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八十八章  

2013-11-01 07:41: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只要韩军一个人去。”在队部里,我对马指导员和李队长说道。

               “不是你带谁去的问题,是这个时候,不愿让你离队,我俩也知道你也不能不去,一句话,快去快回吧。”马指导员颇有些左右为难的回答我。

               “还有什么需要中队帮忙的吗?”李队长问我道。

               “如果需要,让刘斎支援我。”

               “行,没问题,我明白你的意思。”指导员立即给了绝对的答复。

               “鲁摩,我和指导员明白,这件事不是我们能轻易拒绝的,放心去吧,最多一两天的事,再说我和马指导员商议了,你离队我直接给你带班。”近一阶段,我发现指导员和李队长,越来步调一致紧密合作了。

               “这件事,你有多大把握?”马指导员疑虑的问我道。

               “那个陈红心,没有多大问题,应该能和我说实话,关键···有可能还要找其他人。”

               “鲁摩无常势,剑走偏锋,人心所向,法刑不上。”李队长意味深长的叮嘱我,嘿,平日了还真没发觉李队长古文化和战略如此厉害,应该都是夫人教导的结果。

               “鲁摩你知道,昨天才成立应急分队,今天就放你走执行这事,我感觉在全队面前真不好说话了你,你性子太直,这件事,尽量不要让多了人知道,就说执行我和李队长的紧急命令,明白吗?”指导员无奈的仔细叮嘱着我。

                坐在疾驰的吉普车上,由于颠簸,后座上的我,时不时与刘法官腿臂相碰,柔软和芬香,使我越来越魂不守舍,紧张得挪开,又不知何为又得靠在一起。“你干嘛这么信任我?”我侧目低声询问道。

               “国危思良将,人难信义士。”刘法官回答很干脆。

               “刘法官,你知道。陈红心临走和我说什么吗?”

               “叫姐吧,一口一个法官,挺别扭的···一直让你叫姐吗?!”

               “行,我乐意着,姐,想知道吗?”

               “说”

               “他说,有机会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手段恶劣,情节严重。”

               “这恶棍”刘姐杏目有点圆睁了。

               “他十有八成是气话,你判他太重了。”

               “就他同时糟蹋人家姐妹俩个,还那样···一件,判死刑不为过。。”

               “他根本没有威胁妹妹,这是二审认定的法律事实。”我有点恼火了。

               “改判,我也没什么异议吗,再说他的案子是,我主审法官,可量刑也不是由我说了算···不说了,好吗,姐现在心里乱,你有多大把握?”刘法官侧转脸问话时,我又一次吸食了青丝和粉颈的幽香。

               “你放心,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在这个县城,我还认识几个朋友,拼了命,我也给你缉拿归案。”

               “谢了···我怎么谢你?”

               “逮住了再说吧。”

               “现在说说,我可以提前准备。”

               “真的?”

               “ 当真”

               “那事行不行?”我鼓了再鼓勇气,极压低声音伏在她耳边无比心虚而颤抖的问道。

               “恶棍···?”并没有出现恼怒的脸色,而是及轻度的愠怒。

                我眨巴眨眼。

               “只一次,别偿了甜头,缠人。”回话并不像是玩笑,一大半肯首的味道,我惊奇之余,一丝怅惘的失意隐隐袭上心头,心里,想是真想那事,第一次趁人之危的想人家那事,可原本是巴望立刻招来漂亮姐姐的恼怒和责骂,想像那样会很舒服,这样,一时无措了。

               “姐,我吞了你一碗羊肉泡馍,,你戏弄我大半年,这把,我算还上了吧?”我知道再耳鬓私语,不太合适了,便以足以让全车听见的声音说道。

               “行,回去我请你一次满羊全席,让你再欠上。”回答同时,一只玉白如葱的修长软手,隐蔽着拧了我一把大腿外侧,我禁不住心旗摇荡更加的魂不守舍了。

                吉普车驶进‘八七’矿办公大楼的时候,刘娥已经在等候了“把手枪给我。”我彼此介绍后,刘娥对我第一句话就是这。

               “干吗,小嫚子,缴我枪?”

               “对了,缴枪,不服气,我地盘。”刘娥隐蔽的瞥一眼刘芸,我发现并不是那么友好。

               “班长,把枪给刘姐吧···她是为你好。”小胖子不知咋地,这一路上始终无语,也并不像执行其他任务一样活蹦乱跳精神抖擞,大半天这才是他说的第一句话,“小胖子,我听这句话,怎么像是听王连举说的。”我威胁道。

               “她是怕你,一急心走火伤人,是吧,刘姐?”奶奶的,只要刘娥在眼前,小胖子就胆大了。

                无奈从腰间掏出手枪,递上始终伸着的小手,“刘法官,我先进去谈谈,你们看看情况再说吧。”我与刘芸柔声商量道。

               刘芸轻轻点点头。

              “我得跟着。”刘娥仰起脸,不容拒绝得姿态说道。

              “可能有些话,你听了不好。”

              “什么卷宗我没审阅,几句话算什么?”刘娥歪歪头,撇撇嘴,一副不让跟着,就绝不带路的架头。

               小女人,真难对付。

              “兄弟,怎么有时间来看我了,不是不和我谈交情不需要我回报吗?”走进接待室,被拷着的陈红心,满心欢喜得意洋洋的对我说道。

              “来要人。”我回答后,盯一眼刘娥,刘娥对看守的法警点点头,法警便起步走出去接待室了。

              “你和着小政府什么关系···这小政府权势够大的?!”

              “我老婆”

              “兄弟,有眼光,有本事,漂亮,有神韵。”瞧陈红心上下端量刘娥的眼神,触起我一丝反感,可见他并不是往常的全部淫色,还有许多的赏悦、折叹和敬重,所以揍他的心,作罢了。

              “给人”

              “火窜墙了?”

              “差不多”

              “不就为个穿国服的娘们吗···对不住,弟妹,说粗话了,你回避、回避,行吗?···我给这弟弟降降温。”陈红心对刘娥大言不惭的说道。

              “刘法官给你判重了,不也该回了吗,立点功吧。”

              “弟妹,放心,这小子虽然厉害,可一招半式弄不死我,他要乱来,我喊人。”陈红心不搭我的茬,顽固的坚持道。

                奇怪、纳闷,按常规刘娥根本不会理会他,可此刻,刘娥竟望我一眼后,便径直走出去了。

               “兄弟还是处男吧?”

               “有关系吗?我是来要人的。”

               “有,叙叙旧,我知道,你为我被整了,但哥哥我是死缓改了十五年,你对我有救命之恩,哥哥虽然色点但绝对是义气之人,你想想我能不回报你吗,来,先和哥哥聊聊天。”

               “行···是处男,关键时候,松手了。”我无奈的琢磨,先屈就他一时半刻吧。

               “不该松手,你松手,不该上手,你上手,一句软话,两滴猫尿,就把你不远万里的糊弄来了吧?”陈红心开始嘲讽我起来。

               “我队里任务很重,你能不能别先教育我,先给人?”

               “不能,你不让我把话说完,我就不给人。”

               “行,我听,可别再来色情教育阿···来急了,就这一盒。”说话同时,我掏出烟盒抽出一支,递入他嘴里,掏出打火机给点燃说道。

                “刘大法官,我虽然对她说不准,但闻着味道不太对劲,那小政府,对你绝对实心实意,还是···还是个冰凌玉洁。”

                “我是来要人的,说实话,我和你小政府只是好朋友。”

                “我劝你,还是别趟刘大法官这趟荤水,最起码,尽快撤身···着瞅我干嘛,我上手的女人比你认识的还多,兄弟,天地良心,我为你好。”

                “这些事,以后再说,帮个忙吧。”

                “我凭什么帮她这个欠操的,我幸灾乐祸,还来不及囊。”

                “这是我一生,第一次开口求人,你看着办。”

                “你答应我一件事。”开始有点松动了,我一震,见陈红心还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我认识到,事情有大门了,我太了解这家伙了。

                “说”

                “十几年,我出去后,咱两还是兄弟。”

                “这算什么?”

                “你把我搞娘们的事,写本书,保证你成为伟大的作家。”

                “就凭写你那几个强奸案?”我开始嘲讽起他来。

                “这大半年,我也读法律了,我算什么强奸···最多也就是顺奸,我和疤狼不一样。”

                “这怎说?”

                “他连虐性都谈不上,是变态的残忍。”

                “我写强奸案干吗,再说,我从不···写真实了,能让我发表吗?”

                “兄弟,和女人干了那事,你才会真正了解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这里强奸案多吗,封闭保守,我敢包抓进来的爷们,大半判重了,我出去当面给你做一次,你看看她们是怎么欢叫的,就····”

                “得,哥哥停住,我知道刀疤可是拿打火机烧人家那里。”

                “他,我太了解了,他不算数。”

                “那你先说说,他这次为什么越狱,要去找刘法官,判重了?”

                “那是借口,七年,枪毙了他都一点不冤,他是惦记着穿国服刘大法官的身子,他奶奶的,刘大法官的身子,太让人惦记了,是真正的骚货。”

                “他肯定去?”对于陈红心对刘芸的淫秽之语,我心痛的愤怒了,可鉴于主题是让他快说事情,只好隐忍了。

                “肯定去,而且就在这一两天,兄弟,你听明白了,疤狼不是我,酒醒了,很多时候就后悔了,他临走之前,肯定会捎带去尝尝刘法官的身子,他对刘法官国服里的身子,就想吸大烟一样。”

                “你说他要上那走?”

               “跑路,出国,尝洋妞的身子去。”

               “走哪条路?”

               “最近东边汽车、烟卷才起步,很秘密,明白了?”

               “他能给我人吗?”我紧紧盯着陈红心问道。

               “兄弟有些事情,我一时半时也和你说不清楚,刘大法官不是在刀疤眼前这样蔑视他,刀疤也不会如此行事”

               “我是问你,他能给我人吗?”

               “刀疤,人皆诛之···我和他好朋友,哈哈哈,全他妈瞎了眼。”

               “路兄,最后问你一句,一身衣服真那么重要吗?”

               “征服女人,很爽,征服权利,诱惑太大了···你在跟我聊聊阿,没义气。”

               “上车、上车。”我十万火急的喊道。

               “不吃饭了”刘娥问我道。

               “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还是没心吃了?”刘娥戳着我的心口窝问道,眼圈里,已是红红了。

                我真想抱抱她,一万个想,可我抑制住了。

               “刘娥,真是十万火急。”

               “我知道···鲁摩,稳当点,你我都还年轻,有些事看不透做不对,可以被原谅,可千万别弄丢了自己。”刘娥双手给我整理了一遍衣装后,情有所长心有所虑的期盼我道。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