门把,翟辉一个猫腰蹿出了室外,我脚面别住了门边,随后跟进。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