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十章  

2013-07-14 08:03: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月初六,部队的春节假期结束了。拂晓,五点半,我们在‘嘟嘟’的哨声中,起床了。因为昨晚通知晨训是纯粹式跑步,所以也没什么准备的,穿整衣服,光着头,便去集合了。起初队伍还是整齐规矩的,跑了五分钟吧,就陆续出现掉队的了,队伍也逐渐开始散形了,值班带队的周班长也不多加训诫,至最后,就只有我们几个新兵如影相随了,速度也逐渐减慢了。“鳄鱼,体力不错 。”周班长赞许我道。

“周班长,还可以吧,初中、高中,我都是学校长跑队的,还是足球队的。”闻听了周班长的夸奖,我自豪的回答道。

“呵,看不出,体育全才。”

“三大球,除了排球,勾不住网,足球、篮球,都有水平。”

“行,还会什么?”

“周班长,说实话,我会的很多,但没一样精的。”我如实回答道。

“翟辉,你累不累?”周班长侧脸又问翟辉道。

“周班长,还行,不累。”,从翟慧回答的语速和呼吸状况看,翟慧确实还是很有体力的潜力。

“行,你俩体力都不错。”周班长脸上,露出了很满意的笑容。

跑了大约半小时吧,我们就转回了中队。早饭之后,八点多钟吧,在中队第一排的宿舍前,开始了我们入队后的第一堂教学课-------军体教学。

所谓的军体,就是单双杠上的各五个动作。可要命的是,我瞧见单双杠就惧秫。因为在高二的体育课上,我亲眼目睹一个同学从单杠上甩出,在地上满脸是血,不醒人事,模样很惨。所以,从此以后,一见单双杠,我就会心惊不止,脑子发晕,冷汗频频,我还真不是恐惧所致,我最起码亲眼目睹几次惨烈的斗殴现场,比这要血淋淋得多,都未从过什么惊恐,可就这次遗留了心里障碍,瞧见了单双杠就发晕,可惜那个时候没有现在这么多心理书,更没有现在的心理医生随时可以咨询,复员后,因为逐渐看了一部分心理学书籍,尤其是曲武凄惨的结局,我才明白,一个人的心理疾病比肉体疾病往往更可怕。

在李班长和孟班长,分别做了单双杠的第一二练习后,我们新兵开始上杠了。我前边的四个同年新兵,无论动作是否标准,单杠的第一练习,都通过了十五个的引体及格线,连胖我一圈的马森也是通过的。轮至我了,我知道这不是在学校,逃是逃不过的,再一想,以我的臂力,也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于是,默念着不怕,壮一壮胆,勒一勒裤腰单,我是一米七七的个头,一闭眼,双脚尖一店,就挂在杠上了。

一、二、三····,在我做到第十个的时候,随着我的大汗淋淋,我知道坏了,事情不妙了。因为,我的双手二十个指头,握不住杠了,双臂也酸麻了,尤其是第一次对自己的体重,感觉愤愤的不满,咋着沉啊,越是感觉双臂无力,那一刻同学的惨状,越是突兀了我的脑幕。就在引体第十一个的时候,我眼前一黑,所有的幻视消失了,手一松,掉杠了,最难堪的是,还是‘啪’一屁股坐地上了。

这把,人,丢大了。在一片哗笑声中,张队长蹲至我面前,拍着我肩膀,满脸欢颜的戏笑“兄弟,这不是舞台,演戏?”,无语了,这个羞。“归队,休息一会吧”张队长可能是见我已是满头大汗,神色也有点不太正常,转而温和的说道。

站回队伍里,我偷窥周班长,那双总是笑眯眯的眼睛,分明已是懊丧的了。之后一个多小时的军体训练,没有人言责我什么,也没有人再要求我上杠,但几乎没有什么人搭理我。我第一次品味了人生失落的感觉,那不仅是自怨自伤感,还是无边的孤寂。好歹,我身边有一棵救命的稻草,翟辉时不时的和我搭讪几句,才没让我的眼泪流出来。

午饭的时候,我是一直低着头的,更没什么胃口了。“不至于吧,你的手臂不像怎么没劲啊?”周班长迷惑的问我,瞧我的眼神,也是更迷惑的。

“没事,耷拉个脑袋干什么,不习惯吧,多练练就是了,吃饭、吃饭。”老杨是真仗义。“就是,该吃饭、吃饭,谁能十全十美。”不太爱说话的曲武,这时也随即罕见的帮腔老杨道。“吃饭吧,往后多练练,最起码,也得及格啊。”周班长话是这么说,但语气分明是万般无奈了。

“我不是没劲,就是心发慌。”我喃喃道。

“自尊心太强了,老杨今年,才及格第三练习 ,也没看他难受过。”曲武释然我道。“谁今年,才及格的。”老杨立刻本能的反驳曲武道。“春节前,才及格的,不是今年,是去年。”曲武一点没有退缩的回顶道。“去年···得瑟什么,不就军体,强点我,你看人家周薪,第一年,全优···”

“别提我,为练体操,我从小挨老揍了。”比曲武更不爱说话的周薪,开口说道。

“哈哈,鳄鱼,听见没有,周薪的意思,你缺老揍挨了。”老杨大声呵呵道。

除了我低着头,想笑不敢笑,周薪一个劲的直摇头,其余四个人全大笑了。止住笑,周班长正色道“不管怎么说,鳄鱼,第一练习过不去,就是欠揍。”

“老周,你也别太要强了,这人总有长有短的,不及格就不及格,第一练习过不过去,又能怎么,执行任务又不靠这,我看鳄鱼许多地方,咱一辈子也比不上。”老杨很是为我开拓道。“一个人那能十全十美的,再说,有几个一上来,军体能做好的。”曲武头一次和老杨一个坚定的战壕了。

“我说你俩,亏我还没说鳄鱼什么,看这架势,我要真是埋怨批评几句,你俩得立马揍我是不?”周班长不高兴了。“不揍你,我们揍谁,你看看,全青岛的,山东的,就你一个南方鬼子。”老杨咧着大嘴心满意足的哈哈道。“看上我这班长位置了,明说,别分裂革命队伍。”周班长白了老杨一眼,回敬道。“看吧,心虚了,放心,我连副班长都摇摇晃晃的,我不攀高。”说罢这句话,老杨大口的开始扒饭。

“也是,我连个副班长,还不是。”曲武紧跟道。

“我明白,关键时候,还得老乡见老乡,我也应该算半个北方人···哎什么时候,能再分来江苏的。”周班长看起来是一脸无奈的样子。

别看俩老乡哥哥如此的袒护我,但我心里很明白,我今天午觉是不可以睡了,收拾完饭桌板凳,打扫完卫生,我便一个人,来至了军体训练场。这个愁啊。难关,难关,站在单双杠前,我深深触摸着这两字的苦涩。小桥流水,群山环抱,智者爱水,仁者乐山,是仁是智,应自心明,旁溢花香,满眼春色,墨守一念,万物归一。这是我邻居师傅,传授的一套心法,守什么囊?就守山吧,仁者无敌。攀登,攀登,一境险一境,一境仙一境。

“不错,已经十六个了。”睁开眼,见是指导员神色温和的站在一边,瞧着我。指导员高出我半头,很健朗,但健朗的同时是很温雅柔和,不失谦谦君子之风, 他微笑着说道“训练时,紧张了吧?”

“指导员,不是紧张,是···。”

“上队部,坐坐吧,咱俩聊聊。”

与指导员在沙发上,比邻而作,自然而然的瞬间,我便感至了如同与邻家大哥相处一般,心中之屈,一倒而出。“我不是心理师, 但知道,人有心理障碍,是很正常的,要克服,是会很难的,你这么短时间,不是克服的很好吗?”

“指导员,睁开眼,还是不行。”

“奥,鲁摩,尽力而为吧,做事情,越紧张越不行,这样,我和队长周班长打个招呼,不会难为你的,但你自己尽量多努力,好吧?”

“是,指导员,谢谢你。” 

“谢什么,这是我做指导员份内的事,鲁摩,这人都有自己的强项和弱项,关键是要发挥自己的强项,尽量克服自己的弱项,放心,咱中队不会因为一个军事项目,就耽误一个人进步的,回去睡吧,中队勤务这么多,休息不好,可不好。”指导员开导并劝慰我道。

“指导员···”

“快回去休息吧 ,记住,绝对不要为这件事加上负担,否则,我可要批评你了。”

从队部出来,才绕过二班宿舍屋山,便和严司务长照了个正面,相互招呼后,他上下瞧瞧我说“挺精神的人,这是怎么了?”,司务长听了我大体原为的叙述,笑了“没及格就没及格吧,第一练习,简单,多练练就是了···耷拉个脑袋干什么?”

“觉得自己太丢人了。”

“这军体,无非是锻炼空中平衡、身体协调、臂力支撑,军体训练出事最多,咱中队,一般只要求能够达到第三练习就行了,慢慢练,千万别乱来,容易受伤昂。”

“司务长,关键是我见单杠就发虚。”

“发虚,发什么虚···我告诉你个诀窍,我自己心得,多做倒立,这什么地方都可以练,等你可以单臂支撑了,力量和感觉都就有了,上杠就跟玩一样。”司务长给我传授着经验,出了注意。

“谢谢你,司务长。”

“太有礼貌了,这谢什么,拿我当外人这不是。”司务长板起脸貌似不高兴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自己嘿嘿的笑了“人没有战胜不了的对手,只有战胜不了的自己。”

可别说,司务长传授给我的小窍门,对我来说,真是管用,通过时不时的倒立练习,再加上曲武的吊砖卷绳,我臂力腕力有了,空中感觉也有了,单双杠进步很快,第二练习,也迅速通过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