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一章  

2013-07-02 13:59: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一个临近春节的上午。

                当接我们加入孟县武警内卫中队的面包车,从偏僻荒凉的新兵营地,驶出大约一个小时后,驶进了一个道路宽敞高楼林立的城市,汽车拐进一个没有任何标志的大门,经过一个被红墙圈起来如足球场大的操场后,驶至第二道大门,这个大门左侧门垛上大大的白底黑子,非常醒目的挂着一个牌子:孟县看守所

                院内近百米道路的两侧,分别是三排红瓦平方,一面书写着大字标语的墙碑,挡住了视线,只可见它身后布满电网的白色高墙和一个高高的岗楼。

                没有预想的那样场景:醒目标语四处的横挂,彩旗飘飘,锣鼓喧天,欢迎的人群掌声雷动,只有几个穿军装的人,站在道路的东侧,场面着实让人有点冷清的感觉。

               我们七名新兵随接我们入队的孟县指导员杨斌,自面包车内鱼贯而下,几乎是还没有站稳,一个笑眼眯眯的老兵,走到我和翟辉面前,不用分说的拎起我俩大网兜对指导员说“这俩,归我了,指导员。”,杨指导员的语气不紧不慢“挑新兵,按规矩吗,根据分配名额,谁挑是谁的。”,于是,那个老兵对我俩说“走,伙计俩,上班里去”。

               我和翟辉虽是一个新兵大队,但彼此并不认识,彼此的名字,是在随后回答那个老兵的询问后,才相互知晓的。我俩不约而同的望向了指导员,见指导员对我俩摆了摆手,做出了同意的表示后,便几乎随即同时同一个动作的向他敬了礼,然后跟随在了那个老兵的身后,离去。

                我和翟辉跟在那个老兵的身后,走进路西侧最后一排的第二间房里。这个房间如农村两间瓦房那么大,左角是一个枪厨,两张对接的写字台,右角是一张床并紧挨着一张写字台,和它们平行的是六张床和紧靠一一张床的六个床头柜。

                老兵先行走进屋里,将网兜搁置桌面上后,问我们俩道“我是咱中队三班的班长,叫周峰,你俩”,“ “鲁摩”“翟辉”我俩立正,相继回答道。 

                周班长听后笑着说“在咱这,没大场面,没外来领导,不需要这样,心里有就行了”。然后,他指了指一排床最右角的一张对我说“鳄鱼你的”,又指一指相隔的一张说“翟辉你的,被褥都铺好了,你们铺上自己的床单就行了”。 周班长,这人不错,言谈举止颇是和和气气的,真不错。暗暗端量他,一米七出头的身高,不胖不瘦,皮肤白白净净,小圆脸,不大不小的眼睛,总是笑眯眯的,比新兵大队哪尖嘴猴腮的班长,招人喜欢多啦。

                天哪,褥子足有一捺多厚,当我摸拭被褥的时候,差一点喊出万岁二字。这和新兵大队真是天壤之别,新兵大队的床,是竹子的铺板,除了我们自己的一个床单,身子底下再没有什么隔凉的了,夜里零下十几度,身上只有一个薄薄的小棉被,不用紧急集合的号声响起,人人夜里都会被冻醒几次,醒了,连眼泪都不敢流,因为我们舍不得丢失那份热量。一伸手,还有暖气呢,热乎乎的,这在当时的青岛家庭,也是很难见到的,幸福的感觉如至天堂般。

                我俩正在收拾物品的时候,周班长拎两个茶叶箱走进来并说道“暂时不用的装起来,一会搁储藏室去”,他在走出门口的时候,侧回头来说道“奥、对了,把背包带扔进去吧”。呵呵,翟辉和我,我俩稍一相视,便读懂了对方兴奋地眼神:我们不再会,在刺骨寒冷的半夜里,被刺耳的号声崔起,一分钟内,不仅要穿戴好衣服和装备,还要打上背包,跑上五公里山路,跑回来,没有喊自己死掉的,就是只剩喘气的份了,更关键是:我那甜美的梦呀。再瞧瞧,抑制不住的再证实周班长眼睛,百分之百的确定,心里顿时欣喜万分,这个得美。

                事后,我们知道:我们中队的床铺始终都是那样排的:一个老兵一个新兵,一个老兵一个新兵, “你叫鲁摩?”翟辉边整理床铺边问我道。

               “是,你叫翟辉?”

               “是···你新兵大队,很有名气。”翟辉一丝诡秘的神态,对我挤挤眼说。

               “瞎传,我就是和于大队长争执了几句,就被传成那样了···”我无奈的叹一口气。

               “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翟辉似是深有感触的说。

               “县中队应该是连建制吧?”我疑问翟辉道

               “应该是吧。”翟辉对我的问题也是拿不准。

               “这个中队,看样没有排建制,直接就是班建制了,看床铺,班也不是十二人建制。”我把自己的观察托盘而出。

               “可能县中队都这样吧?”翟辉的语气,明显表明他对此不太感兴趣。

                铺叠完床被,整理齐物品,四处瞧瞧,班里很洁净很整齐,基本是无事可做,颇有些无措时,一个身高身材如同周班长但嘴唇宽厚些肤色黑一点的老兵,显身走了进来。“新来的?”老兵瞅瞅我俩,开口问道。

              “是,班长,我叫翟辉。””“我叫鲁摩。”

              “别给我立正,呵呵,别扭···坐、坐,坐啊。”老兵虽然嗓门很大,但不令人讨厌,反而一经接触,立马给人一个随和朴实的感觉。“我叫杨昊,这个班的副班长,三年兵了,混上的。”杨班长这句话的语调和说辞,让我感觉是那么的陌生而又是亲切,在新兵大队的四个月,全是语录式的口号和庄严的脸色,谁对你笑一笑,只要他不是老乡,你就会感觉他是上帝派来的男性天使。

              “杨班长,咱中队,是不是没有排建制?”我问杨班长道。

               “没有,就三个班,怎么了?”杨班长眨巴着眼,对我的问题,明显一副迷惑的表情。

              “不怎么,杨班长,我就是有点纳闷。”我赶紧回答道。

               “奥,县中队都这样···你两都是正规高中生吧?”杨班长明白了我的疑惑,给予回答道。

               “是”“是”我和翟辉先后回答道。

               “哈哈,曲队长这把该高兴了,总嫌我们没文化,这把七个都是正规高中生,得便宜了。”杨班长毫无掩饰毫无虚假的欢喜道。

               “杨班长你口音,挺耳熟的。”我拉近乎道。

               “早听出来了,你青岛的,我平度的,咱俩老乡,不过我是农村人。”就这一句话,温暖了我一辈子,邻家实诚宽厚的大哥,时隔冰冷的四个月,又回至了我的世界里。

               “都是无产阶级,一个战壕的,杨班长,照你这话,看出我是市区的了?”我欢喜的献媚道。

               “哈哈,嘴真会说,有文化好啊,还用看吗?区队长说了,老于给我送来了一个少爷兵打算折腾我,少爷兵有少爷兵的好处,一般都是很聪明的。”杨班乐呵呵模仿未见面队长的语气说道,我很迷惑,队长怎么这么说呀?“杨班长,我们中队夜间不搞紧急集合,有任务,也不打背包吗?”我对这个问题很关心,便急待的问道。

               “哨响、警报响,就是真来事了,可要瞪起眼来···打什么背包,衣服能穿利索了,就不错了。”杨班长这次回答虽然依然是大大咧咧的语气神态,但我俩听得出,是极其严肃认真的。

               “杨班长,咱指导员人不错,挺和气的。”翟辉颇有感触的证实于杨班长询问道。

               “可是,我入队三年了,就没见他发次火,咱曲队长也不错,没有那些唧唧歪歪的事,一切从实际出发,往后,你们就慢慢知道了。”杨班长说罢站了起来,从枪橱后面摸出一把钥匙,打开橱门,哇,四支冲锋枪,四个弹袋,整整齐齐的摆挂在里面,我和翟辉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真家伙,就这么随手可及啊。

               “钥匙,你们也看见隔那了,有情况,赶紧摸枪走人,别傻等着。”杨班长边从枪橱里取出一支冲锋枪和一个弹袋,边对我两说道。

               “我们俩,可以用吗?”我立正姿态问道。

               “大眼不小,怎么问废话,不让咱用,让谁用?”杨班长笑着摇摇头,奚落我道。

                 我难为情的笑笑,没有再吱声,可心想;谁废话,这真枪真弹的,我一个新兵蛋子,不问清楚了,敢随便使用吗?“我要上岗了,你俩歇着吧···入队了,就到家了,可我告诉你们,咱中队,随时就可能有任务,有机会先休息好,明白吗?”杨班长这次是端正脸说话了。

                “明白”我和翟辉立正同时回答道,其实当时的那一刻,俩人心里是根本不明白,不过,也是很快就明白了。

                “别这样、别这样,我受不了,三个月后,你俩还能喊我一声大哥,我就高兴大了,歇着吧,歇着吧。”杨班长斜眼盯了我俩一眼,不痛不痒的说罢,便走出了宿舍。

                 杨班长走后,瞧着枪厨里的三支冲锋枪,我不由的兴奋起来,新环境的刺激,是一回事,到家了,不再受窝囊气,终于可以大干一番的直觉,几乎是快要让我热血沸腾了,我俩彼此瞅瞅,不约而同的奔向了依然敞开的枪橱,没有敢给予取出,只是抚摸,深情抚摸着三个可爱的宝贝。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