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会流泪的鳄鱼

 
 
 

日志

 
 
关于我

我鄙视大宋以后的儒家学说 很喜欢读佛道的经典三藏 但非要我选择一种宗教 我最渴望聆听天主的话语 因为他随时临在我们的身边 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原本的真实

网易考拉推荐

县中队 第九十七章  

2013-11-14 08:3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翟辉为准备武警指挥学校的应试,回家温习功课去了,在他走后不几天,一道命令便传达至中对,从明年始冬季招兵提前为春季招兵,而今年复原转业的干部士兵却是都要延期半年服役期,至第二年初春复转。新一年的兵,如期入队了,由于接触时间短又是二十几年后,所以对他们记忆是模糊了,恕无有记叙。

                中队的队伍,是空前壮大了,为给分至我班的两名新兵腾床铺,先是搁束翟辉其床被,又将孙东调回炊事班,让他重新当火头军去了。第四年兵了,自我感觉待遇就和师长、军长差不多了。我是少爷,又是队里举足轻重的班长,所以几乎没有什么人,来拘束我了,除了传授传授作战经验,基本不出操了,上岗也是东转转,西溜溜,顺便说一句,别说班队列了,就是三大步伐的口令我都喊不准,因此会操什么的,根本便没有我的份,只管突击任务就行了。

                 林倩倩成了我生活的主旋律,她在忙于办理出国手续的之余,大半便是跑来和我如胶似漆了,哎,这有钱,肯定是好事,但有时也会起反作用,一两个月里,不仅林倩倩在队中家属的身份,获得上上下下的绝对认可,而且看这发展趋势,副指导员的位置越来越非她莫属了,身份老压我一头,总是让人心里挠痒痒。

               一夜春风又初绿杨柳岸的时候,翟辉如愿以偿考取了南方的一个武警指挥学校,回来后急匆匆就办理手续告辞了,王斌也如愿以偿了,去参加这一年武警指挥学院的扩招考试了,他是和翟辉前后回来的,看他意气风发的神色,便知道他肯定考得不错。人逢喜事不仅精神爽,更能让人立马有天翻地覆的变化,王斌眼睛里的阴郁不复存在了,而且明媚善柔起来,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不再招我厌烦之极了,相反,渐渐升起几多好感,全队上下一片和睦。

                可事情突发了其变,这一日,支队政治处突然来人了,紧密锣鼓的展开了调查,不祥之兆,除了那次盗枪,不说基本就见不到政治处的人,就是偶尔见到了,也是嘻嘻哈哈,可这次三个人一进中队的大门,便立刻让中队的空气陡然紧张起来。

               “队长、指导员对你的评价都很高,队里对你留队一年的申请,支队也给与批准了,今天,希望你以一个党员和士兵的忠诚及荣誉,实事求是得接受组织调查。”在队部里,政治部中校主任对我严肃端正的说道。

               “如果不涉牵个人生活隐私,我一定如实回答。”我心里打起了小鼓,更打起了小算盘。

               “你说得个人隐私是什么?”主任扶扶自己的眼睛,问我道。

               “男女床上的事啊。”我不加思索的回答道。

                主任和同来的上尉,彼此瞅瞅,都笑了。“鲁摩,你是不是以为方主任和我,是来调查你那点小情人的事,谁不知道,你找了个有钱又漂亮的媳妇,把心隔肚子里,好好回答主任的询问就行了。”上尉尽量掩饰着笑,给我释怀道。

               “那我还有什么好调查的,最多就是好偷喝点酒,从来没误事阿···对了,林倩倩距离中队绝对五十里以外····”贼不打三年自招,我一股脑自行开始交代问题了。

               “行行,鲁摩,停住,先别一股脑交代自己了,你那个小媳妇,就是五十里以内,我们可能也管不了吧?!。”上尉说完,和主任又眯着眼笑起来。

               “有个叫张兰芝的,你认识吧?”主任开口询问道。

               “主任你是说张局长的那个亲戚,半个保姆吧?”

               “是,你熟悉吗?”

               “中队的人都熟悉她,我和她没什么关系,长得一般不说,太土气了。。。”听了她的名字,我摇头晃脑的不屑说道。

               “鲁摩,严肃点,在说正事。”上尉温和的眼神,严厉制止我说道。

               “她和中队谁接触多一些?”主任继续问道。

               “不知道,我对她不上心···”后面的话,这把是被上尉更加严厉的眼神给指住了。

               “和王斌关系怎么样?”主任继续询问。

               “更不知道了。”顺嘴就出,我关心些这作甚,晕。

               “王斌和她,一齐回老家定亲,你没听说,不知道?”主任这次是紧盯着我眼睛问道的。

               “主任,我和他一年多不说话了,真不知道,我虽然小毛病不少,但就不会撒谎,何况这是组织的正式询问。”我郑重其事的回答解释道。

               “王斌这人,你对他什么评价?”主任话锋一转,这样问道。

               “还可以吧”

               “你和他斗过殴吧?”

               “没有···我无理打过人家。”

               “你听说或知道他有什么违法乱纪的行为吗?”

               “没有,主任,说实话,这一年多我俩井水不犯河水···他这人给我的感觉:阴郁、小家子气、不体贴人。但他执行任务,从来没什么问题,很中规中矩的一个人吧。”我心里开始犯嘀咕了:不会为了在驻地谈个对象,就如此兴师动众吧,咋回事呢?

               “鲁摩,你和他同时入的党,你认为他政治觉悟怎么样?”

               “没什么,还行吧?”

               “你认为自己怎样?”

               “这得首长给评价···我自己觉得不错吧?执行任务从来不打折扣,从来都拥护党的决议和政策。”

               “政治觉悟,这就行了?”方主任瞅着我,一副不可置否的神色。

               “那还得怎么样?”我不知如何可言了。

               “行,就这样吧,鲁摩同志,希望你对这次谈话遵守纪律。”

               “我明白,主任,绝对严守。”我心里琢磨,严守,严守啥呀,说什么了吗?

               “鲁摩,你们这年兵你的老乡,可闹出不少与当地的恋爱问题,但没有一个火拼现象发生,你可不要给中队政治部出难题。”上尉几乎是乐不矜持的对我说道。

                哈哈,哼,谁有本事和俺倩倩火拼得了,不过,可也真是的,刘娥和二妹也都不是省油的灯,不会出啥事吧?让上尉这一说,我还倒真琢磨起这事来,不仅心头一紧,二妹几乎未有大事了,小刘娥可千万别混来呀,这丫头,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得主。

                傍晚,王斌被支队政治部同车带走了,不几日,正式通报便转达至中队了,王斌因盗窃县局两辆自行车,一支电警棍,一支手铐变卖为主,以违纪谈恋爱造成事实婚姻为辅,被提前复原,押送回家了。

                复原回家后,我才逐渐得知,王斌是被谁揭发的,中队里他唯一的一个朋友,不寒而栗。

                有了林倩倩的存在,橄榄岁月里的最后初春,飞驰而至,飞驰而去,林倩倩出国的手续,也顺利完结了,在她远渡重洋的前夜,我被指导员特批了一天的假,可以不回来过夜了。

                最后的晚餐,俺先是狼吞虎咽了一番后,又是紧跟着细细品尝了个过瘾,林倩倩洗了澡,重新乖乖爬上床后,给俺点燃一支烟,恭敬的敬送俺嘴边“我走了,你不会去找刘娥吧?”

               “你俩是姐妹,她替你照顾我,也是理所当然吧。”

               “你这兵,恐怕也当不久了,回家,乖乖等着我···我说,你爸爸妈妈会认我这个儿媳妇吧?”

               “说好了不是,我妈妈特嗜好鸡蛋,你拉一车去,不就成了。”

               “是吗,那我直接去收购一家养鸡场,岂不是更好。”

               “是做大事的思维。”

               “你怎么一点不担心,我被洋鬼子骗了,不回来了?”

               “后面排队的妹子,有的是。”

                我真是一句顺口而来的戏语,但林倩倩闻听了俺这句话,罕见的便立刻梨花带雨之凄凄楚楚了“喂不饱的狼。”,我嘿嘿的笑了,左手握攥了林倩倩的双手并将其拉至她的头顶,右手揽了她的蛮腰,亲吻一番她的嘴唇和眼睛后“不要给自己一个承诺,我俩已经是千年修来的缘了,你我都是把自己的最初交给了对方···”

                林倩倩开始强烈的反抗,呵呵,我没有敢于带来一条麻绳,但我带来了一副手铐···连续三场淋漓极致的大战,我真累了,怀抱着美女,呼呼大睡而去,嘿嘿,天亮的时刻,睁开眼,瞧见美人在镜前梳妆打扮,而我被一副手铐拷了双手,离床,走过去,背后双手搂抱了美人,美人的小嘴都翘上天了,哈哈,我在美人的惊讶注视中,很轻易就用美人的一只发针,给打开了,未等我言语和举动,美人自己就后背了双手···

                林倩倩走后不久的一日, 刘娥来了,见我的第一句话便是“兔怠子。”

               “谁,说谁,这是?”

               “你,就你···小样的,紧张什么,我是来和你告个别。”瞧刘娥的架势,我在不承认自己是兔怠子,小指头就要戳脑门上了,赶紧躲远点。

               “也得出国,美国还是日本,那里的男人,都没有中国的老实,同志,小心点。”

               “黑非洲,哪里的人,别看肤色黑,心里淳朴得很。”又一个三表姐。

               “不会吧?”

               “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会发生?”刘娥怒出生气的样子,很不真实。

               “我这急性子,可怜可怜吧?”

               “我爸爸调省城了,我去北京读书深造···请我吃顿饭吧,你现在是驸马了,有钱了。”

               “就吃顿饭?”

               “那你还想作甚?”刘娥既挑战又恶毒的眼神,让我立马收敛语言了,这小妮子,烈着,没有不敢做的事—只要她想,我太了解了。

               “想是想了,就是没有那胆,别人不知道,你该很明白吧,林倩倩是好惹的主吗?”

               “也是,看你这熊样,也没有胆,对她不忠。”

               “姑奶奶,你是来问罪的,还是来告别的?”我义不容辞的抗议道。

               “去去,去请假去。”

                去马指导员处请假,马指导员就一句话‘天黑之前,必须归队’。

               “你没打俺倩倩吧?”在饭桌上,我小心翼翼的试探问道。

               “俺倩倩,叫得真亲,二妹,也这么叫来嘚吧?”

               “打人不打脸,这是作甚?”

               “我俩为你拼刺刀、好一场决斗···满意了?”

               “真得?”

               “德行,你以为你是谁···哎,说正经的,你这几天就要复原了,别小喇叭,自己知道就行了。”

                啊,将信将疑“已经批准我留队一年了?”

“准备复原的事吧,你不可能留队了····别多问,我,你还是应该相信的吧?”

“那是”。

               “当这几年兵,最大感受是什么?”刘娥极像一个大首长的姿态问我道。

               “认识了你。”

               “滚,可恶。”

               “真得,就差那么一点点。”

               “什么?”

               “关键时刻的主动出击,或者明确的暗示。”

               “鲁摩,我帮了你一个倒忙。”刘娥深深看我一眼后,自怨的说道。

               “你当时,就有所察觉吧?”我记起了那天刘娥的眼泪。

               “不是察觉,是女人的直觉···你醉了一夜,知道搂着韩军,都胡说了什么吗?”

               “什么?”

               “小胖子,这个世界上女人都是贱货,没有可以崇拜的,越漂亮越不可靠。”

               “啊,我说这了?”

               “还有更恶劣的···华丽的背后,全是肮脏,二妹、刘娥,不保准,就没被谁睡过,到时候,不睡白不睡,这些话,我可没对倩倩说,谢谢我。”

                汗颜了。

               “鲁摩,这个世界上,自尊自重的女人,是大多数,最起码我和倩倩是,我相信那个二妹也是,别受点刺激,就认为全世界黑了。”

              “我知道,一时受刺激的胡言乱语,现在好了。”

              “别逃避自己,自那天你变化很多,还好,倩倩来把你个小样的收拾了,否则,还不知道你会怎样?”

              “你是去读政治学院吧?”

              “呵呵,这才是我认识的鲁摩。。。对倩倩负责点,她爱你爱得太深了,要不然,她哪来胆敢在我这虎口夺食。”

               刘娥笑了,笑得灿烂明媚,笑得风情万趣。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